生命艱難的包裝,只有內在能解 — C君分享

「歷經磨難的靈魂,將殘酷的現實當聖殿,把愛與苦難當成信仰。」

        雖然生命的課程時常有著「艱難的包裝」,但只有當寬恕已發生,愛也回復了,學習才會發生。是「愛」燃起了學習。唯有憑著「愛」,學習才會發生。如此,你將辛苦學習的所得,轉變成永恆的收成。然後你可以說:「我不必再做這個了。 我已經完成這課程。我瞭解這經驗背後的真理。」

        C 君在半生的生命中,曾經遭遇艱困磨難,一度也與死亡擦身而過。上過許多靈性課,還是迷惘著困在迷霧中,認為自己駑鈍不靈敏,但實際上是哈利波特誤以為自己是麻瓜。受困主要原因是未能與自己的指導靈連結並且「覺受」,因此再好的課程對自己而言都只是暫時有效、非究竟解脫。一次機緣巧合連結到in spirit網站,發現網站的內容很有系統及架構的,像是拼湊著自己失落的生命藍圖。所以認真的將每張圖、個案分析都自己重新歸檔並且標記,深怕遺漏任何真理。帶著全然的意願,期望藉著這個工作坊及其直覺性的引導,把非真理的盲點去除,重新植入真理。

        世俗生活與神性的碰撞,讓C君的生命詩歌可歌可泣,經過這半生的躊躇猶豫,他朝著真理的旅程,誇出第一步,祝福他書寫的生命之書,能觸動在凡俗生活中尋求超越的人,像是點亮一盞明燈,讓有緣的心靈也啟程尋求生命的意義,為生命旅程尋找到一個心靈的歸宿。以下是C 君的文字紀錄,讓我們來看看他如何開啟生命的旅程


來到in spirit的原因

        這幾年來突然發現人生不論是在生活上或工作上,好像都陷入了遲滯的狀態,所以開始尋尋覓覓追尋解脫之道,花了許多錢也上過一些靈性的課程,可能是因為自己的體質屬於很鈍且不敏感,上課時都沒有太大或太明顯的感受,也就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我開始了解到「覺」的基礎性及重要性,若未能提升覺察力,未能與自己的高我或指導靈連結,並且能覺受,那再好的課程對我而言都無用,所以我期望藉著這個課程或方式,把基礎建立好,才能擴展自己,自利利他。

工作坊前之遠距連結

第一次遠距 2017.1.27 

        第一次連結躺在床上觀照放鬆,沒預設能有什麼神奇體驗,所以不知覺中,很快就進入將睡又未完全熟睡狀態,整個過程沒太大感覺,但中間大概有2到3次,本來要進入深度睡眠卻又被莫名警醒回到淺層睡眠的狀態,是我比較不能理解的,後來剛好23:20我太太回家,一開燈我就起床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與你line完準備要上床前,有一瞬間眉心突然緊縮有大概半個拳頭大範圍的麻感,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第二次遠距 2017.1.28 

        昨晚第二次的連結,我試著先觀想自己在一個無人之地,只有自己,不過好像無法進入那更深入與純粹的情境,但與第一次連結不同的是沒有進入到那麼恍惚想睡的狀態裏,一度有感受到頭頂百會穴處有東西流入,可是在那樣的狀態裏,並無法感受到身體其他部分的感覺!就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然後就睡著了!

我要停止雜念

第三次遠距 2017.2.3

        22:50傳完line後就床上躺平,開始放鬆自己,讓自己處於自我觀照狀態,不知過了幾分鐘,整個頭頂蓋開始有酥麻感,好似頭頂上戴著東西,感覺到有整個柱狀能量流從頭頂進入,身體有微熱感,身體外圍像被包覆起來,我知道連結已開始,隨後就逐漸進入無意識狀態,但應該是沒有睡著!可是卻也沒有意識,不知過了多久睜開眼睛下床,看了下時鐘,已是00:00


喚醒內在,第一次工作坊

連結日期: 2017.2.13

        歷經了前三次遠距方式,今天第一次到工作坊,所以緊張的心情也減低了許多,沒有多帶額外的期盼或期待,一切就如佟位所說,順著流走,讓他自然的發生。

        第一次見到佟位竟沒有陌生感,感覺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其實一開始在與佟位的分享過程中就讓我有好多好多的收穫,記得以往每每回顧我人生大起大落的精彩劇本時,所有的悲傷、恐懼及憤怒的情緒總會一湧而出,但今天令我驚奇的在與佟位分享時,心中竟能如此的平靜、釋懷與充滿感恩,我沒看到佟位做了什麼,而我也沒做什麼,但它就在我們簡單的對話交流之中確確實實的發生了,難道是佟位說的那瓶比較好的水所產生的做用嗎?

        躺在心靈手術台上接受佟位的第一次導引,看著燈光,屬於麻瓜型的我,想不到在一開始就能清楚的感受到眉心內部的中心點開使腫脹,接著就感覺到眉心內部的中心感覺上像出現了一條隧道,整個人緊接著就像是坐著火箭很快速的順著隧到滑行,於是開始出現一幕幕快速、斷續、零星的場景與畫面,這時的我意識相當的清醒,不像前三次遠距大都是處在恍惚或淺層的睡眠狀態。

        一開始場景是來到海邊,看到沙灘、感受到海浪一波一波的律動,隨即就飛出了地球到了宇宙中,我還回頭看了看地球的樣貌,等我直視前方映入眼簾的是滿佈的星星,我放鬆自己,就像翱遊在宇宙間,甚至也飛到了像獵戶座的星系前(我會知道是因為滿滿的星星突然出現像星像盤上獵戶座的連線就呈現在眼前),接下來就開使出現更多瞬間閃過的畫面,有一個畫面是一個老人,穿著古西方的袍子,白頭髮、白鬍子,拿著手杖,像是智者或先知之類的,不過這時很莫名的就是知道眼前的老人是曾經的自己,接著切換畫面後,又看到一對古西方老夫妻,兩個人的裝扮就像是西洋電影裏的國王與皇后,我感受到他們撫慰著我、呵護著我,心中就像獨自離鄉多年的遊子,歸鄉後重新與親愛的父、母團聚的那種溫暖與感動,緊接著景像又切換到一片完全空白光亮,並可以意識到是一個完全充滿能量的狀態,在狀態中我好似完全的融在其中,無分彼此、無形無相,但奧妙的是我同時卻又能感受到自我的獨立意識,我很難形容處在那種狀態的感受,如果勉強來說,就像是自己是一滴水滴融入大海與大海合而為一的那種感覺,直到畫面又回到了最開始的那片海灘,然後我就起身了。

        我將所看到的畫面與佟位分享,雖然每個畫面都非常的短暫與零星,但都相當的確定,還好之前與佟位三次的遠距練習,讓我沒有對任一個畫面有所判斷、判别或思考,就是單純的看到與讓它過去,所以過程平順而沒有停滯、也沒疑問,所以非常順利完成第一次導引。

        在第二次的導引中,眼睛一閉上沒多久就直接進入了周邊都是森林圍繞的圓形空地、夜空中滿滿的都是星星的場景中,隨著天空與周邊森林一起旋轉後,一幕幕的畫面開始進來,一連串短暫的畫面,有古裝沙場的騎馬征戰,有在埃及人面獅身像及金字塔那邊的宮殿裏來回的穿梭與走動,更有在太空飛船內及從未見過的星球等景像,不過最令我不可思議的是對於我的未來有關的升遷、發展也讓我看到,可是這時又一直不時的有不知那來的聲音或是感覺,一直告訴我這些都只是輪迴的流轉與幻象,就只是經驗與經歷而已,這也是讓我印象為深刻與特別的。

        最後佟位帶領我以療癒的方式進行實作與體驗,對於佟位的解說,我就像是吃過某種藥一樣,竟能完全的印心與瞭解,所以當佟位躺在心靈手術台上我順著直覺做時,我也能感受到在佟位身上那全面溫暖、充滿愛與祥和能量也同步的在我身上流動,我都有點分不清誰在被誰療癒了,後來換佟位幫我做時,除了感受到強大的能量流進入身體,還出現了整片不知是像水或雪的結晶體正在轉動的畫面,也看到全身被金色的光籠罩與包圍,最外圍又包覆一層非常漂亮的橘色光(厚度約2~4cm),真的讓我感到好舒服。

        在完成今天的所有工作後,覺得腦袋異常清明,就像被剛下的超級大雷雨充刷完畢,突然出現彩虹放晴的感覺,感謝佟位,感謝這一切的美好與發生!

喚醒內在,第二次工作坊前之遠距

連結日期: 2017.2.23

        昨晚的遠距連結,不知道是因為精神太好或受到我老婆翻來覆去的干擾,一開始感覺到身體上有多處肌肉的顫動及眼前掠過一些光影後,就沒有所謂的感覺!倒是今早5點就起床而且精神相當好,且早上上班時覺得特別愉快!

內在的內在意義:理解的意識層次

超越會思考的心智

我是光 I am light

這也是會過去的 This, too, will pass.

真的假的,都不重要,因為這也是會過去的This, too, will pass

        一位蘇菲行者歷經了漫長艱難的旅行,穿越了荒漠之後,最後來到了文明的世界;一個氣候乾燥炙熱的村莊叫做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這裡除了一些乾燥的牧草和灌木以外,找不到太多綠色的植物。牧牛是姍迪‧希爾斯人主要的謀生方式,他們也依農地土壤的不同條件,從事不同的農耕生活。

       這位蘇菲行者有禮貌的問了一位路人:「今晚在哪兒我可以找到食物和借宿的地方呢?」那路人抓了抓他的頭說:「在我們村裡好像沒有這樣的地方。但我可以確定有個叫謝克(Shakir)的人會很樂意提供你今晚的需要。」然後,那路人便指出前去謝克(Shakir)的農莊的方向。

       謝克(Shakir)這名字意謂著: 一個時時刻刻都在感謝上帝的人。

       在前往農莊的途中,蘇菲行者停下來向一群正抽著煙斗的老人確認他要去的方向。從那些老人那兒,他發現謝克(Shakir)是這個地區最富有的人了。有一個人說:謝克(Shakir)擁有超過一千頭牛,而且他遠比隔壁村的一位叫哈達(Haddad)的人要富裕得多。過了不久,蘇菲行者已站在謝克(Shakir)的家門前,羨慕讚美著謝克(Shakir)的農裝。就如想像中的一樣,謝克(Shakir)是個非常好客,和藹可親的人。他堅持要蘇菲行者在他家多待幾天;謝克(Shakir)的老婆和女兒也像謝克(Shakir)一樣的親切體貼,總是給這位蘇菲行者最好的供應。在蘇菲行者要離開之前,他們甚至還準備了很多的食物和水給他在旅行時食用。

       當他回到沙漠的路上,蘇菲行者想起了他與謝克(Shakir)道別時的最後一段話。他對那段話是百思不解:蘇菲行者當時說:

        「感謝上帝,你是富裕的!」

        謝克(Shakir)回答:「蘇菲行者啊!你不要被這表象給愚弄了,因為這也是會過去的。」

       多年來在蘇菲的道上,這位蘇菲行者領悟到:凡他旅程中的所見所聞,都在揭示一種教導,從經驗中所學習的課題都值得靜心冥想。事實上,這也是他最初開始旅行的原因 – 為了學習更多。謝克(Shakir)的話佔據了他的思考,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完全瞭解那些話的含意。當他坐在樹蔭下祈禱與靜心時,他想起了蘇菲的教導:只要每次他都能夠保持靜默且不急著去下任何的結論,最終總是會找到答案的」。因為他曾被教導保持沉默,不提問,一旦悟道的時候到來,他即悟道。因此,他關上了思索之門,讓靈魂浸沒在很深的靜心中。

       後來的五年,他去了不同的地方旅行,遇見新的人們,且從經驗中一路的學習。每一次的冒險都揭示一個新的教導供他學習,同時也遵循蘇菲教義中的要求:保持靜默,專注於心的教導

       有一天,蘇菲行者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幾年前經過的村莊─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他想起了他的朋友謝克(Shakir),然後向人探問他的消息。有個村民告訴他說:他住在附近十哩外的村莊,正在替哈達(Hadda)工作。」蘇菲行者非常的驚訝,他記得哈達(Hadda)是隔壁村的一位富有的人。他萬分期待且欣喜的想再看到謝克(Shakir),他便趕往隔壁的村莊了。在哈達(Hadda)的豪華家中,謝克(Shakir)歡迎蘇菲行者的到來。此時的謝克(Shakir) 看起來老了許多,而且身穿破衣。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蘇菲行者想知道。謝克(Shakir)說三年前一場水災讓他失去了他所有的牛和房子。所以他和他的家人變成了哈達(Hadda)的奴僕。哈達(Hadda)不旦從水災中存活下來,現在還正享受著富豪的身份地位,他現在是這地區最富裕的人。儘管命運之輪的轉動,謝克(Shakir)一家人的親切友善態度並沒有改變。他們在他們的小屋裡親切的招待了這位蘇菲行者幾天的時間,且在他離開前為他準備了食物和水。

        蘇菲行者在離開前,對謝克(Shakir)說:「我對你和你家人的遭遇感到很遺憾,但我知道老天自有安排的。」

        謝克(Shakir)又回答他說:「啊,但切記:這也會過去的!」

        謝克(Shakir)的聲音一直在蘇菲行者的耳邊迴盪:他那微笑的臉和平靜的心靈永遠在他心中。

       到底謝克(Shakir)的話語中意謂著什麼?蘇菲行者現在明白了上次謝克(Shakir)最後的那一段話中預知了這一切的改變將會發生。但他這次納悶著:該怎麼解釋謝克(Shakir)這般樂觀的態度?儘管如此,他決定再次將它放下,選擇等待答案。幾年後,蘇菲行者依舊到處旅行著,沒有退休的念頭。說來也奇怪,他旅行的模式總會讓他再回到謝克(Shakir)所住的村莊。這次他花了七年,他又回到了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此時的謝克(Shakir)又再一次變成了富豪,他現在住在哈達(Hadda)的大宅裡,而不是農舍。謝克(Shakir)解釋著:「哈達(Hadda)在幾年前過世了。由於他沒有繼承人,所以他決定把所有的財產留給我,做為我忠誠服務他的回報。」在他的拜訪結束前,蘇菲行者準備要進行他最偉大的旅程。他想要行腳橫度沙烏地阿拉伯前往麥加朝聖;在他的教友中這是一個存在已久的傳統。如往常,蘇菲行者向朋友告別。謝克(Shakir)再一次說著他最喜歡說的那句話:這個也是會過去的。

       朝聖之後,蘇菲行者去了印度。在他一回到他的祖國─波斯,他決定再一次拜訪謝克(Shakir),並瞭解他的近況。所以他決定啟程前往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但這次他在那兒找到的卻是他朋友謝克(Shakir)的墓,幕碑上刻著:「這個也是會過去的」。這讓他感到非常的驚訝。他曾經在某次的場合聽到謝克(Shakir)說關於 『財來財去』這類的話。但一個墓碑要如何的變動呢。他暗自思索著。從那時起,蘇菲行者每年都去拜訪他朋友的墓。然而,有次他去的時候,他發現墓地和墓碑消失了,全被洪水沖走了。現在這位老蘇菲行者失去了這個在他生命中唯一曾有特殊經驗的線索。蘇菲行者駐留在墳墓的廢墟中,凝視著地上。最後,他抬起頭來往天空看去,他彷彿發現了一個重大啟示,點著頭,像是一個確切的符號:「這也是會過去的」。

       當蘇菲行者已老得無法再旅行的時候,他決定寧靜的渡過餘生。幾年過去了,這老人把時間用來幫助那些來到他面前的人,跟他們分享人生經驗。人們從各地來向他請益。最後,他的名聲散播到國師那兒,正巧,他在尋找一位有智慧的人。事實上,因為國王在找人幫他設計一個戒指,一隻很特別的戒指,它得攜帶這樣的銘記:就是當國王傷心的時候,看到戒指就會讓他快樂;反之,當他快樂的時候,看到戒指就會讓他傷心。為了設計製作這樣特殊的戒指,國師僱用了最好的的珠寶工匠,同時也有很多的男人、女人來提供意見,但是國王都不喜歡。所以,國師給老蘇菲行者寫了一封信,向他說明了目前的狀況,並請求幫助。國師還邀請蘇菲行者到皇宮。蘇菲行者並沒有去,但他回了一封信。

       過了幾天,國師拿了一隻祖母綠的戒指給國王看。國王已經鬱悶多日了,他勉強的戴上了戒指,看著那戒指還失望的嘆了口氣。接著,國王笑了。一會兒,國王開始大聲的笑,這戒指上刻著:

「這也是會過去的」。


        有一把通達宇宙的鑰匙,所有的解答都在你的面前。帶著一個包容、敞開的心和直覺性知曉,中觀而不批判。經由觀照你的所「是」與「在」,它的奧秘就會被解開。智慧,一種天真感知的方式,以及對於「真相真理」的有意識洞察。

覺與悟:心靈運作的層次


他們心就像孩子,只是身體老了電影推薦

  • 電影名稱:快樂告別的方法/道別派對 The Farewell Party
  • 2014|以色列 / 德國|DCP|Colour|93分
  • 2014 多倫多影展
  • 2014 威尼斯影展觀眾票選獎
  • 2014 西班牙瓦拉多利德影展最佳影片、女主角
  • 天堂已客滿,請努力活下去。

「我告訴你真相,你現在看到的一切都將如夢般消失。」

“ I Tell You Truly, Everything You Now See Will Vanish Like a Dream.”

~ Rumi 魯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