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艱難的包裝,只有內在能解 — C君分享

「歷經磨難的靈魂,將殘酷的現實當聖殿,把愛與苦難當成信仰。」

        雖然生命的課程時常有著「艱難的包裝」,但只有當寬恕已發生,愛也回復了,學習才會發生。是「愛」燃起了學習。唯有憑著「愛」,學習才會發生。如此,你將辛苦學習的所得,轉變成永恆的收成。然後你可以說:「我不必再做這個了。 我已經完成這課程。我瞭解這經驗背後的真理。」

        C 君在半生的生命中,曾經遭遇艱困磨難,一度也與死亡擦身而過。上過許多靈性課,還是迷惘著困在迷霧中,認為自己駑鈍不靈敏,但實際上是哈利波特誤以為自己是麻瓜。受困主要原因是未能與自己的指導靈連結並且「覺受」,因此再好的課程對自己而言都只是暫時有效、非究竟解脫。一次機緣巧合連結到in spirit網站,發現網站的內容很有系統及架構的,像是拼湊著自己失落的生命藍圖。所以認真的將每張圖、個案分析都自己重新歸檔並且標記,深怕遺漏任何真理。帶著全然的意願,期望藉著這個工作坊及其直覺性的引導,把非真理的盲點去除,重新植入真理。

        世俗生活與神性的碰撞,讓C君的生命詩歌可歌可泣,經過這半生的躊躇猶豫,他朝著真理的旅程,誇出第一步,祝福他書寫的生命之書,能觸動在凡俗生活中尋求超越的人,像是點亮一盞明燈,讓有緣的心靈也啟程尋求生命的意義,為生命旅程尋找到一個心靈的歸宿。以下是C 君的文字紀錄,讓我們來看看他如何開啟生命的旅程


來到in spirit的原因

        這幾年來突然發現人生不論是在生活上或工作上,好像都陷入了遲滯的狀態,所以開始尋尋覓覓追尋解脫之道,花了許多錢也上過一些靈性的課程,可能是因為自己的體質屬於很鈍且不敏感,上課時都沒有太大或太明顯的感受,也就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我開始了解到「覺」的基礎性及重要性,若未能提升覺察力,未能與自己的高我或指導靈連結,並且能覺受,那再好的課程對我而言都無用,所以我期望藉著這個課程或方式,把基礎建立好,才能擴展自己,自利利他。

工作坊前之遠距連結

第一次遠距 2017.1.27 

        第一次連結躺在床上觀照放鬆,沒預設能有什麼神奇體驗,所以不知覺中,很快就進入將睡又未完全熟睡狀態,整個過程沒太大感覺,但中間大概有2到3次,本來要進入深度睡眠卻又被莫名警醒回到淺層睡眠的狀態,是我比較不能理解的,後來剛好23:20我太太回家,一開燈我就起床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與你line完準備要上床前,有一瞬間眉心突然緊縮有大概半個拳頭大範圍的麻感,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第二次遠距 2017.1.28 

        昨晚第二次的連結,我試著先觀想自己在一個無人之地,只有自己,不過好像無法進入那更深入與純粹的情境,但與第一次連結不同的是沒有進入到那麼恍惚想睡的狀態裏,一度有感受到頭頂百會穴處有東西流入,可是在那樣的狀態裏,並無法感受到身體其他部分的感覺!就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然後就睡著了!

我要停止雜念

第三次遠距 2017.2.3

        22:50傳完line後就床上躺平,開始放鬆自己,讓自己處於自我觀照狀態,不知過了幾分鐘,整個頭頂蓋開始有酥麻感,好似頭頂上戴著東西,感覺到有整個柱狀能量流從頭頂進入,身體有微熱感,身體外圍像被包覆起來,我知道連結已開始,隨後就逐漸進入無意識狀態,但應該是沒有睡著!可是卻也沒有意識,不知過了多久睜開眼睛下床,看了下時鐘,已是00:00


喚醒內在,第一次工作坊

連結日期: 2017.2.13

        歷經了前三次遠距方式,今天第一次到工作坊,所以緊張的心情也減低了許多,沒有多帶額外的期盼或期待,一切就如佟位所說,順著流走,讓他自然的發生。

        第一次見到佟位竟沒有陌生感,感覺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其實一開始在與佟位的分享過程中就讓我有好多好多的收穫,記得以往每每回顧我人生大起大落的精彩劇本時,所有的悲傷、恐懼及憤怒的情緒總會一湧而出,但今天令我驚奇的在與佟位分享時,心中竟能如此的平靜、釋懷與充滿感恩,我沒看到佟位做了什麼,而我也沒做什麼,但它就在我們簡單的對話交流之中確確實實的發生了,難道是佟位說的那瓶比較好的水所產生的做用嗎?

        躺在心靈手術台上接受佟位的第一次導引,看著燈光,屬於麻瓜型的我,想不到在一開始就能清楚的感受到眉心內部的中心點開使腫脹,接著就感覺到眉心內部的中心感覺上像出現了一條隧道,整個人緊接著就像是坐著火箭很快速的順著隧到滑行,於是開始出現一幕幕快速、斷續、零星的場景與畫面,這時的我意識相當的清醒,不像前三次遠距大都是處在恍惚或淺層的睡眠狀態。

        一開始場景是來到海邊,看到沙灘、感受到海浪一波一波的律動,隨即就飛出了地球到了宇宙中,我還回頭看了看地球的樣貌,等我直視前方映入眼簾的是滿佈的星星,我放鬆自己,就像翱遊在宇宙間,甚至也飛到了像獵戶座的星系前(我會知道是因為滿滿的星星突然出現像星像盤上獵戶座的連線就呈現在眼前),接下來就開使出現更多瞬間閃過的畫面,有一個畫面是一個老人,穿著古西方的袍子,白頭髮、白鬍子,拿著手杖,像是智者或先知之類的,不過這時很莫名的就是知道眼前的老人是曾經的自己,接著切換畫面後,又看到一對古西方老夫妻,兩個人的裝扮就像是西洋電影裏的國王與皇后,我感受到他們撫慰著我、呵護著我,心中就像獨自離鄉多年的遊子,歸鄉後重新與親愛的父、母團聚的那種溫暖與感動,緊接著景像又切換到一片完全空白光亮,並可以意識到是一個完全充滿能量的狀態,在狀態中我好似完全的融在其中,無分彼此、無形無相,但奧妙的是我同時卻又能感受到自我的獨立意識,我很難形容處在那種狀態的感受,如果勉強來說,就像是自己是一滴水滴融入大海與大海合而為一的那種感覺,直到畫面又回到了最開始的那片海灘,然後我就起身了。

        我將所看到的畫面與佟位分享,雖然每個畫面都非常的短暫與零星,但都相當的確定,還好之前與佟位三次的遠距練習,讓我沒有對任一個畫面有所判斷、判别或思考,就是單純的看到與讓它過去,所以過程平順而沒有停滯、也沒疑問,所以非常順利完成第一次導引。

        在第二次的導引中,眼睛一閉上沒多久就直接進入了周邊都是森林圍繞的圓形空地、夜空中滿滿的都是星星的場景中,隨著天空與周邊森林一起旋轉後,一幕幕的畫面開始進來,一連串短暫的畫面,有古裝沙場的騎馬征戰,有在埃及人面獅身像及金字塔那邊的宮殿裏來回的穿梭與走動,更有在太空飛船內及從未見過的星球等景像,不過最令我不可思議的是對於我的未來有關的升遷、發展也讓我看到,可是這時又一直不時的有不知那來的聲音或是感覺,一直告訴我這些都只是輪迴的流轉與幻象,就只是經驗與經歷而已,這也是讓我印象為深刻與特別的。

        最後佟位帶領我以療癒的方式進行實作與體驗,對於佟位的解說,我就像是吃過某種藥一樣,竟能完全的印心與瞭解,所以當佟位躺在心靈手術台上我順著直覺做時,我也能感受到在佟位身上那全面溫暖、充滿愛與祥和能量也同步的在我身上流動,我都有點分不清誰在被誰療癒了,後來換佟位幫我做時,除了感受到強大的能量流進入身體,還出現了整片不知是像水或雪的結晶體正在轉動的畫面,也看到全身被金色的光籠罩與包圍,最外圍又包覆一層非常漂亮的橘色光(厚度約2~4cm),真的讓我感到好舒服。

        在完成今天的所有工作後,覺得腦袋異常清明,就像被剛下的超級大雷雨充刷完畢,突然出現彩虹放晴的感覺,感謝佟位,感謝這一切的美好與發生!

喚醒內在,第二次工作坊前之遠距

連結日期: 2017.2.23

        昨晚的遠距連結,不知道是因為精神太好或受到我老婆翻來覆去的干擾,一開始感覺到身體上有多處肌肉的顫動及眼前掠過一些光影後,就沒有所謂的感覺!倒是今早5點就起床而且精神相當好,且早上上班時覺得特別愉快!

內在的內在意義:理解的意識層次

超越會思考的心智

我是光 I am light

這也是會過去的 This, too, will pass.

真的假的,都不重要,因為這也是會過去的This, too, will pass

        一位蘇菲行者歷經了漫長艱難的旅行,穿越了荒漠之後,最後來到了文明的世界;一個氣候乾燥炙熱的村莊叫做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這裡除了一些乾燥的牧草和灌木以外,找不到太多綠色的植物。牧牛是姍迪‧希爾斯人主要的謀生方式,他們也依農地土壤的不同條件,從事不同的農耕生活。

       這位蘇菲行者有禮貌的問了一位路人:「今晚在哪兒我可以找到食物和借宿的地方呢?」那路人抓了抓他的頭說:「在我們村裡好像沒有這樣的地方。但我可以確定有個叫謝克(Shakir)的人會很樂意提供你今晚的需要。」然後,那路人便指出前去謝克(Shakir)的農莊的方向。

       謝克(Shakir)這名字意謂著: 一個時時刻刻都在感謝上帝的人。

       在前往農莊的途中,蘇菲行者停下來向一群正抽著煙斗的老人確認他要去的方向。從那些老人那兒,他發現謝克(Shakir)是這個地區最富有的人了。有一個人說:謝克(Shakir)擁有超過一千頭牛,而且他遠比隔壁村的一位叫哈達(Haddad)的人要富裕得多。過了不久,蘇菲行者已站在謝克(Shakir)的家門前,羨慕讚美著謝克(Shakir)的農裝。就如想像中的一樣,謝克(Shakir)是個非常好客,和藹可親的人。他堅持要蘇菲行者在他家多待幾天;謝克(Shakir)的老婆和女兒也像謝克(Shakir)一樣的親切體貼,總是給這位蘇菲行者最好的供應。在蘇菲行者要離開之前,他們甚至還準備了很多的食物和水給他在旅行時食用。

       當他回到沙漠的路上,蘇菲行者想起了他與謝克(Shakir)道別時的最後一段話。他對那段話是百思不解:蘇菲行者當時說:

        「感謝上帝,你是富裕的!」

        謝克(Shakir)回答:「蘇菲行者啊!你不要被這表象給愚弄了,因為這也是會過去的。」

       多年來在蘇菲的道上,這位蘇菲行者領悟到:凡他旅程中的所見所聞,都在揭示一種教導,從經驗中所學習的課題都值得靜心冥想。事實上,這也是他最初開始旅行的原因 – 為了學習更多。謝克(Shakir)的話佔據了他的思考,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完全瞭解那些話的含意。當他坐在樹蔭下祈禱與靜心時,他想起了蘇菲的教導:只要每次他都能夠保持靜默且不急著去下任何的結論,最終總是會找到答案的」。因為他曾被教導保持沉默,不提問,一旦悟道的時候到來,他即悟道。因此,他關上了思索之門,讓靈魂浸沒在很深的靜心中。

       後來的五年,他去了不同的地方旅行,遇見新的人們,且從經驗中一路的學習。每一次的冒險都揭示一個新的教導供他學習,同時也遵循蘇菲教義中的要求:保持靜默,專注於心的教導

       有一天,蘇菲行者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幾年前經過的村莊─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他想起了他的朋友謝克(Shakir),然後向人探問他的消息。有個村民告訴他說:他住在附近十哩外的村莊,正在替哈達(Hadda)工作。」蘇菲行者非常的驚訝,他記得哈達(Hadda)是隔壁村的一位富有的人。他萬分期待且欣喜的想再看到謝克(Shakir),他便趕往隔壁的村莊了。在哈達(Hadda)的豪華家中,謝克(Shakir)歡迎蘇菲行者的到來。此時的謝克(Shakir) 看起來老了許多,而且身穿破衣。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蘇菲行者想知道。謝克(Shakir)說三年前一場水災讓他失去了他所有的牛和房子。所以他和他的家人變成了哈達(Hadda)的奴僕。哈達(Hadda)不旦從水災中存活下來,現在還正享受著富豪的身份地位,他現在是這地區最富裕的人。儘管命運之輪的轉動,謝克(Shakir)一家人的親切友善態度並沒有改變。他們在他們的小屋裡親切的招待了這位蘇菲行者幾天的時間,且在他離開前為他準備了食物和水。

        蘇菲行者在離開前,對謝克(Shakir)說:「我對你和你家人的遭遇感到很遺憾,但我知道老天自有安排的。」

        謝克(Shakir)又回答他說:「啊,但切記:這也會過去的!」

        謝克(Shakir)的聲音一直在蘇菲行者的耳邊迴盪:他那微笑的臉和平靜的心靈永遠在他心中。

       到底謝克(Shakir)的話語中意謂著什麼?蘇菲行者現在明白了上次謝克(Shakir)最後的那一段話中預知了這一切的改變將會發生。但他這次納悶著:該怎麼解釋謝克(Shakir)這般樂觀的態度?儘管如此,他決定再次將它放下,選擇等待答案。幾年後,蘇菲行者依舊到處旅行著,沒有退休的念頭。說來也奇怪,他旅行的模式總會讓他再回到謝克(Shakir)所住的村莊。這次他花了七年,他又回到了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此時的謝克(Shakir)又再一次變成了富豪,他現在住在哈達(Hadda)的大宅裡,而不是農舍。謝克(Shakir)解釋著:「哈達(Hadda)在幾年前過世了。由於他沒有繼承人,所以他決定把所有的財產留給我,做為我忠誠服務他的回報。」在他的拜訪結束前,蘇菲行者準備要進行他最偉大的旅程。他想要行腳橫度沙烏地阿拉伯前往麥加朝聖;在他的教友中這是一個存在已久的傳統。如往常,蘇菲行者向朋友告別。謝克(Shakir)再一次說著他最喜歡說的那句話:這個也是會過去的。

       朝聖之後,蘇菲行者去了印度。在他一回到他的祖國─波斯,他決定再一次拜訪謝克(Shakir),並瞭解他的近況。所以他決定啟程前往姍迪‧希爾斯(Sandy Hills)。但這次他在那兒找到的卻是他朋友謝克(Shakir)的墓,幕碑上刻著:「這個也是會過去的」。這讓他感到非常的驚訝。他曾經在某次的場合聽到謝克(Shakir)說關於 『財來財去』這類的話。但一個墓碑要如何的變動呢。他暗自思索著。從那時起,蘇菲行者每年都去拜訪他朋友的墓。然而,有次他去的時候,他發現墓地和墓碑消失了,全被洪水沖走了。現在這位老蘇菲行者失去了這個在他生命中唯一曾有特殊經驗的線索。蘇菲行者駐留在墳墓的廢墟中,凝視著地上。最後,他抬起頭來往天空看去,他彷彿發現了一個重大啟示,點著頭,像是一個確切的符號:「這也是會過去的」。

       當蘇菲行者已老得無法再旅行的時候,他決定寧靜的渡過餘生。幾年過去了,這老人把時間用來幫助那些來到他面前的人,跟他們分享人生經驗。人們從各地來向他請益。最後,他的名聲散播到國師那兒,正巧,他在尋找一位有智慧的人。事實上,因為國王在找人幫他設計一個戒指,一隻很特別的戒指,它得攜帶這樣的銘記:就是當國王傷心的時候,看到戒指就會讓他快樂;反之,當他快樂的時候,看到戒指就會讓他傷心。為了設計製作這樣特殊的戒指,國師僱用了最好的的珠寶工匠,同時也有很多的男人、女人來提供意見,但是國王都不喜歡。所以,國師給老蘇菲行者寫了一封信,向他說明了目前的狀況,並請求幫助。國師還邀請蘇菲行者到皇宮。蘇菲行者並沒有去,但他回了一封信。

       過了幾天,國師拿了一隻祖母綠的戒指給國王看。國王已經鬱悶多日了,他勉強的戴上了戒指,看著那戒指還失望的嘆了口氣。接著,國王笑了。一會兒,國王開始大聲的笑,這戒指上刻著:

「這也是會過去的」。


        有一把通達宇宙的鑰匙,所有的解答都在你的面前。帶著一個包容、敞開的心和直覺性知曉,中觀而不批判。經由觀照你的所「是」與「在」,它的奧秘就會被解開。智慧,一種天真感知的方式,以及對於「真相真理」的有意識洞察。

覺與悟:心靈運作的層次


他們心就像孩子,只是身體老了電影推薦

  • 電影名稱:快樂告別的方法/道別派對 The Farewell Party
  • 2014|以色列 / 德國|DCP|Colour|93分
  • 2014 多倫多影展
  • 2014 威尼斯影展觀眾票選獎
  • 2014 西班牙瓦拉多利德影展最佳影片、女主角
  • 天堂已客滿,請努力活下去。

「我告訴你真相,你現在看到的一切都將如夢般消失。」

“ I Tell You Truly, Everything You Now See Will Vanish Like a Dream.”

~ Rumi 魯米


延伸閱讀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一)

        有一次佛陀看看吃飯的時間要到了,就帶著弟子到舍衛城去乞食,吃完飯,把腳ㄚ子洗乾淨,以打坐的姿勢坐了下來,準備休息一下,這時也不等佛陀喘息一下,須菩提老先生就從一千兩百五十人當中站了起來,迫不及待的問了佛陀一個問題,他問:

        人間稀有的佛陀啊!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個菩薩能覺察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佛陀,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他們的心應該怎樣去「住」呢?如何才能降伏他們的心呢?佛陀被須菩提這麼一問,差一點把剛才吃的飯給噴出來!

        所以佛陀並沒有回答他。

        須菩提問的這個問題是來自於「第三意識層面」的大腦的「理性思維」。

        大腦是心念起伏的住所,大腦每天都在問「如何?」「為什麼?」「怎樣?」如果你給了大腦一個答案,它就會再丟一個問題給你,於是你再給它一個答案,它又再會丟給你一個問題,永無止境,這就是我們大腦每天的心念,你須菩提不是說: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覺察到自己心念的起伏變化嗎? 你怎麼沒覺察到『心如何去安住』的這個心念呢? 如果你覺察到這個心念,也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而你問的,不就是答案了嗎 ? 你再度失去了察覺!你的問題是我的答案,我要如何回答你?

        當一個人覺察時(新時代的用語),或觀照(佛家的用語),或者是一位觀察者(量子力學用語)時,你是不能介入你所觀察的對象,你只能觀看,不能批評,不能判斷,更不要問為什麼?不然你會問「為什麼我要觀照」「觀察者是意識嗎?」,最後你會問「為什麼我要呼吸?」然後你會尋求方法,並問我說:「你能告訴我呼吸的技巧嗎?這樣我才好呼吸!」


《這是水:生活中平淡無奇又十分重要之事》/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


What the heck is Water (水是什麼?)


        佛陀心裡想:須菩提呀!我不能回答這個兩難的問題,難道你是故意來找碴?我看你沒那個膽,看你平日對我這麼尊敬,應該是你不太懂才對!那麼我要如何開示你呢?佛陀看須菩提年紀那麼大了,還沒開悟,於是慈悲的對他說:很好,須菩提,正如你所說的,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都能察覺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你要好好聽,我當為你說,仔細聽著: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就應該「這樣子」住!就「這樣子」降伏他們的心!這樣子就好了!這樣子就好了!不要再問了!答案已經給你!再給你多一點,你的心就會更亂!

consciousness-level-question_hd

        我們來解釋一下這個狀況。

        佛陀給須菩提的答案,是屬於第五層層面的意識—「我是」,我是一切,一切即我是,「我是這樣住!」、「我是這樣降伏其心」,如果須菩提能當下領會,如此須菩提將不再受大腦的控制,脫離了大腦,須菩提將會找到家—「我是」,「我是」是純意識,他不是大腦,因為大腦不是意識,它是思想,它是心念,它是你使用的工具,你是它的主人,佛陀如此想的。

        佛陀講完後就準備閉起眼睛,他等待著…。

        「是的,佛陀!我很樂意聽聽您說什麼!」須菩提很興奮的說。

        佛陀睜大眼睛,心想: 我的天呀!你須菩提是在幹什麼的,年紀一大把了,是不是平日上課時你都在打瞌睡呀?曾經有一個我教過的學生,我只隨意捻了一朵金盞花,一句話也沒說,這個叫達摩的學生就開悟了!我給了你兩次的機會你都錯過了,你說,我要怎麼教你呢 ?「我再想想,對了!現在我就用一種否定法來啟發你,我說一個肯定,就否定一個,再說一個肯定,再否定一個,看你懂不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二)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 諸位菩薩呀!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 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渡的

        為什麼呢?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

        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佛陀給了須菩提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提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 ? 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 ?」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 ? 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

        不錯呵!須菩薩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 ?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他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三)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諸位菩薩呀!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沒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度的!

        為什麼呢?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 「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

        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

        佛陀給了須菩提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薩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不錯呵!須菩提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 牠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

        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四)

佛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佛陀的意思是說,第一至第六層面意識展現出的各種形相,都是不真實的,如果你能看見所有的相都不是相,你就看到了『空無』,空無是如來的真面目,因為如來,佛,也是一種相,沒有如來,沒有佛,就沒有任何的相了!」佛陀給出了最後的答案。

不知道須菩提有沒有即刻由第五層面意識,躍遷到第六層面意識?須菩提得要把握住機會,不要錯過了這關鍵的一秒…,可惜須菩提還是錯過了!

因為須菩薩問說:「佛陀!以後的人聽你這樣說,他們真的會有信心嗎?」

        須菩提真的沒開悟!須菩提是一隻鸚鵡,他只是在學佛陀說話,佛陀看見了一隻學他說話的鸚鵡!須菩提的話還真多,而且又回到先前的那個帶著大腦思維的三層面意識提問,「別人相信嗎?」、「以後的人會怎麼想?」、「佛陀這樣講,有誰聽的懂?」、「太玄了吧,佛陀!」須菩提的腦子一直在打轉。

須菩提你管以後的人怎麼想!你也未免想太多了吧!你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還管別人,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難啊!難啊!須菩薩真的是很難教呀!不過不要放棄每一個來到我面前的生命!繼續努力!佛陀!

「你不要這樣說(你實在對我太沒信心了)!在我死後五百年,如果有人看到我們對話內容的記載,立刻就相信我所說的人,這樣的人並不是一般人,而是曾在很多佛的教導下,種下了種種開悟的善根,所以凡是只要看到我所談話的記錄,或者只是一聽到就立刻相信的人,須菩提!佛知曉一切,看清一切,這些眾生已得到我所傳授的真髓,他們的福德是不得了啊!為什麼呢?因為我完完全全可以知道並看到這些眾生,他們不再執著於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些分別的相,他們也不執者於有什麼法,以為有什法可以去除這些相,為什麼呢?

因為眾生若以心(以大腦投射出來的意識)來取相,那麼就是著於這四種相了。倘若以我所說的道理為依據,那麼也是著於這四種相;若取不是我說的是真實不虛,是不可相信的,那麼也同樣著於這四種相了。總而言之,相信我說的是真實不虛的,了悟之後,就不要執著我所說的,你們也知道,我經常告訴你們,我所說的道理就好比是一條小船,渡河到對岸之後,就應該把船捨棄,何況它根本也不是法!」

        佛陀在講空無,懂的人就會懂,不懂的人還真不懂,無空沒有任何的法,任何的法都不是空無,進入空無要有相當大的智慧與勇氣,一般人是很難瞭解並實行的。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成佛了嗎?我有說法嗎?」

佛陀真的是一位大智慧者,一位真正成佛的佛,一位真正的成道者,佛陀說了這句「我成佛了嗎?」是當頭的棒喝!須菩提你要怎麼回答我?

「據我對佛陀您所說的,您是沒有一定的法叫『成佛之法』,也沒有固定的法是您宣說的,為什麼呢?因為佛陀所說的法,皆不可取、不可說、不是法、也不是法的不是法。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因為每一個人對空無(不是有、不是無)有不同層次的了悟,而有所差別。」須菩提像鸚鵡一樣的說,話多傷神!

佛陀知道須菩提並不瞭解,於是又舉了一些例子讓須菩提能夠了悟,佛陀又再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無相佈施的福德即使是那麼大,但是有一種福德比它還要更大,就是相信佛陀所說的,並實踐他所說的,縱然是短短的幾句話,並向別人解說佛陀所說的,這些人的福德比無相佈施來的更大,佛陀又回到原點,從頭又重複說了一遍,最後佛陀說:

「一切諸佛,及諸佛的成佛方法,都是從這經出來的,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佛法講的是空無,空無本無法可講,不要執著於沒有的東西,也不要去創造沒有的東西,佛法是方便用的名詞,以區別是佛陀所說的。

佛陀又告訴須菩提,已證得果位的人不會說自己已證得果位,因為認為自己已證得果位的人會墮入我相的執著。在那個層次,但不執著於那個層次,而執著在個層次上的,就不可能在那個層次上。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以前在我的老師『然燈佛』那裡的時候,有沒有得到成佛的方法?」佛陀問。

「沒有,佛陀!你以前在然燈佛的地方,沒有得到任何成佛的方法!」須菩提對空無似乎漸漸的瞭解,有點信心了。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菩薩的佛土是不是很莊嚴?」佛陀問。

「不!佛陀!為什麼?如果是莊嚴的佛土就不是莊嚴的佛土,所以才叫莊嚴。」須菩提答,空無裡沒有什麼是莊嚴的。

「所以說,須菩提,所有的菩薩應當這樣子生起他們的清淨心,不應當住色生心,不應當以五官產生的識而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講完之後,佛陀又告訴須菩提,了悟空無及為他人解說,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不要小看這部經的重要性。須菩薩想:既然這部經是如此重要,那麼總該替它取一個名字吧!於是須菩提問佛陀說:

「佛陀!這部經叫什麼好呢?」

就叫它『金剛般若波羅蜜』吧!你應當以此來修行,為什麼呢?須菩提!
佛說『金剛般若波羅蜜』就不是『金剛般若波羅蜜』,所以才叫『金剛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佛陀有說任何的法嗎?」佛陀怕須菩提又墮入名相及法相裡,而無法了悟空無的妙趣。

「佛陀!你沒有說!」須菩提答。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整個大宇宙的微塵多不多?」佛陀問。

「非常多,佛陀!」須菩提答。

「須菩提!這些微塵,佛陀說不是微塵,所以取名為『微塵』;佛陀說世界,就不是世界,所以取名為『世界』。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不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為什麼呢?佛陀所說三十二種好相,就不是好相,所以才取名為三十二相。」須菩提答。

「須菩提!倘若每一個人都以恆河沙數量那麼多的寶藏來佈施;倘若有人,在這經中,甚至只是經中的幾句話作為修行,並向人解說,他的福德是很多的!」佛陀說。

須菩提想起了這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突然茅塞頓開,開悟了!真是孺子可教也!因此流著淚向佛陀說:

「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話語,以後的人如果能聽懂佛陀所說的,那一定是成就第一稀有功德的人!他一定可以說是佛了!」須菩提很有信心的說,因為他知道了!

「沒錯!沒錯!如果有人聽聞這部經,他能不驚嚇、不恐怖、不畏懼,那一定是一位很稀有的人,為什麼?因為我所說的成佛最高智慧,就不是成佛的最高智慧,所以才叫成佛的最高智慧!」佛陀很高興的說。

Ongoing II 大進化二 / 曾坤章 博士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