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愛會怎麼做 」–愛君分享

恩我愛君當時為了情感模式不再為情煩惱而來,長達3個多月的引導、遠距、工作坊,擴展了意識、提升內在心靈的品質,不再著墨過去眼前的問題,因為不再是問題,開始運用心靈力在Legal manager的工作上。療癒力提升,也幫助了遠在加拿大的姊姊,而姊姊也因愛君的推薦來到了 in spirit,共時性持續的在發生。

「in spirit 説『這一步是我的事,下一步是衪的事』,已成為我的信仰,無關宗教、惟賴信靠,當初引我與 in spirit 連絡,困擾我的事物,已變得很遙遠,我內在的進展不太能用文字表達,但我有一個最大的感想,當你伸出手,懷著善意與他人連結,傳遞能量時,最先受惠的是自己。」

「看看2月初至今和 in spirit 的Line紀錄,短短3個月,但感覺過了好久,我內在也有些變化和進展,但工作和日常生活常在混雜中度過,「覺」衣還真不容易穿,熱身完正式比賽,不堪一撃,再次重覆看了 in spirit 3個多月來的提醒。」

我們先來看看愛君當初填預約單上的意願與期望:

  • 報名日期:2016.12.20
  • 工作坊日期:2017.2.16
  • 意願及期望:我想了解自己的情感模式,不再為情煩惱。頭腦軽易就想起讓我難過、憤怒又嫉妒的情緒。我明瞭這種情緖和別人無關,那是我自己長久慣性的思維,及緊抱不放的感受所造成的。好沾黏好不耐煩 。我閱讀、我靜坐、我運動,雖有緩解,但始終如影隨行。我想走進愛、成為愛,但進去待不久,也成不了。我突然發現我並不熟悉用「心」(內在)突然好疑惑;我有與心「內在」接觸過?我的連結是用腦或是心?我到底在做什麼?還在夢中醒不來。

活在當下,也是一種執著

沒有正確的問題,答案就隱藏不見;如果,你能問正確的問題,所有的解答都會被揭示。

        「智慧」是一種天真感知的清明與自在,以及對於「真理真相」的有意識的止觀。 生命裡的課程就像一個完整圓圈裡的破洞。 它們是一切牽扯的關係的戲碼,是「實相的自然」,要有正知正見,才能被「看見與圓滿」。 每一顆心,都有一把通達宇宙的心鑰, 所有習題的解答都在你的面前。 經由觀照你的內心,奧秘就會揭開。 帶著一個誠摯的心、敞開的「心」和直覺性的感知。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一)

        有一次佛陀看看吃飯的時間要到了,就帶著弟子到舍衛城去乞食,吃完飯,把腳ㄚ子洗乾淨,以打坐的姿勢坐了下來,準備休息一下,這時也不等佛陀喘息一下,須菩提老先生就從一千兩百五十人當中站了起來,迫不及待的問了佛陀一個問題,他問:

        人間稀有的佛陀啊!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個菩薩能覺察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佛陀,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他們的心應該怎樣去「住」呢?如何才能降伏他們的心呢?佛陀被須菩提這麼一問,差一點把剛才吃的飯給噴出來!

        所以佛陀並沒有回答他。

        須菩提問的這個問題是來自於「第三意識層面」的大腦的「理性思維」。

        大腦是心念起伏的住所,大腦每天都在問「如何?」「為什麼?」「怎樣?」如果你給了大腦一個答案,它就會再丟一個問題給你,於是你再給它一個答案,它又再會丟給你一個問題,永無止境,這就是我們大腦每天的心念,你須菩提不是說: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能覺察到自己心念的起伏變化嗎? 你怎麼沒覺察到『心如何去安住』的這個心念呢? 如果你覺察到這個心念,也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而你問的,不就是答案了嗎 ? 你再度失去了察覺!你的問題是我的答案,我要如何回答你?

        當一個人覺察時(新時代的用語),或觀照(佛家的用語),或者是一位觀察者(量子力學用語)時,你是不能介入你所觀察的對象,你只能觀看,不能批評,不能判斷,更不要問為什麼?不然你會問「為什麼我要觀照」「觀察者是意識嗎?」,最後你會問「為什麼我要呼吸?」然後你會尋求方法,並問我說:「你能告訴我呼吸的技巧嗎?這樣我才好呼吸!」


《這是水:生活中平淡無奇又十分重要之事》/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


What the heck is Water (水是什麼?)


        佛陀心裡想:須菩提呀!我不能回答這個兩難的問題,難道你是故意來找碴?我看你沒那個膽,看你平日對我這麼尊敬,應該是你不太懂才對!那麼我要如何開示你呢?佛陀看須菩提年紀那麼大了,還沒開悟,於是慈悲的對他說:很好,須菩提,正如你所說的,佛陀照顧好每一位菩薩的心念,讓每一位菩薩都能察覺到心念的起伏變化。你要好好聽,我當為你說,仔細聽著:每一個人都發願要悟道成佛,就應該「這樣子」住!就「這樣子」降伏他們的心!這樣子就好了!這樣子就好了!不要再問了!答案已經給你!再給你多一點,你的心就會更亂!

consciousness-level-question_hd

        我們來解釋一下這個狀況。

        佛陀給須菩提的答案,是屬於第五層層面的意識—「我是」,我是一切,一切即我是,「我是這樣住!」、「我是這樣降伏其心」,如果須菩提能當下領會,如此須菩提將不再受大腦的控制,脫離了大腦,須菩提將會找到家—「我是」,「我是」是純意識,他不是大腦,因為大腦不是意識,它是思想,它是心念,它是你使用的工具,你是它的主人,佛陀如此想的。

        佛陀講完後就準備閉起眼睛,他等待著…。

        「是的,佛陀!我很樂意聽聽您說什麼!」須菩提很興奮的說。

        佛陀睜大眼睛,心想: 我的天呀!你須菩提是在幹什麼的,年紀一大把了,是不是平日上課時你都在打瞌睡呀?曾經有一個我教過的學生,我只隨意捻了一朵金盞花,一句話也沒說,這個叫達摩的學生就開悟了!我給了你兩次的機會你都錯過了,你說,我要怎麼教你呢 ?「我再想想,對了!現在我就用一種否定法來啟發你,我說一個肯定,就否定一個,再說一個肯定,再否定一個,看你懂不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二)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 諸位菩薩呀!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 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渡的

        為什麼呢?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

        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佛陀給了須菩提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提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 ? 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 ?」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 ? 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

        不錯呵!須菩薩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 ?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他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三)

        於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說:諸位菩薩呀!應當這樣降伏你們的心,所有一切的眾生,這些眾生包括有物質形相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病毒及人類,以及沒有物質形相的若『有想』(第四層面的意識存在體,「有想」是因為這些生命還有大腦的運作,尚未脫離大腦的控制,所以還有想)、還有若「無想」第五層面的意識存在體,無想是因為沒有大腦的運作,大腦不運作就不會產生思想,這些生命已擺脫了大腦的控制),以及若「非有想非無想」(第六層面的意識,它沒有想,也沒有沒有想,它只是「是」的存在,一切都只是「是」,它沒有不是,也沒有不是的是,「是」是一切的存在。)我都使他們進入無餘涅槃那種最高的意識層面(空無,第七層面意識),如此滅度了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但實在沒有一個眾生是被我所度的!

        為什麼呢?須菩提,菩薩如果還有 「我」這個有形的相,「人」這個有形的相,「眾生」這個有形的相以及「長壽者」這個有形的相的分別,就不能稱為菩薩了!」

        佛陀是以第六層面的意識來做解說的,第六層面的意識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也沒有男女的分別,更沒有你我的差異,它就只是「是」的意識,佛陀想再破除須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層面意識(理性、邏輯思考、會不斷問問題的念頭)。於是佛陀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在佈施的過程中,沒有佈施的我,沒有接受佈施的人,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是沒有辦法去想像的,菩薩就應當這樣「住」。

        佛陀給了須菩提第六意識層面的答案,現在佛陀想再給須菩薩最高意識層面的答案,也就是沒有意識的層面,叫「空無」的答案。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以有形的身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佛陀!不可以身相來見佛,為什麼?因為佛陀你所說的身相,就不是身相!」

        不錯呵!須菩提有點進步了!他已跳脫了大腦的思維,這思維不是來自於大腦的回答,而是來自於第五層面的意識,它沒有相對性、二元對立的東西,它沒有形相,不過須菩薩是真懂還是假懂?須菩薩是一隻鸚鵡嗎? 牠只是在學佛陀講話嗎?

        所以佛陀就更進一步來確認他是否真的懂。


♦ 你正在呼吸,我怎麼教你(四)

佛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佛陀的意思是說,第一至第六層面意識展現出的各種形相,都是不真實的,如果你能看見所有的相都不是相,你就看到了『空無』,空無是如來的真面目,因為如來,佛,也是一種相,沒有如來,沒有佛,就沒有任何的相了!」佛陀給出了最後的答案。

不知道須菩提有沒有即刻由第五層面意識,躍遷到第六層面意識?須菩提得要把握住機會,不要錯過了這關鍵的一秒…,可惜須菩提還是錯過了!

因為須菩薩問說:「佛陀!以後的人聽你這樣說,他們真的會有信心嗎?」

        須菩提真的沒開悟!須菩提是一隻鸚鵡,他只是在學佛陀說話,佛陀看見了一隻學他說話的鸚鵡!須菩提的話還真多,而且又回到先前的那個帶著大腦思維的三層面意識提問,「別人相信嗎?」、「以後的人會怎麼想?」、「佛陀這樣講,有誰聽的懂?」、「太玄了吧,佛陀!」須菩提的腦子一直在打轉。

須菩提你管以後的人怎麼想!你也未免想太多了吧!你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還管別人,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難啊!難啊!須菩薩真的是很難教呀!不過不要放棄每一個來到我面前的生命!繼續努力!佛陀!

「你不要這樣說(你實在對我太沒信心了)!在我死後五百年,如果有人看到我們對話內容的記載,立刻就相信我所說的人,這樣的人並不是一般人,而是曾在很多佛的教導下,種下了種種開悟的善根,所以凡是只要看到我所談話的記錄,或者只是一聽到就立刻相信的人,須菩提!佛知曉一切,看清一切,這些眾生已得到我所傳授的真髓,他們的福德是不得了啊!為什麼呢?因為我完完全全可以知道並看到這些眾生,他們不再執著於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些分別的相,他們也不執者於有什麼法,以為有什法可以去除這些相,為什麼呢?

因為眾生若以心(以大腦投射出來的意識)來取相,那麼就是著於這四種相了。倘若以我所說的道理為依據,那麼也是著於這四種相;若取不是我說的是真實不虛,是不可相信的,那麼也同樣著於這四種相了。總而言之,相信我說的是真實不虛的,了悟之後,就不要執著我所說的,你們也知道,我經常告訴你們,我所說的道理就好比是一條小船,渡河到對岸之後,就應該把船捨棄,何況它根本也不是法!」

        佛陀在講空無,懂的人就會懂,不懂的人還真不懂,無空沒有任何的法,任何的法都不是空無,進入空無要有相當大的智慧與勇氣,一般人是很難瞭解並實行的。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成佛了嗎?我有說法嗎?」

佛陀真的是一位大智慧者,一位真正成佛的佛,一位真正的成道者,佛陀說了這句「我成佛了嗎?」是當頭的棒喝!須菩提你要怎麼回答我?

「據我對佛陀您所說的,您是沒有一定的法叫『成佛之法』,也沒有固定的法是您宣說的,為什麼呢?因為佛陀所說的法,皆不可取、不可說、不是法、也不是法的不是法。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因為每一個人對空無(不是有、不是無)有不同層次的了悟,而有所差別。」須菩提像鸚鵡一樣的說,話多傷神!

佛陀知道須菩提並不瞭解,於是又舉了一些例子讓須菩提能夠了悟,佛陀又再重舉佈施的例子,要須菩提「無相佈施」,不著於形相來佈施,能夠這樣,福德就像無窮盡的宇宙那麼大。無相佈施的福德即使是那麼大,但是有一種福德比它還要更大,就是相信佛陀所說的,並實踐他所說的,縱然是短短的幾句話,並向別人解說佛陀所說的,這些人的福德比無相佈施來的更大,佛陀又回到原點,從頭又重複說了一遍,最後佛陀說:

「一切諸佛,及諸佛的成佛方法,都是從這經出來的,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佛法講的是空無,空無本無法可講,不要執著於沒有的東西,也不要去創造沒有的東西,佛法是方便用的名詞,以區別是佛陀所說的。

佛陀又告訴須菩提,已證得果位的人不會說自己已證得果位,因為認為自己已證得果位的人會墮入我相的執著。在那個層次,但不執著於那個層次,而執著在個層次上的,就不可能在那個層次上。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我以前在我的老師『然燈佛』那裡的時候,有沒有得到成佛的方法?」佛陀問。

「沒有,佛陀!你以前在然燈佛的地方,沒有得到任何成佛的方法!」須菩提對空無似乎漸漸的瞭解,有點信心了。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菩薩的佛土是不是很莊嚴?」佛陀問。

「不!佛陀!為什麼?如果是莊嚴的佛土就不是莊嚴的佛土,所以才叫莊嚴。」須菩提答,空無裡沒有什麼是莊嚴的。

「所以說,須菩提,所有的菩薩應當這樣子生起他們的清淨心,不應當住色生心,不應當以五官產生的識而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講完之後,佛陀又告訴須菩提,了悟空無及為他人解說,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不要小看這部經的重要性。須菩薩想:既然這部經是如此重要,那麼總該替它取一個名字吧!於是須菩提問佛陀說:

「佛陀!這部經叫什麼好呢?」

就叫它『金剛般若波羅蜜』吧!你應當以此來修行,為什麼呢?須菩提!
佛說『金剛般若波羅蜜』就不是『金剛般若波羅蜜』,所以才叫『金剛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佛陀有說任何的法嗎?」佛陀怕須菩提又墮入名相及法相裡,而無法了悟空無的妙趣。

「佛陀!你沒有說!」須菩提答。

「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整個大宇宙的微塵多不多?」佛陀問。

「非常多,佛陀!」須菩提答。

「須菩提!這些微塵,佛陀說不是微塵,所以取名為『微塵』;佛陀說世界,就不是世界,所以取名為『世界』。須菩提!你的意思怎樣?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嗎?」佛陀問。

「不可能!不可以用三十二種好的相來見佛。為什麼呢?佛陀所說三十二種好相,就不是好相,所以才取名為三十二相。」須菩提答。

「須菩提!倘若每一個人都以恆河沙數量那麼多的寶藏來佈施;倘若有人,在這經中,甚至只是經中的幾句話作為修行,並向人解說,他的福德是很多的!」佛陀說。

須菩提想起了這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突然茅塞頓開,開悟了!真是孺子可教也!因此流著淚向佛陀說:

「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話語,以後的人如果能聽懂佛陀所說的,那一定是成就第一稀有功德的人!他一定可以說是佛了!」須菩提很有信心的說,因為他知道了!

「沒錯!沒錯!如果有人聽聞這部經,他能不驚嚇、不恐怖、不畏懼,那一定是一位很稀有的人,為什麼?因為我所說的成佛最高智慧,就不是成佛的最高智慧,所以才叫成佛的最高智慧!」佛陀很高興的說。

Ongoing II 大進化二 / 曾坤章 博士


♦ 延伸閱讀:

沈睡的心靈力(啟動更高意識層面的顧問師)

X Your best teacher is your Iast mistake.
|
└ → 問題依然是問題(易陷入自圓其說、內在繞圈子的盲點)


√ Your best teacher is your Intuitive understanding
(你的最好的老師,是你的「直覺性的了解」)..
|
└ → 超越問題的層次,了悟究竟與本質。

Because no problem is solved at the level on which it was created.The solution to every problem is to be found on a level that is slightly, or even greatly, above the conflicting perceptions. As long as you are eye to eye with the difliculty, you will fight the problem rather than resolve it.

佛陀的功夫 ~ 觀照的意識 witnessing consciousness
witnessing-consciousness 觀照的意識


觀照 winnessing

直覺性的知曉

你沒有正向思考「餓到死」這件事!

↪ 不斷「積極的去幫助別人」, 卻沒有詢問他人的「意願與授權」(未尊重自由意志)。
個案:ego偽裝英雄主義 (渡人強迫症、拯救者心態、ego的愛,有雜質的愛)

↪ 『慈悲的羊』披上狼的外衣,  變成『慈悲的狼來了』
個案:ego清單,了解自我。 (自我投射、ego偽裝正義感、誤解慈悲心)

  ↪ 正向思考、祈禱求助(祈求神助、牌卡..)、心想事成、吸引力法則、零極限..,為什麼是一時效應(暫時有效、徹底無效),並非究竟?為什麼問題的根源依然存在? (靈性安慰劑的效應,生命的烏雲未清理再怎麼靈性都不靈…)


….你的問題在於:你沒有正向思考『餓到死』這件事!

訊息來源:B.C & Lowy

Rhonda Byrne的《祕密》(The Secret)
2006年出版並在全球大賣,書裡大讚正向思考和"吸引力法則“的力量,認為只要改變自己的想法,什麼都能做到。

:"秘密" (The Secret) 一書的封面

但這本書也引起許多爭議和批評。2010年,Barbara Ehrenreich的《失控的正向思考》(Bright-Sided: How Positive Thinking is Undermining America) 出版,即在批判正向思考帶來的危害。

:"失控的正向思考" 一書的封面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