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隊領導者的溝通能量

互相間缺乏交流,是裡弗斯最為自責的一環。
(The communication. This is where Rivers believes he holds so much of the culpability)
在這個聯盟,這個商業的聯盟,充斥著野心、自滿與驕傲。 每天球隊都要面臨團結方面的問題。 「我將我自己視為一個球隊的溝通者以及維護者,我坐在那想著我沒有發現(那些問題)——起碼沒有在那樣的角度看待問題——這讓我生氣且自責。」
(“I value myself as a communicator and a team builder, and I’m sitting there thinking that I didn’t see this [problem] – not to the degree that it was, anyway –and it pissed me off," Rivers says.)

戴利(NBA著名教頭)臨終前對他的訪問,記得有人問了這位史上最善交流的教練,如果他還有機會執教他會做些什麼。

「我與他人的溝通還不夠多。」( “I didn’t communicate enough," )
這一直提醒著他——『一直沒說出來的事,往往會成為沒有做的事。』(things left unsaid too often become things left undone.)

作家Greg Bishop在體育畫報中關於西雅圖海鷹隊的故事, 講述他們在失去超級盃後幾乎分崩離析的故事。(通常球隊輸了比賽都會暴露出最根本、被隱藏的問題)在一個頻率能量讓人信任的教練的團隊中,包括管理階層、教練團、球員,幾乎所有人之間都有這麼和諧的能量。在差點失去小喬丹之後——失去衝擊總冠軍的核心整容——整支球隊變得更團結了。<–(問題帶來一個提昇與轉化的契機)(losing a championship contending core – has brought everyone closer.)

「隊員之間的關係確實也是因素之一,但是在體育界中很多球隊在經歷了那樣的失利後就此崩潰。」 「他們沒有去勇於面對。如果你是那樣的人,可能就會出現『我放棄了』這樣的情節,對我們來說,就會出現『我們輸了比賽,我不要再承受這些了,我要離開了。』這樣的想法。」 (“They don’t confront it. If you have any of those personality issues,that could be an ‘I’m done’ episode, for us. ‘We didn’t win,so I’m not going to deal with this anymore. I can leave.’)

「這使得小喬丹事件發生,但我同時認為這是體育界中一個很重要的例子。你必須與隊員們多做溝通,因為很多人會發生這種情況——不只是在我們隊中——他們看到聽到了一些關於他人的流言蜚語,這對一隻球隊是很大的衝擊,是一切的導火索。」 「難以想像拉塞爾-威爾遜與他的球隊敗給夏威夷是因為進攻端與防守端拒絕相互交流。而理由是防守球員認為海鷹隊的管理層試圖讓拉塞爾-威爾遜得到MVP。這是我聽過最荒謬的事(海鷹隊是美式足球著名球隊)

但是當你聽說了這種事,而又不說出來,這就會成為現實。
(“If you hear it enough and you don’t talk about it, then it becomes reality.")

「所有人都在玩手機,」裡弗斯說,「大家都在上推特。如果球員們都在亂傳謠言、破壞團隊,不去聽從一個人或球隊戰術的指揮,這一切都會惡化。」裡弗斯依舊記得在波士頓(2008年NBA總冠軍)的奪冠賽季,他和他的助理教練相信球隊如此團結,是源於開賽前意大利之旅中,球員們一起解決怎麼在國外使用無線網的問題(旅行有助於情誼昇華)。保羅-皮爾斯如今也會來到快船告訴他們這個故事,並且裡弗斯堅決表示低頭不語是球隊最大的敵人。(heads down and mouths shut will be the enemy of this team.) 「在那一整年裡,我們的球隊大巴在波士頓都是吵鬧無比,」
裡弗斯說,「是那種傳統的吵鬧。有時候,你會想讓他們閉上嘴。當你上車後,全員們之間的談話就會喋喋不休。但是當我們輸球後,車裡就變得一片寂靜。」 「最近,當你上車後你會發現你的球員們都在低著頭。毫無疑問,社交媒體以及短信絕對破壞了化學反應。← 不健康的感覺習慣、情緒思維會傳遞聚合你不能參與其中,但是你會習慣於這樣,我們都會。」

終於,裡弗斯決定下到高爾夫場內在南加州的晨光中來打打球。他想著訓練營、他們的第二次機會以及他的籃球生涯。所有快船的人都得到了第二次機會,其中裡弗斯甚是感謝於他們是如此得接近失去挑戰總冠軍的機會。 這是克里斯-保羅、佈雷克-格里芬以及德安德魯-喬丹需要承擔的。
然而對此最主要的,是道格-裡弗斯。這是一個球隊經理以及教練的責任,價值5500萬美元的責任。

「他們必須要相互溝通,他們必須要學會如何溝通。

『不』是一個正面的詞。沒有人想多說不,沒有人想不得人心。但我情願我的球員不得人心但成為領袖,也不要他受歡迎但屁都不放。」

y

(“The’ve got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and they’ve got to learn how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No’ is a positive word. No one wants to say no anymore, and no one wants to be unpopular anymore.I’d rather for my guy that he be unpopular and a leader, than popular and full of s—.")"But that’s on me too,"

原文連結:Yahoo

運動員潛能開發(運動員的心靈力)

 

意識提升與身體量子化-關係與纏結

        萬事萬物皆有「連結」,地球上每一個人都與你有不同的纏結與光索連結。而在纏結中粒子與粒子之間藉由一條「光索」連接著我們彼此,並且傳遞著特定的振動頻率與密碼。

        量子的連結與傳遞無時無刻作用於每一個「個人」與「群體」的身上。每一個量子身體有無數的「光粒子」,你身上的光粒子與所有娑婆世界的任何事物都有纏結,與「不可見的高層」也是量子態纏結。在地球「家」的「複雜的關係」裡,你與父母、父母與爺爺奶奶、爺爺奶奶與「畢業」的爺爺奶奶有著最「關聯」的光索纏結,由家庭擴展出去。

光索量子態與 光速原子態

        在量子身體上有光索與事物連結,人體之光體及光索連結著七個主要的能量中心(光索的連結與作用與你的「覺」的意識(那個狀態)相關聯),當你的意識層次及聚焦(專注力)不「在」的時候,就產生不了實際的療癒,所以你只會使用到「有意識到」、「有被牽引到」的那些光索。

        每個人從墜入人間開始,累積的個體的一連串持續性意識內涵(習性、生命經驗)等用「電磁密碼」的方式儲存在身體DNA之內,下載到這一生的身體載具;當戲服繳回時,人格我就會脫離物質身體而繼續存在著。

意識提升與身體量子化-關係與纏結


延伸閱讀

精神與意志:運動心靈之路

美妙的夜晚—1997Michael Jordan抱病轟下38分贏下爵士

麥克阿瑟 海明威

        麥克阿瑟說:「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好好活著。」海明威說:「如果你足夠勇敢,那麼你可以喝退死神。」自二戰以來,這是美國人最津津樂道的兩位硬漢。但在1997611日這個夜晚過後,Michael Jordan的名字加入到了這個行列。

籃球之神 麥可喬登 Michael Jordan

Michael Jordan抱病比賽
(圖說:這一幕,已成總決賽史上的經典)

        1997年總決賽第五場,Michael Jordan腸胃中毒,比賽中幾乎脫水,但最終,他還是拿下了38分,還是取得了勝利……。

        1997年總決賽的第5場有著卓然不群的意義——這一次,Jordan則展示了鋼鐵般的精神力。在Jordan6次奪冠之旅中,他毫不諱言1997年是最艱難的。甚至無法用艱難來形容。「我差點為此送了性命。

jordan的自傳
Jordan
在自傳中坦白。但Jordan並沒有死去,恰如麥克阿瑟所言,上帝獎賞了這個酷愛賭博和冒險的傢伙:第5次總冠軍,第5FMVP獎盃。

        19976月的鹽湖城,「幾乎是在燃燒」。這座全美最保守卻擁有最狂熱球迷的城市,為爵士隊的首次總決賽陷入癲狂。看起來,1997年應該是屬於他們的:斯托克頓在西區決賽絕殺火箭馬龍Jordan手中奪走常規賽MVP。但芝加哥人對此不以為然。在他們看來,馬龍的MVP,只不過是聯盟想要點新鮮感而已。Jordan本人對此的反映不冷不熱,卻自有一種霸道,「MVP只在總決賽裡才有點價值。」果然。他們相遇。當時最有實力和最努力的兩位球員在總決賽裡相遇。

        前4場,雙方打平——如果猶他人幹得好一些,譬如馬龍在第一場把那兩個該死的罰球送進籃筐,那麼爵士甚至應該31手握賽點,皮蓬的「郵差星期天不上班」也會成為笑話了。在第4場,爵士通過一波122收尾,逆轉取勝。因而,他們的信心已然爆棚。向來低調的馬龍也玩起了行為藝術,在第5戰前,他騎著最新版的哈雷摩托車前往主場球館,警車開道,民眾尖叫,恰似某國的要員出巡。而公牛這邊,氣氛怪異——最喜歡早早出現在賽前投籃訓練的23號一直沒有出現。

Michael Jordan 23
Michael Jordan

        他呆在更衣室裡,低頭蹙眉,憔悴得似乎瘦了一圈。而在之前一個晚上,他徹夜未眠。後來的報導說,他要了一份披薩,而這份「神秘的披薩」讓Jordan腸胃中毒。對此,Jordan從未正面確認過。在傳記中他的說法是,「我什麼也沒吃,凌晨三點就醒來,再也無法入睡,情緒很差,腸胃嚴重不適,我吃了一點藥,但症狀反而加重。出場比賽前,我一直在瞌睡,我把自個關在房間裡,拚命喝咖啡……

Phil Jackson Michael Jordan

        菲爾傑克遜敲開了房門,Michael,不要勉強,我們還可以回到芝加哥。

        「不,讓我上,能打幾秒鐘我就打幾秒鐘。

Jordan

        迎著鹽湖城特色的噓聲,Jordan被介紹出場,他的額頭明顯在冒虛汗,這讓噓聲更加肆無忌憚。Jordan的狀態,讓爵士隊更加有恃無恐。首節,Jordan只得到4分,爵士隊以2916領先了13分。每次暫停,Jordan都癱軟在板凳上,將頭深埋進雙膝,隊醫遞上毛巾,以及咖啡。「說實話,我們已經冒出這樣的念頭,『嘿,如果能去芝加哥偷到一場勝利,那麼我們就是冠軍了。』」爵士隊的拜倫拉塞爾說。

        第二節,爵士隊一度將分差拉大到了16——毫無疑問,只要他們再多得4分,那麼面對20分的巨大鴻溝,面對猶他球迷惡狠狠的挑釁,也許傑克遜、Jordan的公牛就會放棄,畢竟他們還有退路。但爵士在這一節中段突然短路,連續三次攻擊不中,加上馬龍吃到第三次犯規被迫離場,Jordan趁機接管局面,獨取17分,讓比賽回歸正常軌道。中場,更衣室裡,Jordan躺倒在地,差不多已經脫水,除了喝咖啡,隊醫們束手無策。「你從沒看過如此疲憊的Michael。你會覺得再讓他打比賽是一種殘忍。」史蒂夫科爾(現任勇士隊總教練)回憶說。但沒有人勸說Jordan,包括總教練菲爾傑克遜。更衣室裡一陣死寂。下半場,Jordan繼續出戰,「很多次,我都覺得我會昏死過去,眼冒金星。

jordan
Jordan

         但Jordan的大腦很清醒,他耍了個跟上半場一樣的花招——在第三節稍稍休整,在第四節手起刀落。第三節,他只得到兩分——但恰恰是這次上籃,讓公牛扳平比分。決戰第四節來臨。終場前1分多鐘,Jordan的單節11分,幫助球隊緊咬比分,8485。接下來的這次進攻,對於公牛關乎生死。Jordan在突破中被斯托克頓犯規,第一罰中,第二罰球磕前沿——接下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托尼庫科奇將球挑出,Jordan接到了這粒金子般的前場籃板——我們必須承認,很多人的特殊魔力是無法用常識解釋的。就譬如羅伯特霍利為什麼能恰好出現在2002年西部決賽第4場的弧頂以及2005年總決賽第5場的左側45度角位置,然後有球傳過來或者自動跑過來,完成匕首般的投籃。這個球在公牛球員間傳遞了幾次,然後回到弧頂的Jordan手中,Jordan又將它拋給背身單打霍納塞克的皮蓬手中。不出意外的話,皮蓬將通過這個明顯的「miss match」完成進攻,但詭異的是——拉塞爾竟然丟下Jordan過去包夾皮蓬。如是,Jordan的前面,寬闊如太平洋。作為史上最好的組織型小前鋒,皮蓬當然知道他接下來該怎麼做,將球還給Jordan,然後Jordan跳起,完成一個訓練般的三分,在他的巨大身形下,象徵性飛撲過來的斯托克頓,如此的孤獨淒惶。Jordan並不知道球進沒進,「當時我在打哆嗦,渾身發冷,我不清楚球去了哪裡。我快站不住了。」球去了籃筐裡——爵士落後3分,但15秒的時間足夠製造懸念。斯托克頓的突破幫助隊友追上兩分。但接下來,馬龍親手扼殺了懸念。在皮蓬接到底線發球時,馬龍並沒有立刻犯規,而是眼睜睜地看著皮蓬把球傳到前場,盧克朗利輕鬆灌籃,現場解說員在狂叫,「馬龍,你到底在幹嗎?」至於爵士主帥傑裡斯隆,已經口念「fxxk」四字經了。分差還是3分,但爵士只剩下6——斯托克頓未能讓西部決賽最後一刻的奇蹟再度光臨,未能阻止Jordan2713中席捲387個籃板5次助攻3次搶斷,以及「天王山」之勝。

虛脫的jordan

虛脫的jordan2

虛脫的jordan3

        在此之前的暫停裡,一幕經典瞬間誕生:近乎虛脫的Jordan倒在了皮蓬的懷裡,就像一個偉大的刺客完成了最後一樁心事後的如釋重負那是Jordan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他的虛弱,但這虛弱卻包裹著無與倫比的精神力。

        賽後,自然有無數的頌歌鋪陳而來。

「人類最該解剖的大腦,除了愛因斯坦,還有Jordan—Jordan。」《鹽湖城論壇報》。

Jordan的比賽,讓所有金牌編劇都啞口無言。」《芝加哥論壇報》。

……

        而賽後的Jordan,卻突然來了精神,在球場上揮起雙拳,對著麥克風滔滔不絕。回到更衣室,他接受了一針靜脈注射後,開始跟隊友們開起了笑話。一切恢復如常,像風暴離去的海洋。丹尼斯羅德曼走過來甕聲甕語地丟下一句,「Michael,你嚇到我了。


        心靈之路 — 人生最難跑的道路,不在地球的表面,是在每個人的內心。

當他在精神與體能的最極限 ,回頭牽起她的手的那一刻, 那個moment….。這樣的體驗,充滿了同理心與無我 ,有很美好的感受直接穿透心靈。 有些東西,比勝利更為可貴,而運動最終的內涵,不是情感層次而已,是無私自我昇華的情操,在那個激勵人心的片刻,人性被帶入昇華,這樣的結果,有著崇高的目的和正面的結果。

        越是深沈得傷痛,越能粹練出智慧; 越是煎熬的歷程,越能激發出意志。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