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讓悲傷終結。

       在亞拉姆語裡「哀悼( Mourning )」可以解釋為:悲傷、悲痛、痛苦、或痛惜。這些意義大多具有負面的含義,而且暗示了對「失去」的執著。然而,當專注於哀痛的價值時,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含義可以被表達出來。

        「淨化與釋放」的行為,和「悲傷與失去」的內在化相當不同。當一個人最初認清並經歷悲傷時,就如同苦難降臨了。起初是震驚,接著是沮喪,因此他轉向內在來承受情緒和精神上的創傷,這就是悲痛。

        當過程達到最後的誠服階段時,「哀悼」產生了。當他體會到接受與釋放,「哀悼」是那自然流露的淚水。在那種情況下,即使他已失去某些執著的人事物,「心」仍可以感受到生命的持續。一旦釋放了那些無法保留的人事物,他就痊癒了。透過釋放,這個人被賜福了。悲痛是執著於那已經失去的,而「哀悼」則是釋放的行為。當悲痛襲擊時,沒有人會覺得自己是被賜福的。我也從來不會建議這種事。然而,透過淨化、放下、和淚水的宣流來釋放悲傷,最終,痊癒將會發生。

        這個過程攸關任何一種事物的喪失,而不僅僅是指失去一個心愛的人。失去的可能是一個夢想,或是一個希望。甚至感覺童年悄悄的逝去,也會帶來一陣感傷,以紀念那份正被釋放的愛。這樣的淨化開展了一種空間,使得慶祝新浮現的生命階段成為可能。有時候也得承認生命裡一個職業或是角色的結束。釋放與紀念過去的一切,可能會有淚水,但也會有許多的門徑通向未來的可能性。“接受這個過程是美妙的療癒,並且可以帶來許多的賜福。

       「愛」有兩個部分「凝聚」與「釋放」。只有透過經歷和領會「愛」的兩個面向,生命才是完整的。「愛」的延伸、連結、和擁抱的面向是容易且令人喜悅的。釋放和說再見就困難多了。有些時候必須釋放所有人事物,在釋放的過程中,你放下執著,然後你再度變得完整。因此,你是受到祝福的。

       In Aramaic, ‘mourning’ could mean sorrow, grief, pain, or regret. Most of these meanings have negative connotations and suggest a clinging to loss. However, there is an even more important meaning that could be expressed only in a context which focused upon the value of mourning. I was referring to the act of purging and releasing. This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the internalizations of sorrow and loss. When a person first recognizes and experiences grief, it comes as an affliction. First there is shock, then depression, and so one turns within to suffer the emotional and spiritual wounds. This is grief. As the process completes itself in the latter stages of surrender, there is mourning. Mourning is the free flowing of tears as acceptance and releasing are experienced. In that state, the heart can perceive a continuity of life even though certain attachments have been lost. In letting go of that which cannot be retained, one heals. It is through releasing that one is blessed. Grieving is clinging to that which has been lost– mourning is the act of letting go. No one feels blessed at the onset of grief. Never would I suggest such a thing. Yet, in the releasing of grief through purging, relinquishing, and the flowing of tears, healing can occur at last. 

“This process is relevant to the loss of anything, not just the loss of a loved one. The loss could have been a dream or a hope. Even sensing childhood slip away could bring on a time of mourning to honor the love that is being released. Such purging opens a space in which to celebrate a newly emerging stage of life. There are also times to acknowledge the end of a career or role in life. In releasing and honoring what has been, there may be tears, but there will also be doors opening to future possibilities. “Accepting this process is great therapy and can result in many blessings.

This is because there are two parts to love—attaching and letting go. Only through living and understanding both phases of love is a being complete. The reaching, connecting, and embracing aspects of love are easy and joyful. Letting go and saying good-bye is a great deal more difficult. There is a time to release everything, and in releasing, you let go of the clinging, and you are made whole again. Thus you are blessed."

Love Without End


        生命之門被標錯了標籤,寫著「出口」的,其實是入口。而寫著「入口」的,其實是出口。生命中沒有死亡,死亡只是脫去這一生的戲服,這身載具,生命永恆不死、不生不滅、永恆不朽,死亡是把戲演完,戲服換掉而已,不用演戲了,不要跟身體認同。

        它們真正在那裡的目的是教導你、擴展你、啟發你和幫助你瞭解自己。人生僅僅是一個舞台,關係是戲碼,在這個時空的舞台上,為了圓融你與每一個靈魂的關係與學習,靈性進化是人生的最高獎勵,你的悟性得以施展,死亡幻像得以體驗。

        智慧是從人性進入神性的意識面紗 ,所有輪迴轉世的旅程裡獲取的情感彙集,它是當我們離開這個地方時能夠帶走的唯一的東西。每個靈魂帶走你「所是的」,從我們進入生命本質的旅程所獲取的所有情感。情感就是生命的一切。

        你沒有體驗過在內心糾結中面對她,你永遠不會知道所有這一切的感受。如果你不首先成為這個觀察者,使這些生命藍圖清晰,然後有意識地活出這個夢,你就永遠不會從情感上認知那些事情。 在一世又一世和一刻又一刻的生命之輪中,它已經變成為一個難以動搖的現實,以致於大多數的人已經變得恐懼不安,完全迷失在這個夢中。


生命,
以一個非凡的方法給你上了一大課;
它把你從輪迴、內疚、判斷和懲罰的困境中擺脫出來。
直到你,
熱愛和欣然接受你所做的一切,
以及領悟到它都是為了你的這一生「有意義的美好」,
你才能成為那些。

I love you neither with my heart Nor with my mind.
My heart might stop 
My mind can forget.
I love you with my soul because 
My soul never stops 
Or forgets.

— Rumi


淨化與釋放-讓愛終結傷痛


再見只是給那些以眼來愛的人準備的。 
對於用心和靈魂相愛的人來說,
沒有分離這樣的說法。

Goodbyes are only for those who love with their eyes. 
Because for those who love with heart and soul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eparation. 

— Rumi 魯米


年輕的生命 短暫停留又消逝
失去心愛的人 讓人悲痛至極
也許 似水年華就返回「天家」
理由只是 靈魂的選擇

美善的天使走過人間
她所選擇的短暫旅程
能走過這樣 滿溢愛的人生
而在另一端 無傷地出來 — With Love

從兔子洞走進去,就走進了另一世界;而另一個世界中可能也有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


♦ 資料來源

  • 圖片來源: in spirit 原創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延伸閱讀

活在當下是手指,活在永恆是月亮。

當「直覺」為正在展現的意識清出了一條道路, 美的里程碑使這成長中的意識專注於現實中永恆的事物, 然後真理就被發現了。「真理和美」兩者都是宇宙中永恆的事物,一個是啟示,另一個是展現。


        問:「不要活在當下,而是要活在永恆。可以說ㄧ下,怎樣才是活在永恆呢?如何活在永恆?」

        in spirit :「活在當下是手指(方便之法);活在永恆是月亮(方為究竟)。」過去心、未來心、現在心不可得,活在當下,也是一種執著(無法斷輪迴)。動物、石頭都活在當下,那麼它們不就都「成道了」。活在當下不等於斷輪迴(脫離輪迴),況且斷輪迴還「差一步」,還未與神合一。執著於活在當下,如同活在自己創造的實相,實相不等於真相(真理)。真相是:要活在永恆,不是活在當下永恆(源頭)。

  • 當你開始「不問問題」的時候。
  • 永恆之境是「自然走進去」的。
  • 身在娑婆,心在極樂(心可以在高次元)。


覺幻智

This place is a dream only a sleeper considers it real.
娑婆世界是幻夢之境。只有沉睡的人才會將夢境視為真實。

— Rumi 魯米

        沒有人能夠代你由夢中覺醒的,實際上,除了你以外,沒有一個人需要由夢中覺醒。

        有些量子物理學家已經明白了,「二元的存在」只是一個迷思,如果二元存在之境根本是個迷思的話,那麼,根本就沒有樹,也沒有這個宇宙了,除非有你在那兒知與覺,宇宙根本就不存在。按此邏輯推論下去,宇宙若不存在,那麼你也不存在於此了,若要維繫存在的幻相,你必須把那個一體做一些表面的分割,這正是你們一直在進行的伎倆,它純粹是一套花招而已。一體論在現代並不是什麼新奇的觀念,只是很少人追問下去:我究竟跟什麼玩意兒一體?能夠提出此問的,​​通常會說:「跟神一體」;接著卻由此引伸出錯誤的結論,認為那個神聖的根源創造了眼前的我和這個宇宙。

        事實不然。這個關鍵使得尋道者無法永恆證入神的境界,即使是已經悟入自性的佛陀。佛陀確實已經悟入那營造出二元世界的心性的本來面目了,他這一悟,超越了人類所有的存在層面,悟進了空性,跳脫時、空、形三界之外了。這是一體心境自然導向的境界,但它還沒有抵達神的境界。說實話,它帶到了一個盡頭,更好說,那是山窮水盡之後的新開始。我們至此便不難瞭解,為什麼堪稱為世上最具心理哲思的宗教,竟然絲毫不談神的問題,因為佛陀在世的那一段因緣,並沒有處理神的問題。

        當佛陀說:「我已悟道」時,是指他已經徹悟出,原來他並不是這虛幻世界的一份子而已,他是整個幻境的創造者。

        至此,這個營造出整個幻境的心,還需要向前再推一步,它必須徹底放棄「我」的存在而選擇神的存在境界。像佛陀已經證入這麼高境界的人,對神的境界當然會有驚鴻一瞥的經驗,很快就會悟入像 J 兄同等的境界了,但那是佛陀在另一世才成就的境界,我們活在世間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這些事的。許多證入與 J 兄類似境界的高人,在他們悟道的那一世通常沒沒無名, 但世界可能會在他的前幾世把他捧得神乎其神的,其實他那時可能根本還沒到那一境界。這種事情我們已經看多了。 在靈修上真有造詣的人,根本沒有興趣去做領導人物的,至於那些曝光率甚高的人,未必是真正的靈修導師。顯赫的名聲不過顯示出他們外向個性,或愛炫的特質罷了。

永恆就是「源頭」= 回歸(與神合一)

        葛瑞:那麼 J 兄又是怎樣悟入他與「祂」一體的?

        阿頓:這事我們會慢慢講到,上述的開場白,不過是給你一個整體的背景介紹,你才能瞭解他的言行事蹟。J 兄不能只悟出娑婆世界的空幻,還得悟出他 是個純粹的“靈”,他的存在與整個物質世界毫不相干。沒有人真正想知道這一人生真相的,因為它會激起潛意識中最深的恐懼,深恐轉眼失落了自己的個別身份,或是個人獨特的存在價值。

        葛瑞:我曾聽過 Deepak Chopra 對他的聽眾說:“我不在這兒。”你是指這類經驗嗎?

        阿頓:這位醫師只是個辯才無礙的聰明人。你對人生真相若缺乏整個的認知,只說「我不在這兒」,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當然,它至少也能把你引到正確的方向。我此刻所說的,不只是「我不在這兒」,而是連「自我感」都沒有了,不論從任何角度來講,既沒有個別的靈魂,也沒有印度的梵我,那都是對心靈的一種誤解而已,唯一的存在只是「祂」,真神。

        葛瑞:你是說,你不在這兒,你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心靈投射出來的二元磁波,顯示成某種特質存在,才好跟人溝通,就像電影一樣。你又說,很少人意識他們投胎人世的真正原因,對嗎?

        阿頓:你還真不錯!我說過,我們代表聖靈而來。大部分的人完全搞不清自己究竟是誰,怎麼混到這兒來的,你所說的只呈現出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不只我不存在,你也不存在,整個虛妄的娑婆世界都不存在。我們所謂的回歸實相,回歸「祂」,絕非故弄玄虛,你不可能同時擁有自己及「祂」,兩者是相互牴觸的,你必須選擇其一。但不急,因為人有的是時間,時間和是故弄玄虛的煙幕彈,我們會傳授給你 J 兄的一些教誨,教你如何出離娑婆。這確實不簡單,卻是可能做到的,聖靈不會給你一個行不通的出路。失去存在感的那種恐懼不時的衝擊著你,為此,我們才在此多繞了一些路,讓你看清,你真的只是放棄虛無而換得一切。但你還需要一些時日,一些經驗,才可能消化得了我們所說的這些話。

        葛瑞:是否可以這樣說:一體論,就像傳統宗教所說的,表面上你活在世界中,其實你心裡卻有兩種渾然不同的世界:真理的世界與幻覺的世界;唯有真理是真的,其餘的一切全然非真?

        阿頓:對,你這學生討人喜歡。即使在那傳統教義中,人們仍然犯了一個錯誤,以為幻覺世界是從真實世界裡生出來的。所以他們依舊想盡辦法把幻相合理化,而不肯徹底放棄;只要這個謬誤不除,你是無法切斷輪迴的。但人在潛意識中千方百計想要迴避神的存在這一實相,不管是假裝祂根本不存在,或是由這一體之境慢慢退化到二元的心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印度最偉大的吠陀哲 學(Veda)。 吠陀哲學原屬於一體論靈性學說,它主張梵(Brahman)是一切的一切, 除此之外,都是幻相,非真,虛無,空。僅此而已。商羯羅(Shankara)智慧 地把吠陀思想詮釋成「一體論」,那不是夠好了嗎?不!一千人中大概有九百 九十九個人不滿意這個答覆,後來才會衍生出違背經義卻大受歡迎的學派,糟蹋了那「一體不二」的形上理論,把它改造得面目全非,例如 Madvas 的學說,就想把“不地道的一體論”轉為“不地道的二元論”。

        我們發現印度的吠陀思想與 J 兄的教誨所遭受的命運極其相似,J 兄當初 也是傳授「純粹一體論」的,卻被世界詮釋成了二元論;吠陀原來也是一體學說,同樣被世界詮釋成了二元論。如今,世上兩大宗教都操縱在自衛性頗高的反動派(Reactionary)的強勢團體手中,兩派都費盡心思地爭取這個虛幻世 界中的人,一個宗教發展成金錢帝國的象徵,另一個宗教成了政權的象徵,隨 時跟另一個同它一樣又自衛又反動的鄰國掀起柱子核子大戰。 這些怪現象,對地球上的某些人來講尚可接受,但你無需如此委曲求全。

        一體論告訴你,你眼前所見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既然不是真的,你又如何論斷?你一論斷,不就把它當真了?但你又怎麼可能用論斷把那根本不存在之物弄假成真?它若真的不存在,你們幹嘛奪個你死我活?把某些東西捧得更神聖、更珍貴?為什麼你們會把人間的某一處看得比其它地方更重要?為什麼虛幻世界裡的林林總總被看得那麼嚴重?除非你已經賦予那幻相本來沒有也永遠不可能擁有的力量?為什麼某一事件或處境會帶給人那麼巨大的影響?除非你已經在那事件下開始你的造神運動了?為什麼你對西藏的關心遠超過其它地方?

        我知道一套說法,你聽不太進去,但不論你在世上採取什麼行動或不採取行動,原本沒有什麼大礙;只是,你的行動下面所懷的眼光與心態,則有很大的影響。當然,只要你的形體還活在這複雜的世界裡,不可能沒有現實上的顧慮,我們也無意忽略你在世上的需求。我們說過,聖靈沒有那麼笨!你目前既然已經覺得自己活在世界上了,那麼,有一種過日子的方法,能帶領你去做你這一生本來就想做的事情,只是,如今,你不再獨自去做了。你從未真正落單過,這才是你該學的課程。因此,我們並不要求你:不要那麼現實!別老顧著自己!我們只是告訴你,你的真正老闆不在這世界上但你也無須告訴任何你不是老闆,除非你想要如此;如果你想要成立公司,讓自己「像個」老闆,也無傷大雅。怎樣做對你最合適,聽從你的感覺,並且不妨對自己好一點。我們真正關心的是你的心態,而不是你外在的表現你遲早會發現的,不論你以什麼方式謀生,只是幫幻相中的你撐腰,這個了悟便能讓你不再繼續為幻相撐腰了。

        根據上述所言,你不難體會到,一體心境能逐漸培養出你反身質問自己的判斷與信念的能力。你現在可能瞭解了,並沒有主體或客 體的分別,只有一體。你目前還無法看清的是,那種一體論說穿了,只能算是「純粹一體論」的仿冒品而已,因為極少人能夠分辨得出「與心合一」的境界(此心很可能仍陷於天人分裂的幻覺中)和「與神合一」的境界有何不同。這顆心必須回歸於祂那源頭才行然而,「傳統一體論」仍是靈修的必經之道,你必須先學會沒有一物是跟另一物分開的,你也不可能跟任何東西分開的。  我先前稍微提過,量子物理學已經把這觀念闡述是相當清楚了,牛頓物理學主張客體存在於主體之外,且是一個真實而且個別之物;量子物理則證實了這一理念的謬誤,宇宙並非你們原先認定的樣子,狀似存在的個體其實都是出自相互指責上不可分的念頭。

        你的觀察本身都會引起此物「次原子」層次的變化,一切都存在你的心內,連你的身體都包 括在內。 佛教說得很正確,由心念幻化出紛紜萬象的心,其實只是 「一心」,而此心是全然超越時空幻相之外的。說到究竟,連這顆心本身都是幻的只有這一套學說是真的,一般人卻很難接受這種說法。 無庸贅言,如果只有一個「一體」的話,那麼其它狀似存在之物都成了虛構。它虛構得這般有模有樣,一定有它充分的理由(人類歷史上一直沒有在這理由上給人一個滿意的解釋,直到最近才有這類靈性訊息傳到地球上來)。因此,與其批評世界及萬物,你該反問自己,你當初是什麼動機而打造出這樣一個虛擬世界的?這樣對你可能更有幫助;或是反問自己,你現在該如何回應這一真相?這才是上智之舉。

        白莎:這一反問將我們引向 J 兄的教誨,他已經證悟了「純粹一體境界」、靈修的終點、最後的一站了。 你得記住,學習過程中的上述四種關鍵心境,各有作用, 你會向乒乓球一樣在它們之間來回彈跳,聖靈會一路指導你,將你帶回正路。就算一時陷入迷途,也彆氣餒,世上沒有一個人, 包括 J 兄在內,能保證不陷入誘惑的。想在世上表現得十全十美,這種迷思本身是自討苦吃,根本不必要;必要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隨時甘心接受糾正。好比飛機上的電腦導航裝置,每一分鐘都在調整飛行路線,聖靈也一直在糾正你,不論你外表上在忙什麼,不論你的悟境有多高。飛機會不斷偏離航線,經過不斷地修正,它終將抵達目的地的。因此,你也會抵達目的地的,這是註定的事,不論你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把事情搞砸的,真正的問題在於,你究竟還想受多久的苦?時候已經到了,你該開始學習「純粹一體論」思考了,即使你不會從一而終,但總該有個開始吧!你得開始學習 J 兄的思考方式,像他一樣聆聽聖靈的指導了。

—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當「直覺」為正在展現的意識清出了一條道路, 美的里程碑使這成長中的意識專注於現實中永恆的事物, 然後真理就被發現了。 「真理和美」兩者都是宇宙中永恆的事物,一個是啟示,另一個是展現。 雖然我說「永恆的事物」,我並不是指「固定的」。 我是指在任何情況裡,永遠都是可得的。

As intuition clears a pathway for unfolding consciousness, landmarks of beauty focus the growing consciousness upon constants of reality, and then truth is perceived. Truth and beauty are both constants of the universe , one of revelation and the other of manifestation. Although when I say ‘constant’, I do not mean ‘fixed’. I mean ever available in every situation!

— Love Without End



 ♦ 資料來源

  • Glenda Green, 2011.  Love Without End.
  • Gary R. Renard, 2003.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 其他內文與圖片來源: in spirit 原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