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什麼一直重複犯錯?

人為什麼一直重複犯錯?因為人的內在有干擾機制。

意識分為:表意識、潛意識、超意識

內在不斷繞圈子,內在的干擾機制

  1. 「表意識」:   是做決策者(國王)。
  2. 「潛意識」:→  左丞相  (記憶的重播、模式的重演)— 模式會一直重演 (唱片跳針),看到一個人會一直恨他(不由自主的),會把過去的重組。
    → 右丞相(靈感、直覺)
  3. 「超意識」 相當於聖靈,是右丞相兩者的一個中介 一個橋樑。

大腦的潛能與制約

  • 左腦(動態的):搞分裂的(微觀)→ 唱繞舌歌的高手(喋喋不休的),像陀螺一直轉,是說故事高手(還可以編故事)。這就是大腦的機制,為了不讓你「回家」  ,人就是被這個控制了。
  • 右腦(平靜的):是合一的(宏觀)腦袋壞了,靜下來那種安詳是多麼可貴。

        美國一位研究腦的科學家Jill Bolte Taylor (後來寫了這本書叫「奇蹟」),這位科學家當時中風,血管破掉了,所以他就失去了左腦的功能,剩下右腦讓她變得很單純,變得像小孩子一樣。他自己觀察自己(醫生變病人、病人變醫生),因腦中風讓「左腦壞掉了」, 只剩右腦(變得很單純)。就因為他的腦的受傷,沒辦法思考,所以很多煩惱都不見了!煩惱(想東想西想很多,這下沒得想了..),於是他經驗到一種開悟的經驗(平靜、寧靜、安詳、生命是一體的..沒有隔閡、沒有界限,與神合一那種狀態)。一段時間過後,慢慢腦的功能恢復,長新的血管(細胞),慢慢從「無知狀態」(很高空的狀態),從屬靈回到屬世的狀態,慢慢調適,現在是兩腦並用。這整個歷程寫了這本書叫做「奇蹟」,下面是Taylor在TED的演講

中文翻譯版


空無的狀態(那個狀態)


大我意識

        在三位一體(上主+聖靈+聖子)裡,我們是聖子(基督意識),所以在聖子之內有上主及聖靈可是因為我們的自性是被污染的,有左丞相(要污染我們),有右丞相(要淨化、指引我們)。

要怎麼做怎麼解決

        「我」的「表意識」做了一個決定(意願),跟右丞相(聖靈)連結,所以祂會帶我跟「祂」連結,把「祂」帶到左丞相..  讓左丞相這邊「空」掉了,類似電腦還在run(執行),要讓它當機,關起來了,那一顆不斷創造錯誤報表的大腦,就類似電腦中毒了,要先讓他全部格式化(空掉),空(零極限 = 歸零的意思),你的心必須歸零。

心法是: 零極限 = 歸零的意思

  • 歸零的技術;在「秘密」一書裡面沒有歸零(秘密是不斷的創造…創造,增多…增多…)
  • 「歸零」是淨空,這樣力量才進得來(空杯子才能裝東西)
  • 把不「是」的東西要空掉(佛陀用的方法

回歸神的療癒-零極限沒說的

佛陀:「空性用的是中觀

        空性用的是「中觀」→ 「觀照」就會達到「抽離」的效果 → 「抽離」就會達到「空性」。

♦ 耶穌用的是信託

        透過「信託」達到「空性」,一旦空了以後,這力量充滿了「原本雜染又空掉的空間」,於是「愛才會進來」。所以  由「空」來達到「愛」,因為「空」 才能夠接受那個「愛」。

觀察者 超越對錯-抽離的功夫


資料來源

  • 福長 X in spirit :此概念為福長口述,in spirit 內化整理與深度探討。
  • in spirit原創

延伸閱讀

量變與質變,轉化的九大階段

        是否覺得自己就像是個氣球,被灌了氣?你越變越大,已經膨脹成一個園鼓鼓的龐然大物,氣卻還是不斷地灌進來?直覺時代將是個人與社會在漸進卻又相當快速的轉化後的結果,而這轉化之旅將讓你經歷情緒與能量的煎熬,但最終將帶你到一個非常美妙的地方,探索個人振動的力量,讓你能夠成功地度過各個轉化階段,而且將學會發展出健康、有意識、對你和他人都有益處的敏感力。

內在視覺能力:一切都是feeling

♦ 為何看不清楚?

        對於「非視覺型」之初探者,看不清楚是很正常的。因為關係到:深度不同及第三眼之電路板有沒有通暢。

  1. 深度不同:進入「出神狀態(恍惚狀態)」透過靈魂出體(如到台視公司現場看節目),則視覺清晰度高,看得清楚。但要進入5,6級深度,且要把身體空掉,脫離肉體,一般人未受訓練很難辦到。且在此狀態下,已經無法流暢回答問題了。不進入"出神"恍惚狀態,保持覺知,有意識地進入潛意識,透過「頻道轉換」(如在家裡看到台視節目)則視覺清晰度不如前者,較看不清楚,但只進入2、3、4級深度,一般人容易達到,且可自在回答問題,故才能解決問題。
  2. 第三眼暢通程度不同:第三眼開啟者,松果體發達者,電路板越暢者,視覺敏銳者,則看得清晰(VR般的全相視覺),反之則否。(註)其實看得清不清楚,不是很重要,能夠解決問題,效果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閃息,不一定要看得清楚,一樣可以處理問題。一樣有好的效果,不見得要看得清楚才算數!只要有"訊息",便可運作能量,達到真正效果。

疑根擋住慧根-理性擋住悟性


神與你溝通的方式-靈感-啟示

♦ 延伸閱讀:

明心見性之路:開悟

「當你感到一種寧靜的歡愉,那是你正在接近真理」。
When you feel a peaceful joy, that’s when you are near truth.— 魯米(Rumi)

        連結後的隔天清晨,我睡的非常安穩、深層與充足,因此天剛亮就起床了,當我打開窗戶往外看,早晨樹葉上的露珠閃爍著吸引著我,我感覺到突然有一種寧靜,是的,是一種空無(VOID),使得我很安靜,我無法思考,甚至我的大腦停止了運轉,大腦空空的,無聲無息,好像有些長久以來的沈重在那時刻從「我」抽離出去,消失了,很難描述的一種全新的感覺!

雅云山莊窗外景致

「無知無覺」就這樣「不知不覺」的發生了!

        我進入了 一個從未有過的狀態,一種全然的寧靜、全然的平安的境地。而「連結」之前,對於生命的旅程,我很努力,我曾找過「基督補習班」,海K過聖經,也換過「佛陀保證班」,海K過佛經,更為了追尋生命的意義與真理,拜訪跪倒許多的大師。然而如此的追尋並沒有能讓我經驗到什麼是「依照這世界的本然的樣子去同意他」這種心境。(佟位常常講這一句話)。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一個工作坊換過一個工作坊,一個大師換過一個大師。追求昂貴的課程、宗教與大師並未能帶給我內在的寧靜,反而是更多疑惑、更大的衝突與自圓其說、無限上綱。

雅云山莊的連結空間

開悟,並不是你讀了許多的靈性書籍才開悟的,而是你的「頭腦開始打結了」。

依賴「內在的專注」來觸及它存在的奧秘,它揭露的真理。



意識七階-不同意識投射不同的世界


延伸閱讀

修行~關係是最好的道場

博納::一個人的個性決定了命運,從而決定了未來,這使我領悟到, 有道是,修行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原來是要先改變個性才能改變命運。

蒂娜::是的,有些人聽別人說光的能量運作可以改變命運,就去上 「光的課程」,但修了很久,敏銳度與覺知力是增強了,但只是用來覺察別人的錯誤,批評別人的不是,對自己內在恐懼、憤怒, 或操控等意識卻毫無覺知。課程只是增加他們的知識,但他們的個性與習氣卻沒有改變,當然也就無法改變命運了。而那些逐步看到自己需要改變之處,繼而提升與轉化的人,他們的路自然就 越走越寬廣,他們的生命自然就越來越安寧與祥和。

博納:這跟人家說唸經、唸佛、持咒可以轉化惡業,或實現某種願望的說法一樣。有些人念了千萬遍卻仍避不開因果的呈現,是因為內在的思想意識沒有因唸經、唸佛而凝定下來,並與諸佛菩薩 的心靈意識融合,當因果現前時,無法以較高的智慧來處理,自然化解不了惡運,還怪諸佛菩薩不幫忙。

蒂娜:然而,要隨時覺知自己,保持在較高層面的思想、意識中。 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隨時都可能跌落到小我的意識中。因此, 即使修到天使級次的人,仍然可能有一些未完全淨化的習氣浮現的時候。這時候,團體中的共修朋友的提醒就很重要了。這就是為什麼,好的修行伴侶是那麼的重要。 

— 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旅程

        當我們跟隨有生命力的人事物,我們就會向前邁進。  生命每天都會被創新,而意識會隨著新的生命火花而擴展。  這並不是說我們不該學習或是尊重傳統。  然而,我們無法藉由一個「後視鏡」有效的導航我們的生命。 當我們學習去重視生命變化和成長的潛力時,  透過採取主動接觸生命的方式,我們培養了真正的生活能力。人們沒有必要的在生命裡受苦受難, 人類的苦難~ 因為,他們努力的去保存沒有生命力的人事物,而不是跟隨有生命力的人事物。

— Love Without End

♦ ㄧ念無明:一念之差就,一念之轉。

一切皆「空」,惟「愛」是真。ego不破,再怎麼打坐、禪修正念技巧,都只是空有形式,並非究竟。就如同禪師修禪的故事,禪師坐禪要修到「空性」,但空性還是「少一步」。一個缽對禪師是「執著」,也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很放不下的」,每個人在意的東西都不同,但都是幻相。唯有當一個人淨化心性雜染,方能有足夠的自覺在無明中導航與前行,進而達到自在平安,了悟覺幻的境界。

所有的戰爭和人與人之間的衝突之所以會發生,正是源於對名稱的爭論。宗教的法們的偏見、排他,分別心,對於名相的執著,這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魯米在詩中通過寓言、比喻等方法告訴人們,「要超越任何對名稱的執著」。不論是一棵樹,還是一個太陽、一片海洋,都來自於「一個完人的智慧」,一旦缺少了這種智慧,人們就很難達到自心與神性合一的狀態。由此,我們可以想到,儘管修行門派各有不同,但正所謂殊途同歸,每一個修行者最終都要靠著覺悟心靈來實現生命境界的提升。詩歌里強調不要執著於名稱的不同,實則也在表達,不要執著於修行門派的不同,更不要因為見解上的不同而發生流血事件。可見,魯米是一位真正關愛世間生命的智者,對萬物的愛便是他所傳達的修行的核心。同時,魯米的詩歌中還著重表達了一個「非二元對立世界」的描述。他說,最好的禱告應該是這樣的:

「主啊,幫我們把兩個世界看成一個。」

世間為何會有如許多的爭端?魯米認為:「當我們經由慾望、憤怒或某個宗教自身利益的雙重眼光去看」就很容易將自己拖入到二元對立的執著之中。就好比,「一個被收買的法官分不清,誰是受害者」。當人們泯除了門派之間的成見,放下對於名相的執著,彼此成為愛人、伴侶、兄弟,便能從互相仇恨轉變成握手言和。「愛,是一無所需的品德」,魯米想說的,就是這個!

♦ 本質(Essence)與形式(Form):尊敬重要,還是鞠躬。

「心」出家(本質)vs  「身」出家(形式)修行與開悟 宗教門戶之見

查拉圖斯特拉下山了

小和尚_n.jpg

♦ 愚蠢的我

        從小,我就一直很愚蠢,「愚蠢」二字,好像是我的名字,是我的另一個名字。我一直喜歡這個名字,因為我並不知道「愚蠢」二字的真正意思,我祗是笑一笑。  事隔多年,我才知道件嚴重的事,就是:

        一個連愚蠢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是最大的愚蠢。

  有天,我去看一場名為「阿甘正傳」的電影,這是描寫一位智障兒的成功故事。 阿甘無法進入一般的小學就讀,小學的入學最低標準智商是八十,而阿甘才七十五,你知道我為什麼記得如此清楚嗎?

        因為我的智商是八十五!

        這真讓我捏了一把冷汗,我不知道智商八十以下是智障兒,直到我看了這場電影以後。我現在知道身為一個愚蠢的人,是很悲哀的。 人的一生中,智商是否一陳不變的呢? 很多人說「是的」,可是,它並沒有發生在我身上,在美國,我接受了一次的測驗,證實了這項謊言。 現在我發現了一個偉大的事實,就是:

        把人抓去做智商測驗,是天底下最大的愚蠢!

        你知道有種方法可以蒙騙智商測驗嗎?如果你知道,你就會知道智商測驗有多愚蠢,我痛恨智商測驗,因為它低估了人有無限的潛能,它扼殺了人類內在的創造力。身為台灣人的小孩是很悲哀的。  到小學畢業之前,我總是無法將一個國字填在作業簿上的框框裡,有六年的時間,我一直跟它在博鬨,這個框框非常的可怕,我常作夢夢見掉入這個框框裡,全身不能動彈。最後,老師總會在我的作業簿上,批上「丙」或「丁」的國字,在我的小腦袋瓜裡,我總是想不通,為何這兩個字比我寫的國字,還要大上好幾倍,而且還加上紅色的色彩。 我好羨慕可以批閱我們作業的老師,他們可以寫很大的字,用紅筆寫也不會被人說是「共匪」。 紅色代表濕黏黏的鮮血,一種很可怕的顏色。 畢業時,導師把我叫到他的面前,憂心地對我說:

        「你以後要作什麼?」

        我想他對我的前途一定很擔心,因為愚蠢的人,在社會上是很難生存的。 「我喜歡種菜!」  我很少思考,祗要腦子出現什麼,我就會講什麼。

「你要當農夫嗎?」

        「不!我祗喜歡種菜!」我很高興地回答他。

        我喜歡種菜可能是隔代遺傳,我的祖父就是農夫,他曾經教我種菜過,他是一個從不講話的人,不管你如何說他、講他、罵他,他祗是笑笑,他一生祗對我講過一句話,就是:

        「你又長高了」

        你不當農夫,種菜幹麼?難道你不想當愛因斯坦嗎?」

         「噢,愛因斯坦也是農夫嗎?」

        最後他很嚴肅地告誡我說:

        一個沒有胸懷大志的人是可悲的!

        為什麼個人要胸懷大志呢? 為什麼種菜的人一定是農夫呢?我的祖父種了許多年的菜,也改行去當公務員,當了公務員以後,還是在種菜,難道說農夫定要種菜嗎?我曾問我的祖父說?

        「種菜做什麼?」

        他祗會笑著對我說: 「你又長高了!」

        每當我想起「對牛彈琴」這句成語,我總會想起我的祖父,因為他有頭牛。 我想,我的祖父是可悲的,因為他沒有胸懷大志。 可是,你無法想像這位可悲的祖父,他的父親卻是當地最有名的漢醫。  

愚蠢者的轉捩點

          我帶著我的可悲進入了初中,當然,可悲裡面有愚蠢,你知道可悲加愚蠢是什麼嗎?那就是:

        「報告老師,我忘了!」

        有次,上物理課,忘了帶課本。

        「給我滾出去!」

        這是一句聽起來很熟悉的聲音。  我茫茫地望著她那冒火的鼻孔,她令我想起暴龍,我不知道為什麼她那麼生氣?我「滾」了出去,找到了那棵熟悉的大樹,爬了上去,聽小鳥唱歌。

         「下次還敢不敢?」

        我摸著被藤條打爛的屁股,一句話也不敢說。

        「物理老師叫你出去,你就真的出去了?你知不知道,她有多生氣嗎?」

        我不明白,老師不是教我們要遵從師長的指示去做嗎?她叫我出去,我不是出去了嗎?我想,我們的導師瘋了,他一定瘋了,不然他不會把我打的三天無法坐在椅子上。  我不僅忘了帶物理課本,我還忘了帶英文課本、國文課本,還有數學課本,對了,還有音樂課用的樂器。音樂是人類最大的悲哀,樂器是幫兇。 我們學校的音樂是全省有名的、每個學生都要有一種樂器,老師替我選了「木魚」,因為他認為我沒有一點音樂細胞,木魚的用處就是演奏中間停歇那一段時,就敲一下,以提醒別人要換段。有一次,全校音樂比賽,我竟然將木魚放在廁所裡,怎麼想也想不起來,我想少了木魚也是沒有關係的,畢竟木魚也不算是「樂器」,這是大家公認的,沒想到那次的比賽,大家才發現木魚的重要性, 可是,太晚了。

        以後我被尊稱為「小和尚」。  

        我想敲木魚的人一定是個愚蠢的人,這是我深信不疑的。  

        「小和尚」帶我走入了宗教,當然,小和尚裡面有愚蠢,愚蠢一直伴我到十九歲。

         「你想尋求智慧嗎?」

        有天,我看到了一份佛學夏令營的招生簡章。我報名了,當我報到的那天,我後悔了,因為那座佛教聖地充滿了一大堆愚蠢的人, 為什麼? 因為他們都在敲木魚!我想佛教定是個愚蠢的宗教,由他們所使用的樂器就可以知道了。 但是,我卻喜歡佛教,佛教的木魚、小和尚,對我而言,是多麼的熟悉。 報到的第二天,我在廁所碰到了一位敲木魚的比丘,他也在小便,他的小便姿勢很奇怪。 你有沒有發現,佛教的服裝設計是很不適合小便的,主要是前面沒有拉鍊的關係;更奇怪的是,很多女人穿褲子,前面竟然有拉鍊!

         「你知道生命那裹來的嗎?」

        小完了便,他問我這個奇怪的問題。

        「為什麼要來?為什麼要去?」 。

        我想到「種菜為什麼是農夫,農夫為什麼要種菜」這件往事,我從沒想過生命是那裹來的?也沒想過生命要從那裹去? 為什麼我不去想它呢?   

        因為一個愚蠢的人,怎麼有可能想那麼多呢?

        我是來尋求智慧的,如果我知道這個答案,就不用來這裡學習了。

        「噢!」他甚為驚訝,然後說:

        「你很有慧根!」

        我有慧根?想不到來此才兩天,就有了慧根,內心甚為法喜。2016-06-06_1310.png

        他想了一下,然後告訴我一個「老女人經」裡的故事,那是個關於生命那裹來的故事。  

        有位貧窮的老女人,來到佛的地方,向佛說:

        「我想問你個問題。」

 「很好!很好!」佛說。  

        「生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了呢?老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了呢?病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了呢?死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的了呢?物質、痛癢、思想、生死、意識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了呢? 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身體、心的感覺作用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了呢? 地、水、火、風、空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了呢?」 

        「很好!問的很好!  」

生沒有從什麼地方來,也沒有從什麼地方去。
老沒有從什麼地方來,也沒有從什麼地方去。
病沒有從什麼地方來,也沒有從什麼地方去。
死沒有從什麼地方來,也沒有從什麼地方去。

        其它的也是如此。所有的事物,包括物質與精神的,都是如此, 比如說,兩根木頭相攬碰,火跑出來了,並且燃燒著木頭,木頭燒光了,火就滅了。」  「所以火從什麼地方來,又從什麼地方去。」佛陀如是答。

        佛陀沒有回答老女人的問題,就像我沒有回答這位小完便的比丘一樣,不過,這其中有很大的不同。  你有沒有發現,在所有的禪宗的對話方式裡面幾乎是答非所問

        「如何是佛?」 有位出家人問良份禪師說。

        「麻三片!」良份禪師回答。

        這是不是答非所問?

         「什麼是「真過?」 有位出家人問無殷禪師。

        「我只懂得打鼓。」無殷禪師回答。

        「即心即佛,即不問,那如何是非心非佛非問呢?」又問。

        「我只懂得打鼓。」又答。

        「修證已經達成的人,來的時候,要如何接引他呢?」又問。

        「我只懂得打鼓。」又答。

        請問無殷禪師像不像阿甘?他是不是也答非所問。 答非所問算好的了,有些禪師還會揍人。

        「宇宙間的所有聲音,可以說是佛說法的聲音嗎?」有人問大同禪師。

        「是的。」大同禪師回答。

        依你這麼說,那麼放屁聲也是佛說法的聲音了?」又問。

        於是,大同禪師就揍那發問的人。 

        講髒話和講文雅的話都是第一義嗎?」又問。

        「是的。」大同禪師又回答。

         那麼,把禪師叫成驢子可以嗎?」 大同禪師又揍了那個人。

        這種禪師算是好的,還有種禪師會被保護動物協會抓起來的。 

        有天,南泉禪師看到他的兩個弟子在爭奪一隻貓, 南泉禪師就把貓抓起來說:

        「如果你們說對了,我就不斬這隻貓。」 

        結果沒有人能回答。 於是,南泉禪師就把貓斬成兩段。 

        我喜歡禪宗的對話,因為答非所問是一件很爽的事,它打破了我受教育的模式。

        有一個人,別人問他任何問題,他就會千篇一律地回答說:

        「我不告訴你!」

        結果有一次被計程車司機老大打一頓,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那司機老大問他:

        「請問先生你要去那裡?」 。

        佛教的名堂是很多的,我以為出家人是沒有什麼事做的,不僅有三跪九拜上山的名堂,還有清晨的早課、聽經、唸經…唯一的娛樂音樂就是梵暝。出家一點也不好玩,我發誓這輩子一定不要出家。在山上,有位皮膚黑黑胖胖的師父,他教我們「金剛經」的要義,其人幽默且風趣,時常喫喫地笑著,學員們都很喜歡他,他要我們想「空」是什麼 ? 很多學員佛學知識很豐富,很快就答了。 我卻愣在旁,因為我的腦子實在是「空空的」,不知如何去回答他,我的臉在發燙,因為我是唯一講不出來的人。  這位師父很高興地說:

        「“ 空 ”如果可以說的出來,就不是空了!

        這麼說,我是唯一答對的人喔? 我非常的感動! 因為十九年來,他是第一個不認為我是愚蠢的人。於是我皈依了他,皈依時,他給了我一個叫「慧然」的法名,我很喜歡這個名字。 這位師父,是我生中唯一皈依過的師父,二十年後,很多人都認識他。 臨走時,我向他合掌告別,他把他所著的兩本書放在我的手上, 他慈祥地對我說:

        「你很有慧根,要善用它。」  

        我下山了,感覺像查拉圖斯特拉。 2016-06-06_13081.png查拉圖斯特拉三十歲的時候,離開了家及小湖,他進入了山上。在那裡,他享受他的精神及孤寂、十年如一日,從不感覺厭倦。但,最後改變穿過他的心,一天清晨,當黎明破曉時,他站在太陽的面前, 對它說:

        「你這個偉大的星球,如果沒有被你照到的人們,你又有何幸福可言?」十年來,如果沒有我及我的一切,你將對你的照耀感到厭煩」

        查拉圖斯特拉下山了,忽然有老者,出現在他的面前,老者說:「對於這位流浪漢,我並不陌生,很多年前,他打從這裡經過,人們都稱他「查拉圖斯特拉,但他改變了。」

「查拉圖斯特拉變了,他變成了一個小孩,他現在已是個覺醒者了。」

        是的,我就是查拉圖斯特拉,一個愚蠢的查拉圖斯特拉,可是我並不知道。 從那日起,我變了,我開始嚴肅地思考著:

         生命是什麼?

— 生命是什麼? / 曾坤章 博士


♦ 延伸閱讀: 

 

皈心狀態(Centering) 新的聆聽層次

“ 頭腦與靈魂的關係是什麼?”

當一個人的心朝向匱乏, 他的頭腦就會加倍努力,想辦法賺錢。就生存壓力而言,這行為當然合乎邏輯, 但是它從未解決問題或改變基本的信念。這個人僅僅在奮鬥應付,或是在財務上變得有錢, 但卻延續著自己或別人的貧窮意識。

因此,他過度工作,以維持一種物質上的財富, 這控制了他的生活,但從未產生深層與真實的富裕感。他透過頭腦的努力所賺取的,只是「匱乏的補償」, 因為,頭腦只能解決邏輯或平衡的問題,但永遠不會是生命的疑惑。

“靈魂是你「愛、覺知、經驗、能力、記憶、情感、以及潛能」的不朽總和。

你的頭腦負責記錄與管理。 對你的存在而言,頭腦在這方面的能力是一項有用且重要的資產。頭腦是一個為了開發與應用你的智慧而設計的美好工具。但是它從未被設計為指揮者,而且非常明確的,頭腦並不是你智慧的來源。 頭腦沒有它自己的力量,而且它無法改變基本的狀況。

~ Love Without End


♦ 延伸閱讀:

從「有學」到「無學」

祂是一種feeling 啟示
當你不再不停地將這個世界歸入概念之中
你會感覺到在你的感知之下  有一個寧靜

當你感覺到你的感知之下的寧靜
你感覺到那個本質 也就是你內在的平靜時
你可以在萬事萬物中  感覺到那個本質

這是一種神祕的狀態 你無法在頭腦感知祂

若一個人想進入「存在」  在意識上躍進
他必須開始關切「超越學習層面」之上的事情
他必須看到比學習更有意義的東西
從「有學」到「無學」


就人類的潛能而言,「心」是你的磁性中心。你透過「心」吸引金剛微粒,然後用你的「愛」指揮它們。當足夠數量的人們開始瞭解並且啟用它時,整個人類的概念都將提升至超越「能量等同物力」的信條之上。面對足夠的愛時,物力就喪失了支配意識的能力。從那一刻開始,意識將會以驚人的速度甦醒。這改變將是非常強而有力的,就好像問題都在頃刻中獲得解答。

~Love Without End

意識七階-不同意識投射不同的世界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