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想要的吻 SOME KISS WE WANT

人間是「情」不是愛,這世間有愛,但愛不是來自於這個世界。於是愛自己、愛別人,一切牽扯的關係多是「枯井愛枯井」。這是沒有辦法完全契入「真愛」的原因。


有一個我們想要的吻 讓我們渴望一生,那是靈魂 對身體的輕觸。
There is some kiss we want with our whole lives, the touch of spirit on the body.

— 魯米 Rumi


個案記錄:愛之源:活出湧泉之愛

這泉水是溫熱的!瀑布-河流-湖泊

        每次聽到那種很神奇的體驗,我都很想體會看看那種感覺,前提當然是自己對那件事有微微的感應在。雖然每次都有所收穫,但並沒有那麼神奇。或許起初我也期待藉由in spirit 的連結能把我的空趕走,但後來我明白我不需要想著去填補那個空,當心中的湧泉出現時自然會滿溢出來。但何時會出現呢?似乎又落入另一種期待。

        其實是一步一腳印吧,我想。很多感覺都是微微的,也一下子有一下子沒有的,我試著讓自己順著走。上週先生帶我去一處野溪溫泉,沒想到那溫泉水竟豐沛到能形成一條瀑布落下來,那天我連呼吸都覺得很順暢,且突然間我對先生很感恩,一直以來的風風雨雨我都當做上輩子欠他的牽扯,但在我還清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已轉化成一守護者。回來後我的日子依舊,空還是在,只是我好像理解了瀑布會是個結果,只要能連結到源頭。

        我不知道我的泉水湧出了多少,但我常常覺得有些孤單。有時候想問 in spirit 點什麼,但我想的到的問題,其實我都知道答案。我看懂了我想懂的,就算有時侯有些模糊,順著心走也會漸漸的清晰。愛與感恩其實已經內化,在我眼中的人事物、我看見的是美好的部份。這兩三個月來我經歷了沒有刻意,卻被看見、被肯定、被表揚所伴隨而來的喜悅;也完成了一些曾經想做而未做的事,重新從心定位自己。

        我開始察覺自己好像能散發出一種微微的能量,一種可以安定的能量,這是我最近還不成熟的感覺。雖已經不再覺得空,就是覺得孤單,孤單會有些情緒的起伏,無法平靜。該是這樣嗎?每天睡前我都試著觀照自己,但我看不到什麼,只有不同顏色的光,不同形狀,飄來飄去。有時候好像有些剪影,但看不出什麼東西,看不了太久就睡著了。我開始紀錄我的夢境,只是我不常做夢,目前紀錄了3次比較特別的。

        其實我有很多感覺,很多明白,但無法說也不知道如何用文字表達,與人相處時,我看的懂別人問題的癥結,但我只是默默的觀察,給予一些提點,讚美與肯定。這跟與 in spirit 對話前的我已有所不同,以前我總是認為要表達出自己的想法才是對他人有幫助的,現在會先用心感覺一下,也在練習。我在路上嗎?孤單是因爲心還是枯竭嗎?

  • 2017.3.19       

        之前,我只是想解開我陷入的一段關係,沒想到 in spirit 引領我找到16歲就開始尋找的真理。當我漸漸的將回憶拼湊起來後,就明白了。其實我也還沒有什麼「祂力」的體會,只是 in spirit 說的我就去實行。翻一翻 in spirit 文章後有個小小的靈光,我決定跟自己對話,跟自己寫微信,把自己當作另一個人,當作祂一直說。

        後來翻到一篇說連結就像打電話要祈禱,但我對那樣的祈禱文很不習慣,覺得沒有溫度,就改用比較自在的方式說,到目前就這樣而已。沒有特別「連結」的感應,但我的孤單有比較紓解,原覺得找不到可以對話的人,現在好像也不是那麼…必要了。

        有些文章好深,我只能先撿我有辦法吸收的部份,其實都沒什麼太深刻的體驗,只是覺得明白,然後單純的相信,最後內化。我在猜,沒有像別人總有深刻體驗的原因,會不會是在我內心想找尋真愛與真理的那一刻開始,其實就有了連結?因為我回想過去的所有經驗,大部份是靠靈光跟感覺在跨越問題,我一直很相信潛意識裡有一個巨大的能量,只要相信自己可以,就能改變週遭的磁場,一種佛在我心中,我即是佛的概念。       

找到「真理」,然後呢?最近在想的問題…

  • 2017.3.22

        昨天讀了一篇說明內心藍圖的文章後,我明白了!我不知道這樣說是否正確,但其實我活在天命很久了,而祂也早已開始祂的工作很久了,只是我不知道原來祂一直跟我在一起。從我相信潛意識裡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時,我就感覺也體驗到這股能量在轉動我身邊的磁場。

        心想事成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是難事。我16歲接觸天主後就開始帶著愛找尋真理,這期間我一直在摸索與吸收,我探討過因果,前世今生,人生功課,然後我接觸佛法,妙法,唱題等,這其中都有讓我相信與內化的部份,但卻都不是我想找的真理,一直到我接觸人本心理學後才有了基本的輪廓。

        我想我應該是在那個階段開始轉化,那時候我33歲生完第二個小孩,我的生活開始一連串的挑戰。當時我對靈光的感應還沒有那麼明確,只是一個感覺。靠著前半段的信仰撐過很多衝突,直到有一次我遇到一件很棘手的問題,在毫無對策的情況下,突然浮出一個念頭告訴自己就先放著吧。

        大約一週之後我忽然來了個靈感,於是我開始鋪陳式的試驗,最後圓滿的將問題解決,那是我第一次嚐到心想事成的果實,有很大的成就感。爾後不管是在工作,家庭,教育,甚至生病時,我都是心中先放著一個期待的結果,但不做任何預設。

        慢慢地我腦袋中就有靈光出現,然後靠著直覺一步一步的達到心想事成。我想那段期間是我振動頻率最高的時候,每圓滿解決一個問題就處在一種滿足與喜悅的成就感中。一直到兩年前換的工作也是心中有一個想法開始醞釀到時機成熟時就水到渠成。現在的工作完全是我想要的,我心目中的老闆與主管,我得心應手的工作,優質的工作環境,任何工作或是所遇到的問題,我都不會害怕,因為我看的到真實。而我的家庭,小孩等等都達到一種平衡。

        所以我現在是在無病呻吟嗎?

        不是,去年前半年,我都還處在一個滿足的狀態,但奇怪的是35年沒再連絡過的小學同學突然間被聚集了,且發生了很多的碰撞,我解開了很多結,也相信大家有緣再遇見一定有些正向的互動。

        然後我陷入了一段關係,可是我心裡知道這段關係會出現一定有原因。大約兩個月的時間,我體驗到被愛到滿出來的感覺,然後再完全被掏空。很痛,我試著解,就在那段期間我遇見 in spirit ,然後我跟 in spirit 連結上。隨著時間我渡過了那個空,我用隨遇而安,順心而行的心情開始我自己的旅程,做一些我曾經想做的事,走了很多行腳,參與了國際志工。我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目標,想做什麼就去做,若條件不允許我就放著等對的時機。翻翻倉庫,慢慢的回憶起過往,漸漸明白原來這就是真理。

我還是想問,然後呢?

        先前參加日本森林的國際志工時,遇見一群小朋友(大學生)。因爲年紀差了一截,我就在思考自己該如何定位。最後我這樣紀錄著:整理森林的差事並不輕鬆,跟這群小朋友相處的過程,我總是默默的觀察,悄悄的從旁協助。

        在討論到天馬行空後,適時的出聲把重點整理;在交不出內容被質疑時,打點氣給點信心;在一堆用剩的食材中,變出最後一餐讓大家都能滿足的吃飽不浪費。若我的作用能發揮安定的力量,這趟旅程就有意義。後來我又連結到2位15年前的學生,這兩位都不在一般的社會制度裡。跟其中一個聊聊天後,他告訴我,或許遇見我會讓他有再一次蛻變的可能。這讓我又感覺到我好像有一種微微安定的能量。

然後呢?你是否會說祂會告訴我答案?為何我還是有些茫然?

  • 2017.6.27 

        是,我知道!我知道這一場重聚是在召喚我的靈魂,在清理我的烏雲,我知道當再遇見時啟動了我的真愛之旅,而在找到最後一塊拼圖後,我更知道之所以全然的投入這段關係,是在淨化我的靈魂,把我對世俗的愛,與對愛的期待短時間內全然釋出,然後不被回應是必然的,因為如果沒有這樣的體驗,無法了解非愛與真愛的差別,把心淨空重新裝愛,找到心的家,找到湧泉。我知道我開始走入天命,所以週遭的事接踵而來,我在這些事當中看懂每一個靈魂。

        我只是無法肯定的說出,我知道。現在,我知道。我感恩這過程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我說了心想說的話,因爲看懂而太直接,收到一些奇怪的回應。我該學習怎麼去應對或處理「知道」,目前還在摸索。


in spirit : 真愛的主旋律

        湧泉的心,是一個順暢的愛的旋律的旋律流動著。先愛祂是施受的因果律,當你的自由意志同意,神聖意志的力量就會湧入。於是祂的愛會流動到你的枯井,流到你的「祂的愛」來愛自己,再去愛他人,即是「愛之源」,「愛自己的第一步,要從源頭開始」

        人世間的愛會變得不圓滿,是因為沒有把祂(神性)的愛融入進來。人間是「情」不是愛,這世間有愛,但愛不是來自於這個世界。於是愛自己、愛別人…一切牽扯的關係,多是「枯井愛枯井」。這是沒有辦法完全契入「真愛」的原因。但愛祂很抽象(看不到),愛人很具體(看得到)?信心從哪裡來?挑戰在此。

        生命只有一個問題,你「源來是愛」而你感覺不到「你是愛」。你一直與祂連結著,未曾分離,只是你遺忘 了(ego蒙蔽越來越深)。你離開「家」太久,對祂太陌生了。對源頭的愛有深刻的體驗,是在「當一個人與他自己的「心」深深交流時,才會湧現。好像一道緊閉的心門開啟了」。你開始體驗到什麼是只透過「概念」了解關於祂,而非「直接經驗」祂。

♦ in spirit : 婚姻是形式,真愛才是本質

        活出真愛,是我們來到世上的唯一目的;而「真愛」就是「無條件的愛」。每個人的一生,都有意和無意在為自己進行一趟「真愛旅程」;而「關係」,是通往靈魂的橋樑,尋找湧泉的關係品質,是一趟尋找真愛的關係,探索自己也了解「真愛」,淨化非愛的烏雲方能活出湧泉的親密關係。每段關係的開始,讓靈魂開始自我的探索旅程,進而從關係迷霧中撥雲見日,明白真愛的本質。

        愛是與靈魂的連接,它流動的方式之一是經由形式(Love is the connection with spirit, and one way it flows is through form. 這就是魯米所讚美的極樂狀態,處於與神性相會的喜悅之中,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目的所在。真正地在這裡是榮耀的Truly being here is glorious.

        難道它不是這無言大地的隱秘意圖?
        它迫使戀人在一起,
        這樣,在他們無限的情感中,一切都有可能
        因喜悅而戰慄。
        這種大地與戀人共振的顫抖,就是「生命的過剩」
        (This resonant trembling of the earth with lovers, is the superabundance of being)



Although I may try to describe love,When I experience it, I am speechless.
縱然,我試著勾勒愛的輪廓,但一切的喧囂,隨著祂的現身,寂然止息。

— Rumi 魯米


掉入虛空其實是滿盈


資料來源

  • 個案分享文章,in spirit 引導記錄

延伸閱讀

關係的礙與愛

關係的本質為愛而非礙。在關係裡,是學習湧泉的愛自己,及彼此學習「無條件地愛著對方」;是一個不斷持續的學習過程,而非一蹴可幾。

        我們探討的關係,包含直接的親情、感情、友情,間接的例如父母關係的冷漠疏離 ,從小沒有一個好的範本 ,不知道如何去愛人 。關係的「本質」是愛,婚姻、男女朋友那些都是「形式」。心若「枯井」,縱然婚姻撐著也不幸福;心若「湧泉」,幸福圓滿。轉枯井為湧泉就好了。

        感情是通往靈魂的橋樑一個人認識愛,是由於過著沒有愛的生活;一個人藉著已經失落了愛,而找到愛;一個人失去了愛,即失去了自己;一個人藉由找到自己、尋找自己,而能找到愛;你的愛在哪裡,你也會在那裡。

在你的內在,有一口湧泉。不要拿著空水桶轉來轉去。」
 There is a fountain inside you. Don’t walk around with an empty bucket. 
— 魯米 Rumi

♦ 那山那人那狗  Postman in the Mountains

       1999年第19届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劇情在描述大多數台灣與中國傳統的家庭裡,從父親抱不動兒子時開始,父子之間的情感基調就逐漸定格成為微妙的克制與壓抑,子女進入年少不羈階段時,更是水火不相容地衝突了起來,隨著年紀增長,父母與兒女的表達及溝通持續的淡漠,感情上像是一個心靈薄紗,纏繞著一個心結,父母與子女「心與心的距離」越走越遠,互相礙著眼卻誰也不肯去解開它。

最難走的路不是崎嶇山路,是心路。

        電影「那山那人那狗  Postman in the Mountains」父子這段衣缽交接的旅程 ,猶如一趟儀式、轉動輪迴之輪一般,是一條平淡且崎嶇的山路,是父親往返了一生的心路。是兒子首次走入父親的生命,是父子的一條相知交心的心路,和解之路。

兒子背的動父親,就是兒子長大了。

        山丘路上,父親與兒子逐漸理解和包容了對方,當父親在兒子背上偷偷流淚的時候,當兒子無意識中喊出「爸我們走吧!」的時候,讓人柔腸百轉,淚濕眼眶。那是因為,在我們的心中,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愛的模樣」。我們也有這樣的一個父親、我們也是這樣的一個兒子。這條路越往前走,兒子的心就與父親的心漸漸靠近。父親即將退休離開大山的惆悵,卻也重新走進了兒子的內心。

最美的風景在「心靈」裡

        送信往返的旅程中,整潔碧綠的鄉村風光,飄渺優美的背景旋律,古典雅俗的湘西民居,整部影片唯美清新、溫情脈脈的feeling tone,像一篇含蓄、溫馨、唯美的詩,在光影旋律之間瀰漫的是濃得化不開的父子之情。整部影片,夫妻之情,郵差與山民之情,人與動物之情,人與自然之情。

        悅目的絲絲觸動人心。夜晚,靜謐得只聽得見蟲鳴旋律的山村,父親端坐在床邊望著熟睡中的兒子,輕輕地躺在他的身邊,這時,兒子在夢中無意識的把頭靠在父親的肩膀,而且把腿也壓在了父親的腿上,這讓我們憶起我們小時候的父親,原來我們的內心小孩,也渴望像小時候一樣,抱一抱父親,可是長大後,或許我們沒能做到,影片中的兒子卻做到了,即使那是在夢中。

完整電影連結:連結


♦ 有條件的愛,參雜生命雜質的愛

        在人間,是「情」不是愛。這個世界有愛,但愛不是來自這個世界。人世間的愛,是「有條件的愛」,愛有依賴(有雜質的愛),依賴如果不見就會痛苦,心是枯井。有許多的父母用「非愛」的方式,表達愛,強迫兒女好(因為我愛你,所以你要…),我為了你好,強迫你去(交織參雜著強烈情緒)。但也有的父母不一定會這樣對待子女,都因人而異,要看一個人的靈性進化程度到哪裡。

        弱勢是「依賴」(你聽我的,順從我,我就愛你);強勢是「操控」(你不聽我的,我就生氣,攻擊..)。有條件的愛,參雜生命雜質的愛。這也是構成娑婆世界,一切牽扯的關係與力量。然而,生命中這一切的劇情,是演戲,每一個人演出一幕幕精彩的真愛旅程。脫去這一生的戲服後,就告別娑婆,徒留遺憾就會當掉重修。

假我」若不存在,一切都成了愛。
  what is the quality of your relationship with real you

「假我」就像是魔幻大師,總是把潛意識裡的企圖,藏在五光十色的影像後面。

        電影「大法官」劇情平實但觸動心靈,讓我們的心被觸動也被滋養;心,是我們的學生,它學習愛。電影中的人,在走一趟歸心的愛的學習,也讓我們湧現來自於心靈的觸動,在關係中的每一個體會,讓自己的生命,從無意識地像一個受驚嚇的孩童,進化為有意識的覺知,以及開啟一連串療癒的過程。在關係裡,是學習湧泉的愛自己,及彼此學習「無條件地愛著對方」。WILLIE NELSON演唱的THE SCIENTIST片尾曲,搭配電影最後一幕的結束,特別觸動心靈。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No one ever said it would be this hard
Oh, take me back to the start

(電影「大法官」片尾曲:淚人的片尾曲(歌手:WILLIE NELSON “THE SCIENTIS")


延伸閱讀

當你的關係「改變和結束」的時候

        你的世界裡正有些怎麼樣的人?請環顧四周。你的朋友、生意合夥人及密友,是什麼樣的人呢?如果你很幸運,他們會是值得信賴、摯愛的和體貼的;他們騰出時間,想要給你最好的;他們願意妥協,跟你一樣寄望建立長久的密切關係,而且他們是能調適的、可溝通的、有生產力和有貢獻的。 另一方面,你周遭也可能圍繞著受傷的犧牲者、坐享其成者、責怪人的處罰者、隱瞞的不溝通者、或被動性攻擊的支配者。 你的世界現在有什麼樣的人,是有一個原因的。

        所有的關係(即使是看似棘手的關係)都是來自你靈魂的禮物,要幫你發現那些也許你無法獨自發掘的阻礙、才能和新方向。有些人與你興趣相投,肯定你的才能,幫你培養自信心。而有些人是催化劑,幫你學習你的人生功課。還有些人帶領你認識新構想和潛力。不過,也有些人跟你在一起可能只是為了樂趣,因為你們的靈魂喜歡待在一起。紛擾的關係會存在,是為了幫助你免除不健康的感覺習慣

        真愛是「有慈悲+有智慧」,但非愛常常用愛包裝「不是愛的」,讓人們在關係中誤以為「會痛的才是真愛」。不健康的感覺習慣因「無意識」的牽引,讓真愛偏離了「平衡的中心」。

關係中的真愛與非愛-淨化五種非愛-顯化一種真愛

你的世界有哪些人-性善性惡都是以偏概全-這世界是善惡交雜


        業力關係最初是無意識的、像催眠狀的,然後會常常感覺像待在一個隧道裡:你走不去,直到你出現在另一端了。你選擇了業力關係,想要進行下去,但它不太有趣。當它結束時,你搖搖頭說:「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關係的共振頻率就如同「兩個振動頻率相似的個人能量場」會創造關係,當某一方能量場的振動轉換時,關係就會改變,而且往往畫下句點。

        如果你的能量場的振動改變了,譬如在一次靈性突破之後就可能改變振動,那麼除非對方有一個相配合的突破,不然他們將再也無法出現在你的能量場中,而且可能消失無蹤。你也許就一筆勾銷,評論對方說:「他們令人厭煩。」或「因為某種原因,他們現在不喜歡我了」。於是朋友慢慢減少,而新朋友會突如其來地出現。當一段「業力時期」結束了,某一方能量場的振動也立刻改變,頓時引發關係形式的突然轉換。

        我的父母過去停留在一段充滿溝通問題和兩極化的婚姻裡。 雙方都不太快樂,但是他們的關係有那種「業力的特性」:「彼此允許藉著繼續在一起來補償對方」。我總是感覺我的父親必須對母親忠實,給予她很大的自由,而母親也必須允許這種作法,原諒他,對他慷慨大方。 儘管這段婚姻經常充滿緊張,我認為他們做得相當好了。 然而在一起49個年頭後,我的母親突然決定離開—在72歲的年紀!我不得不想知道:49年?為什麼是現在呢?話說回來,我在我的工作中太常看到這種情況了「當靈魂完成事情,事情就是完成了」。至於為什麼花費了那麼多時間,是無法解釋的;或許對靈魂來說,那沒有意義。 當某個無形的分水嶺達到了,某一方就會「跳脫跟舊有振動模式的協調與共振」, 於是,雙方的實相都迅速改變。

      “  往往跳脫的一方很快邁向他們的天命,諷刺的是, 另一方同時做了相同的決定,但是沒有「自覺」,反而常感覺像一個受害者。 ”

        瑞維跟他太太共同經商多年後,他開始追尋靈性道途。 他回到了印度,跟隨一位大師修道,研讀形上學和新物理學,為時代尖端的思想感到興奮。他太太則依舊遵循傳統,她的價值觀深植在家庭、物質保障和印度文化當中。儘管瑞維尊重這些事物,然而他需要有所超越,去找到一個新的身分認同。 他抱怨:「如果我太太對它有一些些的興趣,那麼我還可能繼續找出跟她有什麼共同點」!可是她認為他的「靈性焦點」荒唐可笑。他的文化程式設定他保持在某種角色,但是他的天堂頻率正把他帶往不同方向,使他變成一個新類型的人。 終於到了某一刻,他無法再忍受「內在的分裂」,因而提出離婚訴訟, 惹惱了每一位家人,為他自己招來惡名。 他為了「自身的進化」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很大,不過他清楚了解到,如果他不改變,會活不下去。

        我們都正在進化而成長的分水嶺往往在我們的關係,不論是私人的或職業上的,「進化或停滯的時期」變得最明顯而被認出。當一個人的「波」不再跟夥伴的「波」同步化,進入更高的頻率時,它會被立刻感覺到。如果彼此關係一向是「相對無意識的」,那麼「被拋在後頭」的一方可能生氣、指責、懲罰和控制,並嘗試強迫對方回到「舒適的舊模式」,或甚至傷害他們的身體。

        如果一段婚姻、家庭、友誼或商業關係能夠是流暢、坦誠和善與誠實的,那麼它的形式調整就會是和平的。如果靈魂彼此的目的不再契合,關係就會拆散,轉換到其他可能適當的形式。例如說,從婚姻轉為友誼;或者人們可以帶著感恩心,輕易地靜靜離去,進入完全不同的實相中。你確實不需要再對關係的結束感到震驚、沮喪或憤怒,因為雙方的靈魂一直都在參與決定關係的形式

~ FREQUENCY – The Power of Personal Vibration


業力與願力


關係的潛意識牽引-靈魂伴侶的關係模式

你們將學會 在你們的「人性」裡 認識你們的「神性」
It’s within your humanity that you will learn to recognize your divinity.



♦ 延伸閱讀:

 

量變與質變,轉化的九大階段

        是否覺得自己就像是個氣球,被灌了氣?你越變越大,已經膨脹成一個園鼓鼓的龐然大物,氣卻還是不斷地灌進來?直覺時代將是個人與社會在漸進卻又相當快速的轉化後的結果,而這轉化之旅將讓你經歷情緒與能量的煎熬,但最終將帶你到一個非常美妙的地方,探索個人振動的力量,讓你能夠成功地度過各個轉化階段,而且將學會發展出健康、有意識、對你和他人都有益處的敏感力。

讓你的心學會去愛

單純地說出     “心" 教你說的話
感恩每一個心的引領  給予你接受和愛的機會
讓你的心學會去愛
感恩他/她   這一切美好中都真心付出
感恩你自己   選擇去相信愛

湧泉之心與枯井之心


On Marraige 婚姻

愛不是佔有  不是條件  不是物質交換
愛的給予  是無條件的
愛是心靈的  給出去的是心
給出你的心  但不是互相綑綁

心 2 心  彼此不會互相綁住對方
關係 不是捆綁
愛只希望你們彼此同時成長.



關係的共振頻率-清除不健康感覺習慣

婚姻-靈魂伴侶-雙生火焰-神聖關係


♦ 延伸閱讀:

真愛的障礙

你內在自然的愛
已被世界提供給你的愛的字典
覆蓋了好多層
引起你恐懼的
就是你們對「愛」之定義

愛 一旦有了定義,就失去了它的力量。
如果一個人以其行為來定義愛,他取代了愛。

一個人認識愛是由過著沒有愛的生活,
一個人藉悟到他已失落了愛而找到愛。

一個人失去了愛,由於失去了自己。
一個人藉找到自己,甚至藉尋找自己而能找到愛。


♦ 延伸閱讀:

能量頻率的時代

        這是一個直覺時代、能量頻率的時代,創造及顯化不只是「吸引力法則」而已,物質豐盛是關乎你的靈魂的真正目標,是源自於你是誰 — 那是你個人振動頻率的延伸。靈魂就是用你的處境當作手段來創造經驗,幫助你學習人生的功課。

關係的共振頻率-清除不健康感覺習慣

        清除你此刻不健康的感覺習慣和負面思惟。只要任何現存的形式會妨礙你的新擴展就讓它消散。當你與他人的頻率不能共振、思維相異,先回歸自己的靈魂中心,寬恕和感恩能幫助你完成這個經驗,當你越能應用能量、契合你的天堂頻率,你不需要任何『意志力』去『得到』你想要的,因為下一個恰恰好的事物總是剛好出現。在這種心境中,創造和消散的過程帶著高度樂趣和天真的特色,而且因為輕鬆愉快,你可以自由去物質化各式各樣的經驗。你認為自己需要『吸引』物質豐盛,這想法就是有點過時的模型,
它帶著一些固有的誤解。

療癒心法(與祂同工、信靠交托之道)

  你吸引的事物會用到意志力,所以不論你使你的個人振動有多快樂,你會立刻中斷了對合一、愛、供應無缺的經驗,也體會不到宇宙如何總是各方共贏。當意志力浮現,小我就回來了,認為它正掌控一切,增強了孤立和困難的信念。這是靈魂的一次挫折,因為這微妙的固執已見意味著,你已經停止相信靈魂會正好帶來你所需要的。因此,能量被浪費在抗拒、推翻和試圖改變你擁有的事物,直到你充分瞭解為何你要的就在這裏,瞭解其存在原因的完美。

宇宙學~你所給出的將會加倍回來

認識頻率:從生活到活出最明亮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