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與心的距離,又走了千年、萬年

一位多年前的久別重逢。那個見面,像是做了一場久遠的夢。與她的初見面,尚未交談就能感覺到這個人很「靈」,是那種飄在空中、在人群中.容易讓人感覺「不存在」;若刻意讓她融入群,這會讓她感覺到「存在裡有迷失」,會感覺失去的真正的自己,若要她身在這個世界又是抽離的,她似乎無法與他人交流,顯得太特別與怪異,這樣的靈魂,很容易在地球挫折、不適應與迷路,但卻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