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摯愛的愛的懷中,回到你靈魂的根本。

        他說:「打在你身,痛在我心,打你是因為愛你」,這給我傳達了錯誤的愛的意義。所以多年來,我以為,愛就是傷害。於是我傷害了所有我愛的人,而且我以我傷害他們的程度,來衡量我愛他們的程度。

1 comment on “自私說:「我是自愛。」”

自私說:「我是自愛。」

自私,是一個貧乏的枯井,是抓水龍頭來對自己好;自愛,是源頭的通道冒出水源頭對自己好。這是唯一的差別,其他表面都一模一樣。所以人們的盲點在於自私用自愛偽裝、做包裝。


        人們的心,是凡人、是人性、是凡夫俗子。我們的心就有一個「貧乏的枯井」,為了讓貧乏枯井能夠一直有水、生存下去,我們要一直去抓水龍頭來灌入那口枯井,這叫做「貪愛」。貧乏的枯井才會有貪愛、有欲求、有執著,所以人就「這樣來過一生」。

        什麼是輪迴?輪迴是一個貧乏的枯井,不斷的換水龍頭的歷史,一個人輪迴一千世,一千世都在貧乏的枯井裡抓水龍頭,活在這樣的陷阱裡面,累世都沒辦法解脫,都會受苦,苦多於樂,快樂這麼短暫,痛苦是「刻骨銘心」,而且都帶到來世,每一世都在「上演同樣劇本」。

生命需要反轉

        「反轉」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法(治本),不斷換水龍頭是治標,主因是土石塞住了,把土石清理開、打通了,讓地下水源頭的水不斷的滿出來,這時候不再是一個貧乏的枯井,而成為「源頭的通道」,這些貧乏的枯井的現象就全部消除了,所以你的心就不再有空虛寂寞。

怎麼證明人的心是一個貧乏的枯井?

        當你的心靜下來,什麼事都沒做時,會感到空虛、寂寞、孤獨、孤單、孤立、孤僻、枯燥、乏味、單調、無聊、失落、匱乏、不足,證明你的心是枯井。但當你的心靈水源頭的水滿溢出來時,所有這些現象全部就消失了,這就是治本之道。心之井灌入滿滿的湧泉,這叫做「愛自己」(自愛)。

        這個時候「心平安了」,因為你找到源頭,已經有依靠,你的心就平安了,你不再有恐懼。這個時候你的愛叫做「真愛」而不是「貪愛」,是「無條件的愛」,而枯井是「有條件的愛」。心靈湧泉的愛滿出來的時候,你可以灌溉你自己,可以分享給別人、灌溉別人,愛自己才能夠愛別人。


「自私」與「自愛」這兩個(驢子跟馬)很容易混淆。

愛自己、做自己,自私偽裝成自愛。

讓你的心學會去愛

單純地說出     “心" 教你說的話
感恩每一個心的引領  給予你接受和愛的機會
讓你的心學會去愛
感恩他/她   這一切美好中都真心付出
感恩你自己   選擇去相信愛

湧泉之心與枯井之心


On Marraige 婚姻

愛不是佔有  不是條件  不是物質交換
愛的給予  是無條件的
愛是心靈的  給出去的是心
給出你的心  但不是互相綑綁

心 2 心  彼此不會互相綁住對方
關係 不是捆綁
愛只希望你們彼此同時成長.



關係的共振頻率-清除不健康感覺習慣

婚姻-靈魂伴侶-雙生火焰-神聖關係


♦ 延伸閱讀:

顯化真愛品質的媽媽(高中老師)

“「愛」是一位忠心且有耐心的母親, 她為了治癒和引導她焦躁不安的小孩,從未停止她的警覺心。”

“Love is a devoted and patient mother who never ceases in her vigilance to heal and redirect her restless, troubled child. ”

        從前有一位這樣的母親, 她嘗試過悉心照顧、感化、責罵、糾正教育、以及勸導。 但外在的一切都不管用。 她一直沒有放棄,甚至考慮把小孩安置於她兄弟的家中, 以便給她的兒子一個新的開始。

然後,有一個夜晚,當她祈禱,並且為那最後的「可能」靜心時, 她得到了一個令她吃驚的領悟。

        她發現自己是問題也是解答的一部分。

把她自己抽離而置身事外,等於是否決了一個他們雙方都需要的重要關係。 自從這個了悟和一夜的安眠之後,她重新提起精神來。

第二天早晨,她以一個「靈魂對靈魂」的擁抱喚醒她的兒子, 迥然不同於自兒子襁褓以來,他們曾經分享過的一切。 治癒於是展開了。”

There was such a mother who tried attention, affection, scolding, corrective education, and counseling. But nothing external worked. Never giving up, she went so far as to consider placing the child in her brothers family, giving her son a new start. Then one night, as she prayed and meditated upon that final possibility, a startling realization came to her. She saw that she was part of both the problem and the solution. To separate herself out would be to deny a vital connection they both needed. Refreshed from her realization and a good nights sleep she awakened her son the next morning with a soul to soul hug unlike anything they had shared since his infancy. The healing began. 

~ Love Without End

關係中的真愛與非愛-淨化五種非愛-顯化一種真愛

母親的名字是愛(靈魂對靈魂的對話)

關係:撥開通往靈魂橋樑的迷霧

“生活中的事件來來去去,空間配合一個特定目的之需求,
而時間只是一架織布機,編織著關係和次元空間的線。"

這世上的所有粒子
都在戀愛 並在尋找心上人
一切都參與其中
這就是存在的生命之舞

♦人世間一切牽扯的關係與力量

小我設計了一群對立的人以及團體,為娑婆世界編出了整套的歷史劇,保證每個關係都會以某種方式凸顯出這一分裂主題。唯有已從夢中清醒的人,分裂之念才算正式結束了。即使在世間的結合關係下,分裂依舊存在其間。小我為了確保分裂,營造出種種「特殊關係」。在二元對立的世界中,你有了「特殊的愛」與「特殊的恨」。到了這一地步,愛成了有揀擇性的,而非無所不包的愛了,因此,那已經不是愛,只是濫竽充數的「關係」而已。

關係是最好的道場

關係的源頭怎麼來的?如何讓靈魂引導你的關係層次?如何對你的伴侶表達靈魂的語言?為什麼你的親密關係總是在責怪或挑剔的習慣模式?如何化解「不自覺」且習慣固定的方法來對待彼此,以及處理不斷浮現的老問題?如何從你的內心深層發現關係的源頭?如何療掌控了你一生的不健康感覺習慣與信念?如何讓你有更深的洞察力去揭開「非愛關係」的錯覺面紗?

 2018-10-06-關係的天堂頻率


♦ 延伸閱讀:

靈魂暗夜:對身心失衡危機的建議

第八章:對身心失衡危機的建議
靈魂暗夜:行過生命幽谷的真實故事與靈訊 / 作者: 潘蜜拉‧克里柏

        根據自己罹患憂鬱症與精神病的親身經歷,我有一些建議要跟那些覺得自己也處於類似境地的人分享。這完全基於我自己的經歷,並不能取代醫生、精神病學專家或其他專家學者的建議。此外,我的建議主要針對那些對靈性成長感興趣、也因此閱讀此書的人。一般來說,從靈性角度看問題的人,也常常以不同的方式對待精神異常、憂鬱症及其他精神方面的病症。一言以蔽之,他們傾向以靈魂的目光看待這些症狀,不願將它們單純視為異常或疾病。對我來說,從靈魂的角度對待這些精神異常的症狀,使我受益匪淺。我認為,單純以神經生物學的科學方法診治這些症狀,是一種毫無必要的簡化(將精神降低為大腦的化學反應過程),有害無益。

此外,我也看到高度專注於靈性的人有時會完全忽略自己的身體。他們走向另一個極端精神並不受限於身體,反而是身體完全受控於精神。我覺得這與純科學的治療方法一樣,都是片面的。我如今的觀點是,精神病學的治療方法及藥物確實有一定的幫助。我們可以從多個不同層次對待精神失衡,尤其在嚴重失衡的情況下,身體層次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舉例而言,有個人滿腦子幻覺,以為自己是天使,不受限於時間與空間的物理法則。針對這個情況,一位全然專注於神經生物學的專家或許會說「很簡單,這個人腦部化學功能失常,因此產生幻覺。這和糖尿病或肝病一樣,都是身體層次的病症。」而單純從靈性角度來看,則可以這樣說「這些幻覺、妄想說明這個人高度敏感,具有超自然能力,比如通靈。他較高的幾個脈輪已經完全打開,因此與上天或者說地外次元建立了連結。他“看到”的事物中蘊含珍貴又真實的訊息,我們應該慎重考慮是否該將這一切單純視為精神異常的表現。我們不能用藥物磨掉這份非凡的天賦。」

你看,這兩個相互對立的觀點都片面地看待精神失衡的症狀。以前的我比較傾向第二種片面看法,對精神病學心存偏見,幾乎是無條件地選擇靈魂的視角。現在,我覺得過去的自己很天真,而比較傾向將兩者都納入考慮。如今的我認為,上述那位時有幻覺的人或許確實有憑藉直覺來「觀看」的寶貴能力,但對他來說,至關重要的是回歸自己的身體,腳踏實地安住肉身之中。達成這個目標的方法很多,精神病學使用的方法也是其中之一,不能將其排除在外。身患精神病性憂鬱症時,各種靈性方面的幫助在我身上都鍛羽而歸。我依然相信靈魂的存在,以及肉身雖會消亡但靈魂永存等,然而,那時我心中塞滿「我很壞」「我罪惡深重」等念頭,對各種靈性上的協助緊閉門扉,無論是靈性諮詢與治療,或是我自己進行的內在工作都是如此。完全陷入憂鬱症與精神病漩渦之前的幾個月,我尚能偶爾藉由與內在小孩、我的人格片段體、高我及約書亞建立連結,而走出低谷;但墜入漩渦之後,我失去了上述所有連結。我的內在逐漸石化,並因為「什麼都幫不了我」而灰心喪氣。回顧往事,那時我需要的是「另一種形式的幫助;確切地說,我需要身體層次的幫助,以重獲最基本的、安樂感至少可以睡幾l小時,大腦也能夠稍微安靜一下。而很有可能,只有精神科醫師、只有藥物,才能提供我這樣的幫助。

我已經陷得太深,其他方法對我都不再有用。我的頭腦已極度狂熱,完全失去控制,任何另類療法都無法幫助我。我腦中充滿對他人的不信任,以及消極悲觀的看法。如果傑瑞特買一束鮮花給我,我總想將它們踩得粉碎,因為我覺得這是他對我的嘲弄。而且,我也無法再面對鮮花的美,它們只是證明了我有多醜惡、多死氣沉沉。在這期間,接受按摩或其他療癒服務對我來說都是不可能的事。根據這些情況推測,住院及藥物治療對當時的我來說很可能是唯一的出路。如果你從未經歷精神上的嚴重失衡,可能很難想像處於這種境況的人,其思維方式是何等奇異、古怪與瘋狂。深陷其中時,這個人偶爾也會覺得自己不對勁,卻無力自拔。回首過往,我會給自己以下幾點建議。

♦ 認識到自己已經越過某條界線

精神異常者可能出現下列症狀,這些都是我親身經歷過的。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各種症狀,你可以藉由閱讀精神疾病手冊或諮詢專家以獲知全貌。這樣做的目的在於,當你越過某一底線時,可以及時意識到這一點。

♦ 關係妄想

認為任何事物都是一種提示或徵兆,都與自己有關。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一面鏡子或一個信號發生的一切皆因己而起,自己是始作俑者。執著地在一切事物中尋找徵兆及意義,且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即使因此變得筋疲力竭,亦無法停止。

♦ 偏執狂

極度不信任,認為人們所說所做的一切都帶有敵意,或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敢相信任何人,覺得一切的一切都針對自己而來、都隱藏著陰謀詭計。被害妄想症認為每個人都居心叵測,想要加害自己。

♦ 意念飛躍

思潮澎湃、聯想迅速,大腦異常清醒。這種清醒讓人很不舒服,是一種頑固不去的警醒。無法控制自己的想法,睡眠品質差,卻不覺得疲憊、困倦或遲鈍。根本無法暫停脫韁的思緒,稍微放鬆一下。

♦ 無知覺

覺得內心已死,完全麻木或石化。無法快樂起來,也不再哭泣。不再有情緒上的波動,甚至感受不到任何情緒。對自己感到異常陌生與疏遠,也覺得自己已與他人—那些富有生命力的人—完全隔絕。

♦ 欣快感

欣快感是躁狂症(躁狂型精神病)患者經常體驗到的極樂感,它與前面幾個症狀的區別在於,患者(最初)將其視為正面的感受。這與強烈的愛有得比。而且,你會彷彿開悟般,覺得自己可以洞察一切、理解一切。問題是,你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己,並逐漸失去與地球實相、與他人的連結。你飛得過高,結果無法輕柔、平穩地落地。真正的開悟不會使你脫離地球實相,而是幫助你更穩固地立足於社會,使你對他人變得更仁慈、更友善。

        如果你有上述(部分)症狀,請認真對待,及時尋求幫助。心理失調與精神異常,或是情緒低落與憂鬱症之間的界線並不是很明顯。什麼時候才算是精神異常?我認為,精神病學列舉的症狀會出現在許多人身上,只不過程度較輕,還不能算作異常。比如,許多人對他人的動機都持不信任態度;再比如,你認為某個人對你沒有好感,或者在背後說你壞話,而事實並非如此。不信任發展到極端,就是偏執性精神病,將所有人的行為一律看作對自己的攻擊。到了這種程度,就屬於精神異常的範疇了。可是,誰能確定兩者之間的界線究竟在哪裡?

再舉一個例子。許多靈修之人都相信「同步性」,彷彿「偶然」並不存在,所有事物之中總蘊含沂某個訊息。我想,宇宙有時確實會透過貌似「偶然」的事件向我們傳遞訊息,同步性確貴存在。儘管如此,我依然覺得靈修圈子裡的人有點過於看重同步性,認為街上撿到一塊錢,或六空巾飄浮著朵形狀特別的白雲,這些都不是偶然,都是宇宙傳送給我們的重要訊息。

如此的我認為,堅信一切事物之中都藏著重要訊息,這也是一種輕度的關係妄想症。這是一種一覺,因為你身邊發生的許多事與你並無任何關係,你在其中看到的「更廣泛的連繫」,其實H足一種錯覺。如果此類幻覺並不嚴重,倒也不會造成什麼危害。不過,假如真的罹患關係妄想症,不僅你自己深受其害,與他人的關係也會受到嚴重影響。可是,兩者之間的界線又在何處?

一、越

從哲學角度看,這條界線並不存在;從現實的角度看,它又確確實實地存在著。當你的生活變得一團糟,心中痛苦不堪,再也無法維持基本日常生活的運轉時,就在心理上越過了某一條界線。這時,至關重要的一點就是捫心自問「我是否有些精神異常?」這會幫助你看清自己到底處於何種境地。如果當時我對精神病性憂鬱症的若干症狀有所了解,或許就能認出它們,也因此可以少些怪異與羞恥感,或是早點尋求幫助。

二、尋求他人的幫助

請允許他人幫助你。如果你已經越過界線,便已置身困境。這時的你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己,甚至無法依靠自身力量走出泥沼。因此,尋求專家幫助是明智的選擇。即使你認為他們根本無法理解你或幫助你,也要放下羞恥、愧疚或驕傲,邁出尋求幫助的第一步。也許你覺得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會因此一落千丈,或是覺得難以跟他人談論自己那些極其可怕或怪異的想法與情緒,儘管如此,還是要尋求幫助。不這樣做,你可能會被禁錮在自己的地獄之中,陷入惡性循環,日益嚴重地受困於負面情緒,以及執著的想法或幻覺中。無論你有何種經歷,那都是「人性的一面」。這個世界上,有人與你有著類似的經歷,也有人對你的經歷與體驗有一定的知識與深刻理解,你確實能夠得到幫助。而尋求幫助的第一步,就是與他人分享自己正在經歷的一切。與精神異常者(躁狂症或憂鬱症)溝通的最大障礙之一是因為腦中的幻覺,他們為自己創造了一個封閉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他們認為自己對周遭事件做出的反應是唯一正確的,並透過有色眼鏡看待身邊發生的一切,比如堅信他人蔑視自己,或是認為自己最睿智,他人尚未發展到跟自己同等的意識程度等。他們對事實的詮釋如此「直線思維」,根本容不得任何形式的對立觀點。精神異常者往往堅定地認為自身觀點是正確的,完完全全生活在象牙塔中。如果你發現自己在觀察世界的過程中,狂熱地以某個僵化的模式詮釋所有事實,就要敢於承認這一點。認知與面對這一點需要堅強的勇氣與力量,然而,「我是對的」帶來的滿足感和「孤立隔絕」的痛苦比起來,完全相形見絀。因此,要敢於承認自己的執著,允許他人進入自己的世界。

三、對藥物治療持開放態度

對「身體狀況會影響精神狀態」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憂鬱症、躁狂症及精神病都不單純是精神層面的體驗,它們往往伴隨身體上的症狀,比如身體處於失調狀態或腦部化學失衡等。慢性睡眠障礙、精神過度緊張、吸毒或極其強烈的情緒都會嚴重影響大腦功能,甚至導致精神病、躁狂症或憂鬱症等。或許你認為自己的經歷獨一無二,也或許你覺得自己不同於所有人類,然而,腦部生物化學功能失常卻很可能是你那些極端情緒與想法的緣由之一。對醫生建議的藥物持開放態度,放下關於吃藥的教條與禁忌。靈修之人往往對傳統醫藥心存偏見。確實,我們無須對醫生建議的所有藥物點頭稱是,並高呼一聲「阿門」,在聆聽醫生建議時,也要尊重自己的理智與直覺。然而,這並不排除「經驗豐富的精神病學家能夠助你重建平衡」的可能性。

沒有人把吃藥當樂趣。抗憂鬱藥等精神藥品可能導致令人不適的副作用,長期服用鎮靜藥物則會上癮,但我認為,如果一個人明明有重度憂鬱症或嚴重的精神異常,卻因為可能的副作用而拒絕用藥,就是荒唐之舉。此外,靈修圈子裡常常有人說抗憂鬱藥物會抹平情緒,因此阻礙靈性成長,這也是不恰當的說法。想想看,有個人處於極端的精神危機之中,情緒嚴重失控,已經無力積極主動地自救,就像一個懸在峭壁上的人一樣隨時可能墜入深淵,摔得粉身碎骨,那麼,你會因為、他必須學著自己爬上來」而不肯伸出援救之手嗎?這實在很荒唐。藥物並非仙丹,它們往往只能解決一部分問題。走出精神錯亂的地獄後,從心理與靈性療癒的角度審視與面對自己的某些人生課題,當然是有益之舉。然而,深陷憂鬱症或精神病的漩渦時,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至少要保障日常生活中最低限度的休憩與安寧,以回歸地球生活。這往往以「恢復最基本的機能」為起點,諸如充足的睡眠、規律的飲食,以及在身體層面照顧自己。精神異常者的意識往往極度專注於頭腦,重新回歸身體則是康復的第」步,藥品可以針對這一點提供(暫時的)幫助。

— 靈魂暗夜 /  潘蜜拉‧克里柏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