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愛之名

        這是一個要求只要遠距療癒的個案(最適合她),並透過Line的引導來逐漸順流而行,也逐漸看到了自己的模樣,不再陷入衝突、不安等等,真實的「喜悅」,來自於發現「真愛」而來,而愛是妳之名。

記錄一 2016.09.04 晨7:30

        昨晚10點10分躺在床上準備接收遠距連結。沒想太多,只是躺著。過了幾分鐘似乎睡著了,約莫10分鐘之後清醒,留意著有什麼不一樣的發現。還沒發現,如常地想東想西,直到再次睡著。

紀錄二 2016.09.04 晚上7:21

        把注意力放在身體,就會發現熱感。雖然之前偶爾也有這種感受,但今天比較強。越專注在身體,感受越強烈,從手背開始,至手臂;腳背,然後膝蓋。越注意身體,越能擴展熱感的範圍,從一片到全身正面。第一回合只有到正面。下一回合,有意地想要擴展到背面,似乎慢慢地也可以達到。今天有意無意地試了好幾回。接下來,我希望擴展超過肩頸,全面放鬆。

in spirit 回應今天讓身體多休息,睡飽,喝乾淨水,吃清淡簡單。看看明天或後天再做一次。用你的直覺來敲時間。


記錄三 時間:2016.09.05

  1. 昨天您在記事本上的二篇NOTE,有特別要對我提醒什麼的嗎?我怕我錯過什麼。
  2. 我今天的心輪很不舒暢,因為昨天和家人間有爭執,到現在還很悶。我試著用自己的方法紓壓,但效果不滿意,甚至衍生出很多灰色想法,每次掉入這樣抑鬱的狀態中,都要很久才恢復,兩三天左右。很想把自己拉拔出來。因為,好像失去力氣。今天可以找時間遠距一次。

in spirit回應別擔心錯過,過了就過了。該來的就會「再來提醒你」。今天會晚一點,大約11左右我們再來確定時間,連結開始,就只是藉由單純的敘述進入「觀」,既然你已意願去穿越這些,就「再提醒」自己,面對,才有機會穿越。

        個案問:「面對自己的情緒?去『了解』為什麼自己那麼難過?」

in spirit 回應:參考這圖,看看你現在在哪裡。

量變到質變-臨界點

參考文章二:情緒是馬匹,你才是主人

參考文章三:「情緒」得憂鬱,「我」並沒有得憂鬱

情緒憂鬱 心的奇蹟 heart-miracle

 


紀錄四 2016.09.06 晚上6:37

        昨晚11:20第二次遠距連結,躺在床上,想像自己躺在沙灘上。三分鐘左右睡著了,一覺到天亮。今天白天刻意專注在身體,熱感就出現,一波一波佈滿手腳四肢,然後又一波波出現在身體正面部和背部。今天一出現就是大範圍,擴展的速度也比較快。


記錄五 2016.09.07

        很容易被親人的激動情緒所影響,那是一種受到「驚嚇」的感覺。今天就是這樣。 胸口好難過呀!很想逃走。但又無力行動。很難熬!想找個地方吼一下,把胸口的一團氣釋放。試著紓壓,好一些。

        今天沒有應朋友的邀約參加活動,雖然活動地點就在附近,用走的就到。雖然我知道去做點不一樣的事會好些。但,沒動力出門。朋友在活動結束後親自來社區看我。聊一些有創意的主題,感受好些。又看了in spirit前天傳來的內容,今天沒法靜下心,看得很不真切,不知道自己處在哪裏。很羨慕賴小姐的「去憂鬱」狀態喔!謝謝in spirit的連結。前天的記事本上有留言喔!我是「連結」到親人的能量了,題外話,in spirit 的這篇文章引起我的興趣:沈睡的大腦,打開意識的面紗

        蒙住眼睛也可以看得到光….。比如說手上握著一張紙牌或一本書,矇住雙眼,意識的焦點放在紙牌或書上,那張紙牌或書的內容就會以全相圖的方式出現在此人面前,而被讀取到,所以說人有無限的潛能。四年前,我想要為少年人做「大腦開發」的實驗,但是礙於設備和場地,一直沒有做。因為要使用腦波音樂加上混音器,要放很大聲以產生振動,需要隔音場地。(我知道坊間有這樣的課。)

        之後買了很多器材做實驗,想藉由光或體感振動替代聲音,後來都沒有實現。還有,我那時認為,要開發大人的大腦潛能可能很難。 看了網站上這篇文章~ 如何進化意識(開啟大腦潛能)?我似乎看到另一個方法、另一種可能。我應該要先開發我自己的大腦。

in spirit回應今天試試看,連結前打電話(祈請),不管你有沒有體驗過,甚至理解與否,這都是其次,試試看。方式:讓心說話,不是頭腦。下面的祈請文,不見得要一樣,你若能體會到文字的「心頻率」,就按照自己的方式在心裡說出來,是最能連結高層的力量的。

        祈請感謝文:神聖光明世界的神性導師;在此祈請與感恩您們的祝福;感恩您們的療癒之光;一直在淨化我與家人的身體與靈魂;感恩您們在我的生命中不斷的引導我;讓我越來越懂得真愛與寬恕;若過去累世因為我的無知無明;意願在此祈求寬恕以及被療癒。這一切,都是為了萬事萬物的最大善意而來;我意願信靠交託,感恩領受。一切交託給神聖光明的療癒團隊。

        祈請文的內容,只是形式(form),是邀請(習慣打電話),方便你逐漸融入"經驗"這力量的存在覺受也無須每次連結都打一次或講這麼多。形式熟悉了,自己就可以依隨心,而後將形式破除,安於心(essence)就好。如同人們先需要一個境界,進入後,境界也不需要了。體會看看,不同時刻都回來體會看看。內化在你心中,形式不次重點。本質是:你有沒有對自己真心?然後,就可以躺好。

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你之內

 滋養心參考

  1. 愛的模樣
  2. 愛如何帶來「奇蹟」
  3. 愛的心靈感應

♦ 記錄六 2016.09.08 晚上08:03

        昨晚10點40分,第三次遠距連結。在心中唸完「祈請感謝文」,躺下接收連結。五分鐘後睡著。一夜好睡。「好睡」是對照以前的睡睡醒醒、天未亮就睜眼發呆的狀況。    白天,有時不經意地發現前手臂飄來熱感。站或坐著比較容易分辨這突來的片熱。刻意去躺著,看看是否也能尋著這種熱,有的,不一會兒就延展到全身,然後,發現鼻子通了。哈! 原來並不知道自己的鼻子是不通的。


♦ 記錄七 2016.09.19

(一) 「給予」和「接受」

        遇到一個可以依賴的人固然是件好事,但是相處久了,自己就發懶了。可以做到的事也少做了,變得愈來越被動了、忘了自己的本事。也想為那位「可以依賴」的人做點事、有點貢獻,但都接收到「不用、不用」的回應。也許對方真的不需要,也許是好強,顧著面子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被拒絕多次之後,覺得對方反正也不需要這些照顧,就習慣地「接受」就好了。 但是,時日久了,對方就開始攻擊、抱怨沒人體貼,做得這麼多也沒得到相對的回饋!然後,這樣的模式,繼續重複著。「被依賴的人」不願意放手,「依賴的人」無法掙脫,動力漸失、本事漸弱。再後來,發現那個被依賴的人,其實很需要別人「對他依賴」。

(二) 可不可以「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快樂?

        當心情好的時候,當自己的「心」夠強的時候,就不容易被旁人的態度所左右,那些都會變得微不足道,哪來的什麼殺傷力!就如同,當身體的免疫力夠強的時候,不容易感染別人的疾病。那,怎麼樣才會讓心情好呢?曾經歷過平靜和喜悅,那種不需要理由就有的好心情。也曾經歷過「做了很多努力」還是開心不起來的狀況。二十幾歲開始追夢,一個夢實現了,沒有快樂很久,又開始追另一個夢,沒開心多久又追逐另一個,後來,大部分的夢都實現了,突然不知道要做什麼。

        再後來,過著「看似自由」,但是「心沒有著落」的日子。 前陣子,in spirit分享了一篇「質變與量變」要我「看看你在哪裡?」其中有一段話,讓我心情好些,「放下了一切掙扎去接受你所需要的經歷,那麼你的身體的頻率、情緒的頻率及心智的頻率都會提升。」

        然後,因為繼續經歷事件,情緒還是會起伏。怎樣才能「連結」到平靜和喜悅呢?可以不需要條件、不需要太多「怎麼做」的知識、不需要練習就能達到平靜和喜悅嗎?

in spirit 回應真實的「喜悅」,來自於發現「真愛」而來,這一篇體會看看:真愛是什麼?

給愛貞

愛貞-愛是你之名


♦ 記錄八 2016.09.27

        今天在網站上看到十月份分享會的訊息。我想問同位,我是否也可以報名參加?當我寫下以上的問句時,我同時在心裡問我自己,我會上台北去嗎?即使我知道那地點;即使我那天有空;即使我上線報名,我對自己是否會出門感到很沒有信心。有時,我告訴自己,去吧!出門去吧!但是事到臨頭,我很怕自己出不了門,到時愧對主辦人。很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但是 暫時 拿自己沒辦法。其實我很謝謝in spirit提供了這個利用「LINE」來連結的方式。怎麼就知道我適合這個模式呢!


♦ 記錄九 2016.10.02

        今天,一樣的早晨,一樣的賴床,起來後心情卻不錯,有那麼一瞬間,心中生出一絲絲的幸福感。 雖然曇花一現,但也很難得,很少有這種感受。最近,情緒不容易被攪動。

  1. 一位相識二、三十年的學姐在LINE裡面責備我,說我知道她母親過世的消息之後竟然「反應就這樣? 這樣算是好朋友嗎?…」我看了有點被嚇到,但不像以往的震驚,我本想要辯駁,但只回了她「臣~惶恐…」,本來還要加一句「臣~罪該萬死!」 哈! 不想鬧她~
  2. 我將精心研究的上課內容和老姊分享,她劈頭就否定我所提供的訊息、強烈不以為然,我腦袋裡面一直重播她所使用的字句,但是情緒沒有燒起來,很淡,沒有以往的氣憤~
  3. 颱風假,大多飲食店都歇業,我告訴我先生,剛剛外出時看到「漂亮老闆娘」的自助餐店有營業,午睡起來的他,匆匆聽取了我的報告。晚餐時間,他將車駛往「嚴肅老闆娘」的路線,我說,我們應該是要去 「漂亮老闆娘」那兒,結果他開始振振有詞地,說他明明聽我說我打電話問過嚴肅老闆娘,確認她有開店,所以才把車開向那條路的,為什麼我不把話說清楚、亂報軍情。老天爺,他還加油添醋,我什麼時候說我打過電話啦。唉!真是冤枉!但我不似以往的據理力爭,只覺得怎麼這麼離譜。他~說著說著,沒聽到回應,突然覺得沒意思,有點尷尬,好像領悟到什麼。

        曾經想要幫助別人,但是因為太投入,反而使得自己需要「被幫助」,當自己撐不住的時候,就覺得,其實這個過程很難過,不好玩。如果一定要這樣走過一遍痛苦才能幫助別人,其實也很殘忍。但是,已經經歷過,就不忍別人痛苦,還是會希望自己夠強壯時可以拉別人一把,否則枉費那些經驗。

in spirit 回應因為自己經驗過「痛苦」,而能感同身受他人的苦,也很苦。並且要由「空」融入「愛」。

 

喝醉酒的人-愛貞

個案記錄


♦ 記錄十 2016.10.13

        最近心情比較好,家人也感覺得出來。似乎是「連結」之後漸漸發生的。雖然沒有發生什麼特別值得高興的事。但是內心比較輕鬆。看到鏡子裡的自己,比較順眼。

in spirit 回應:當「恐懼」來了,所有的人一轟而散。只剩下「愛」留了下來。妳的「愛」在哪裡,妳也會在那裡。在靈魂對靈魂的關係裡,你的家人都是「你自己」,你是個「女兒」、也是個「母親」,你是個「母親」、也是個「女兒」,這只是你的人生大戲的劇情,戲是「假的」,「演員」才是真的(這個你),那些feeling要讓你學什麼?鏡子是中性的(感謝自己有片刻的心,如明鏡)鏡子只會「如實反映」真實的你。

被愛包圍


♦ 記錄十一 2016.10.16

        最近,胸口比較舒暢,和朋友在一起,話匣子也很開。「放鬆」對我來說很不容易。很多人都在提倡「靜坐」,原因是靜坐可以達到身心放鬆的狀態;我也經常靜坐。但是對我來說,連靜坐都會讓我肩頸緊繃,我很難做到「放鬆」。不知我是不是太在意我有沒有做好「靜坐」這件事!十多年前就開始利用催眠音樂幫助入眠。有一次花錢去體驗催眠,但是因為我無法放鬆,折騰了很久,沒能進入催眠狀態,催眠老師也很挫折,就把錢退給我。

        不知我是不是太在意能否做好催眠這件事!我練氣功時,老師說了好幾次我的肩膀沒放鬆,不知我是不是太在意有沒有做對那個招式。生活中沒有誰要求我一定要把事情做多好,我逼自己的。我經常找人鬆筋調理、推拿,也經常忍受著類似落枕的僵硬。現在,就在我打字的同時,我不斷的轉動著我的脖子。

in spirit 回應你的身體不會有問題。除非你腦子裡有未解的念頭或情緒能量。別再錯怪身體,料理身體了。


♦ 記錄十二 2016.11.01

        腦袋常常在擬一個新的工作計畫,甚至動筆寫下大綱或細節,那時候心裡就會很熱,因為有工作的畫面,感覺很真,但是,沒多久這計畫又從腦袋消失,還沒執行就消失了。一個接一個,出現又消失。

        有人個性開朗,天生的。這樣的人,單純、幸福。有人愛煩惱,那是一種習慣。當第一順位的煩惱解決了之後,第二順位的煩惱接手佔據心中。我偏向第二種,我不喜歡這樣耶!有一天,我突然想著,我不想再把焦點放在療癒自己了。或者,我就倒過來操作「去療癒他人」;有沒有可能「療癒了別人,也就療癒了自己?」


♦ 記錄十三 2016.11.24

        天氣陰雨;內心清朗,晨起,有一絲絲喜悅的感受。與家人相處,愈來愈多的傾聽、接納,接納他本來的樣子、接受他對我的好。眾人相處,愈來愈看懂在場朋友的互動或衝突,是表現真實,還是求認同、或是虛張聲勢,沒有批判論斷,多了同理、慈悲和接受。在朋友身上,也會看到一些自己的模樣。對於自己,也試著去接受自認的不完美。放過自己!

我對朋友說:「我不好意思麻煩你!」
朋友回我:「你不麻煩我的的時候,我正在被別人麻煩著。」
我總認為 「求助」是脆弱的表現,很沒面子。
當放下「面子」的時候,很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