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 天使們互相看見對方的方法

當你面對世間的關係時,不論特殊之愛或特殊之恨,全都一樣,切記別再擔心對方是否愛你,你只管去愛他們就成了。他們怎樣看待你,一點都不重要,你只需活出那愛,就那麼簡單,愛會成為你對自己的感覺。


Healing Stories 個案分享:真愛,一種沒有對象的愛。

意願及期望

        我想了解自己的感情關係模式,我一直在找尋自己的靈魂伴侶,也隱約明白是自己渴求愛的執念擋住了真愛,讓我自己與伴侶的情感關係,總是在責怪或挑剔的循環模式,「不自覺」且習慣以固定的方法來對待彼此。我想處理不斷浮現的老問題,提升更高的洞察力去揭開愛的錯覺面紗,期望能從內心深層發現關係的源頭,能療癒這個掌控了我一生的不健康感覺習慣與執念。

調檔案參考

        個案在人間轉世的學習,扮演過被誣陷殺害的將軍,因而失去熱忱。也演過懶散的出家人英勇的印地安勇士、日本武士。曾在蠻荒早期基督教派及八千年前的西藏修行過,於是此生很喜歡專研修行的方法。對塔羅牌卡、精油、彩油各種修行方法比較不感興趣,原因是「過去世」都玩過了(年老靈特徵:根基高、無師自通、圓覺..)。

        現在專注於心法。雖然這一世很想打開第三眼,但有負面的能量讓自己很害怕。因打開看到的光,看到前世的情境,對於「尋找靈魂伴侶」及「此生是來遊戲人間」的信念,是自己創造的實相,而非真相

        在關係的基調:「孤單」及「關係依賴」,過去幾世的母女關係觸礁,這一世變成男女關係來重考,這不只一世壓抑的情緒,要找到對於孤單及人際關係不協調的兩個重要的基調。


Q:每個人有幾個靈魂伴侶?我以爲靈魂伴侶是有特別多業力?為什麼他是我的「次人格」?

        in spirit:「人性關係」轉「神性關係」;「業力伴侶」轉「靈魂伴侶」;靈魂伴侶,即是靈性的伴侶,靈性就是真愛,活出「無條件的愛」就是靈魂伴侶,不是業力伴侶。但是所有的業力伴侶要轉化爲靈魂伴侶,靈魂伴侶即是彼此都活出無條件的真愛。你執著在「非他不可」,後來的愛就都已經有雜質了。

        沒有一個活著的人,不是妳的靈魂伴侶。只有「一個」靈魂,祂之內並非靈魂伴侶、雙生伴侶的特殊關係。因此,每個人可以有很多個靈魂伴侶。真理是,每一個人都是你的靈魂伴侶,但雙生伴侶只有一個。

        你們雖然一起轉世好幾次,在六歲之前,靈魂伴侶還是靈魂伴侶,六歲之後就走樣了,被「期待的烏雲」蒙蔽了。你的愛已經失「真」(真 = 純真)了,失焦了!焦點跑掉了,所以默契就沒了。你們相同的盲點是:都期待對方要了解自己。

為了體驗的形式 你們成雙被創造
靈魂一分為二 
懷著合一的渴望  尋求彼此

你們的愛 是對祂吟唱的靈魂之歌
你們的相遇 看見彼此的方法
是神和天使們互相看見對方的方法

你的眼睛會遇見她
在她的眼睛裡 你看到自己的靈魂

當彼此的心靈  非常純淨的時候
靈魂間的牽引  就越來越強
直到某一時機  神性的結合是必然的
任何事物 環境 條件 都因你們的重逢而崩解
真愛源在「你之內」 從未分離

The Calling:天命是你自然走進去的

你的靈魂正促使你邁向一個新類型的工作,以及一個適合你工作或服務他人的新模式。你的問題和引起極度痛苦的決定過程,是為了幫助你了解,該是重新評估如何展現自己的時候了。靈魂都會做它的工作,它會說:「放下你的顧慮,去做吧!」


你能創造一個新的人生方向

        有些時候,一個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或工作方式,或周遭一群振動比你低的人,都會使你的覺知力遲鈍,使你一部分被催眠。你知道你需要激起一些事情,也許是下一個勇敢行動,可是你無法確切看出那是什麼事,而且時機似乎不對。如何創造一個新的人生方向呢?如何重振你快樂、青春、樂觀和有冒險精神的本我呢?你該把自己丟進一條湍急的河流嗎?要放棄一切,帶著你的行乞碗四處流浪?要發動一次全力的正面攻擊?

        吉姆一向過著迷人的生活。他在澳洲農莊中長大,在許多國家擔任過和平工作團的訓練師,也曾做過舞蹈老師和錄攝影師。他目前是忙碌且精力充沛的訓練師,為華盛頓特區的許多政府機關服務。他熱切地解讀每一項在意識上和個人成長上的新發展,而且熱衷將來自新物理學和大腦科學的觀念跟領導技巧結合在一起。

        他期望將這些資料整合到他所實施的訓練當中,然而他的聽眾卻陷於政府對於如何成功的狹隘觀點裡。這使得吉姆調整他的個人振動,以迎合較低的頻率,但長期而言這不太有樂趣。我跟他多次談到,他有需要把他各種豐富有趣的線索交織在一起,以及他如何能創造自己的大量資料庫、網站和客戶群,以符合他的高頻振動。然而,他很難想像他如何能突然脫離所依賴的一切,離開賺錢的事業,去做一個也許無法提供相同保障的工作。

施與受:一個完整的愛的流動

有些人施與時並不覺得痛苦,也不是為了尋求快樂、實現美德。他們施與猶如山谷那邊的桂花,在空氣中散發出淡淡的馨香。這些付出及給予,藉由我們分享推恩出去,一燈點亮無盡之燈,順應萬事萬物最大的善意而行。


 ♦ 施與受的真義:接受他人的愛,也是幫他人的忙。

        為什麼接受也是幫忙?這樣對方的愛才能夠流動,要能夠流動,施受並行。接受別人的愛,也是幫他人的忙,這是施與受的真理。你怕麻煩別人,其實是一種潛藏的優越感、自私的想法。

        不接受父親的給予(愛),認為這樣就表示你獨立,這是非愛的想法。父親要給你愛,你不接受,父親的愛就不會流動、能量阻塞。我們以為佈施他人,是幫助他人,可是我們沒有想到過,接受他人的愛也是一種幫忙(為對方種福田)。

        有一位廣受愛戴、很有名的牧師,在一次車禍裡,手跟腳都斷了,生活上沒辦法正常活動,因此,不得不接受別人的幫助,牧師覺得很沒有面子。村里曾受幫助 、關心的人去探望他,都會問:「牧師啊!我帶一點什麼東西給你好不好啊?」

        牧師就會說:「不用啦!不用麻煩啦!我都不用啦!不用麻煩啦!」因為牧師覺得他現在怎麼變成廢人,他內心非常怨恨自己。

        有一天有一個老朋友來探望他,看到這一幕就跟牧師說:「你這樣是在害他人。」

        牧師:我哪有?我沒有麻煩別人啊!這樣不對嗎?我怕麻煩別人啊!我以前都在幫人的,現在你看,這些人我不但沒有辦法幫他們的忙,他們要幫我,我當然不要麻煩別人啊!」

        朋友就說:你這樣是自私的想法。那些人那麼想幫你,你讓人家的願望沒辦法達成,他們的愛就阻塞了。」

        你應該用愛心來接受他們對你的愛,因為他們對你是真愛,你接受它,能量才能夠流動啊!你不讓人幫你,那你怎麼走路啊!你復健也是需要他人的幫忙。在你的一生裡面的其他方面,也都是他人互相幫忙而來的,有哪一件不是?為什麼要拒絕別人的幫忙?你這想法是自私的。因為你有優越感啊!這不是自尊而已,這是優越感。這是一個我執我慢的投射,沒有放下身段。

        牧師當頭棒喝。「唉啊!這是真理啊!愛是施跟受,才是完整的流動。」

        第二天,當探望的人問牧師想買什麼?牧師就很感恩的說:「你幫我買什麼、什麼的。」當牧師看到那些幫他買東西的人,回來的表情那麼的滿足開懷,他覺得,施受是一體的,教學是相長的,原來,他人幫我,我也在幫他人,這是互助共榮。

生命是動中的愛:存在於非在之中

不管我們身處何處,我們的靈魂是這裡的異鄉人。如果我們未往內去尋找,便是在遠離生命。有些藝術家、詩人為我們描繪了流浪者的形象,他們會承受孤寂的靜寂之苦,但依然始終生命力煥發,因為他們的內在有一股回歸的渴求。存在包含於非在之中,是人的心靈的本質在彰顯為形式,形式是多樣化,是活的。


我父親的生活態度和很多人不一樣,我們從小伴著月光生營火長大,他會邊彈吉他邊做菜,做各種各樣,其他小孩從來不會做的事。他教我們要活得自由。真的很棒!他本身就是很自由的人。

— 艾莉夏馬曼(法蘭西斯馬曼的女兒)

        我以前常從學校搭便車回家,這個人會開著帥氣的車經過,所以我會等他。我會坐在後座。當時我八歲,他身邊總是有不同的女人。搭便車很多次後有一天,其中一個女人叫我一起回家喝茶。我走上露台看見兩個女人,在做裸體日光浴,她們說:「你來了!你想喝什麼?」她們毫無遮掩,她們是法國人,這所有的情景都讓我幻想著,某處有一個無拘無束的世界。我從小就嚮往自由,只相信自己的自由,不讓自己被任何人擺佈,我想做自己,我想隨心所欲。

        巴塔哥尼亞給我最根深蒂固的家的感覺。7歲時來到巴塔哥尼亞,就愛上這裡。這是一個讓人慢慢愛上的地方,慢慢認識這裡的風、暴風雨以及它的孤獨。一旦你理解了它的樣子你便會開始愛上它。我曾住在巴塔哥尼亞的偏遠房子裡,和兄弟家人一起住。當時火是房子的主要能源,這裡的熱水和暖氣都仰賴火,那有點像我們現在這個美麗的小島上的現況,彷彿重返童年時光。我是廚師,我用做菜來傳達這種生活方式。我常常在偏遠荒地生火做菜。我的寓意是離開椅子沙發和辦公室,享受大自然。


當你生火做菜,有點像在做愛。可能是炙熱濃烈,或是灰燼和小煤塊的細火慢熬,那是火最美麗的地方。

When you cook with fires ,  when you build a fire ,  it’s a bit like making love. It could be huge , strong. Or it could grow very slowly in ashes and little coals. And that’s the biggest beauty of fire. 

[H.S] 心靈的神秘道路:一無所有的富有

知見是概念的,就像知道有喜馬拉雅山,只看過介紹沒真正去過。真正到過是經驗,是外在的體驗,而站在冰天雪地之中,是內在的體驗。三者會形成一個圓,這才是完整的。


Healing Stories:心靈的神秘道路:一無所有的富有
日期:2017.4.26

        原本就是高度近視+散光+老花,去年動過白內障手術,現在飛蚊症問題嚴重;另,乳房有纖維囊腫。能量體驗上過靈氣,做靈氣時手心會感覺熱。沒有超自然體驗,常覺得自己挺麻瓜的。

        意願及期望:近20年來,我從深耕傳統宗教走到現在學習新時代教導,一直在尋求究竟解脫、斷輪迴之道,但不知怎地竟走到現在的狀況,困在關係中進退維谷,常有孤立感、孤單感、害怕將來會失明、害怕將來會孤老以終、以及金錢匱乏的恐懼,即使我知道這世界與肉體只是幻象、時間並不存在、我只是做著夢見自己不在天堂的夢。

        我仍然覺得每時每刻的情緒、感覺都十分真實,無法真的從夢中醒來。我期望工作坊能幫助我覺醒或幫助我脫困。謝謝你,體驗課時花了很多時間在回答我頭腦的幼稚問題(我不是才問了幾個問題而已嗎?怎麼兩個小時就過去了呢?真是不好意思,花了你兩倍的時間)。當你在向我做能量測試的時候,我就透過手心明顯感受到來自你的能量波動強而有力,這是我從未經驗過的。最後的15分鐘體驗裡,前面一段時間一樣是從手心開始感受到能量波動,然後擴及身體,感覺像是波浪般湧動著;第二段時間裡能量波動變緩了,比較像是湖面的漣漪;後來的時間裡則像是平靜無波的湖面,偶爾有一兩個念頭閃過,但大多數時間裡都是非常平靜的,整個過程我都非常清醒而沒有睡著,這在我也是挺稀奇的,平常我一靜坐很快就會睡著。

        回家以後並沒有特別的感覺,晚上睡覺做的夢在早晨醒來時也不記得了。前幾天的心情似乎還延續著體驗課時候的平靜,但這兩天因爲工作上的小壓力以及人際關係的緊張,頭腦就又混亂了、糊了……我猜你一定很想說我不能算是麻瓜,但我想那可能是因為你的能力太強大了,有如練武之人在發功,再怎麼麻瓜的人應該都感覺得到吧。

概念經驗體驗=真知


As a man loves, so he is. As he believes, so he becomes.
一個人愛什麼,他就成為什麼。他相信什麼,他就變成什麼。


[H.S] 這樣的相聚本身就是一服良藥

直覺來了段話,別急!慢慢的新工作會像新住所那樣來到你面前,你要做的就是認出它。止觀悟,藉由先分解別人的反應來調整融合成更適合自己的,看到自己在平衡點的兩側擺盪回到平衡擺盪平衡點……隨著不同層次而深入、擴展,原來是個持續性的作業。


Healing Stories:從痛苦中呼吸的「靈魂的靈魂的靈魂」

  • 報名日期:2016/12/20
  • 體驗日期:2017/3/14
  • 工作坊日:2017/4/15
  • 身體狀態:無。
  • 能量體驗:有,空能量。感覺身體會熱熱的
  • 超自然體驗:無。
  • 意願及期望:想知道真正的我是誰,ㄧ直覺得自已像以缺了一大部分的自已勉力的生存著。持續有個感受建議我到這裏;體驗過後,更甚。我猜感受會「很自然」的存在,直到我真來了。期望習得或經驗最適合我的教導、體驗。

工作坊前的遠距連結(2017.4.7 )

        連結前34小時間,持續感到眉心間癢癢的。連結中,感到連結開始了,身體自發性的抖動,發熱,雙耳聽到節奏性的單音,右耳則另聽到某種旋律。一段時間後,灑來一整個金色的光?這個光感覺不只是光,有喜悅、有愛、溫柔的感覺及超舒服的觸感接著這個光在我頭部擴張及收縮著、像呼吸、像心跳感覺連結要結束時,冷不防的看到ㄧ個人形探頭看我,接著我好像被他邀請到一個充滿光的奇妙城參觀,飛來飛去,開心、驚喜連連的感覺,一段時間後就心滿意足的笑醒…。隔天,覺得呆呆的,也沒辦法規劃事情左腦疼痛有些深深的哀傷像是意識到自已讓自己活在非真實的、謊言般的角色、日子裡……(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工作坊後的引導記錄(2017.4.17 )

        觀念梳理,發現自己部分是知曉,而有些也漸漸成為我的一部分了。感謝 in spirit 再引導,鞭辟入裡!我感受到的是:我方向是對的,並持續ㄧ步一步走著。能量連結,其中ㄧ次我聞到了某種香味,第二次的感覺則是非常奇幻。

        感覺光之手,手的能量變得很有感呀!綿密不沈重、隨意擺動都無妨、具有磁性!今天還試了我施法,祈請後(打電話)無遲疑的開始了。手自行移動,像有意識般與能量的引導配合著。感覺到前段像洋流般厚實寬廣,中段分門別類的為不同部位採不同的能量、手法後段則輕鬆、優雅、愉悅的像交響樂曲演奏出靈魂的喜悅、無盡的愛。我也受益了,感謝有此機會!

心的力量,你一定要知道。

某生問:大哥,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你之前分享的心法「feeling勝於頭腦」我體會到了。
但是,我還是不知道怎麼用「心的力量」?答案是:「當你這麼問的時候,就是了。」


Healing Stories 一對一體驗 (大學生)
日期:2017.9.9

        一開始會知道in spirit是因為我的小阿姨介紹,她說參加這個體驗活動, in spirit可以讓妳認識自己。我當下覺得:「啊!?有那麼神奇的事情嗎?」抱著好奇以及想要出去透透氣的心,與in spirit約了時間,帶著一絲絲的警戒心去佛化人生書店了。

        當天跟in spirit 約下午一點,我要從鶯歌搭火車過去台北車站,剛好,火車誤點,我還在想要如何跟in spirit 說我可能會晚到一些。大概過了不到一分鐘,傳了Line過來,告訴我:「大概一點半到就好,如果先到,可以先到書局去逛逛。」覺得還滿奇妙的,他竟然知道我可能會晚到?

        帶著我到他的工作坊,跟我閒聊,他說我是體驗個案中很年輕的人。我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用心,是什麼?」我覺得我常常聽到這句話:「妳到底有沒有用心呀?多多觀察啊!」我一直在找我自己的答案,用心,到底是甚麼?因為一直找不到,所以想問問看in spirit ,看他怎麼回答?但是其實他的說法讓我很不知所措,但他告訴我不要去細想,這個過程就叫做植入,等到以後的某一天,妳就會突然開悟了。

        在能量體驗的過程中,他告訴我,我的身體很靈敏、直覺力也很好?其實我一點自覺都沒有,只是很自然地能感受到能量的波動。有一股暖暖的感覺,包圍著我。

        在這整個體驗過程結束之後,我去書店逛了逛,一直沒有找到想太去深入閱讀的書,於是緩慢地往家的方向前進。在火車上,剛好找到了個位置,便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醒來後,覺得神清氣爽,做事情不會像之前一樣很煩躁焦慮,反而是一種平靜的心情。

        之前的我,做事情很愛拖拖拉拉,有完美主義者的傾向,因此反而會無法有所行動,但是自從昨天去體驗了之後,感覺比較有行動的動力、並且較能接納自己的不完美之處,滿奇妙的。雖然,我還是不知道用心到底是什麼,不過我覺得自己更能夠觀察周遭,並相信我的直覺去做事了。

關係的重考題:愛帶領你真寬恕

真寬恕,是我們心靈自由的鑰匙,寬恕即是更高意識的層次。不要去評判,因為批判會讓你入陷在對錯難以抽離,要超越對錯的二元性思維。去知曉真寬恕的真理,心就不會受困在無形的監牢中。


個案故事:真寬恕 — 當基督徒消失於恩典之中

        L君與先生的枯井模式為:先生抓「工作」當水龍頭,她自己抓「小孩」當水龍頭,兩個人各忙各的,不去面對根本問題,似乎都很忙與盲。先生逐漸變成家裡的一件傢俱,夫妻兩人距離越來越疏離,婚姻關係陷入問題。在「喚醒內在」的引導回溯與此生關係最重要的那一世,是父女的關係觸礁,被當掉在這一世角色調換、變成男女關係來重修。

        關係的主要基調是「烏雲擋住了愛」,關係的枯井就像是一個「能量索綁在一起」,在物理世界叫做「引力」;在精神世界叫做「業力」。過去重修的來此生課題,即是要學習「無條件的愛」。

  • 靈性進化度:父親(兒童靈);女兒(年老靈)。
  • 次元(層次)特性:高次元「包容」低次元。
  • 主要課題:學習以同理心同理他人;從了別靈階去實踐「真寬恕」,寬恕父親也寬恕自己。

能量體驗分享:理性罷工的大學教師

因為腦部不像四肢,很少有機會跟外力接觸,這種腦深處有強烈能量流動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簡單的講,正式體驗就是 in spirit 用能量把我的右腦地毯式的燒過一遍。


體驗分享文:大學教師
體驗日期:2017.5.18

體驗之前

        體驗會兩天前的早晨,我先到ATM匯款,再進辦公室上網填寫報名表,然後如常開始一天的工作。早上十點多,很少頭痛的我,突然感到好像有子彈從右腦穿過左腦。正抱頭哀嚎時,手機響起。一看,是來自In Spirit email。是巧合還是連結從此開始?

        其實我不知道體驗會可以體驗到什麼。從網站上只知道跟身體有關。三年前體驗過PTT New Age版推薦的幾種針對意識的能量療法和通靈,但從未體驗過針對身體的能量療法。過去這幾年,一直用力教學、做研究。雖然得到升遷,但心裡十分寂寞空虛。感覺做這些事情對其他人幫助不大,好處是我個人經濟的改善。周遭的人事物好像與我無關,人生之旅缺乏個人想法也沒有志同道合的伴侶,只能朝社會定義的人生勝利組前進。我想,如果自己無力藉修行改變意識,是否真能藉由改變身體去改變意識呢?這一天,我好像比平常更容易對學生流露關心和感情,因此,一個學生在我的關心問候下,不知何故,竟然主動影印筆記,要我轉給另一個因車禍住院的學生。這種能量的流動是平常少見的。下班後我抱著好奇、姑且一試的心態來到體驗會場。

初步體驗

        in spirit 開口講起宇宙運作的原理,就好像在講住了幾十年的社區一樣自然熟悉。雖然他的外型和穿著都像健身教練,不過,他協助的確是心靈無誤。in spirit 告訴我們高次元的運作方式是用感性而不是理性,是心為主、腦為輔。所以 in spirit會用一些把理性打亂的方式來教人認識怎麼用感性過生活。之後,in spirit 用手在我們的掌心上方畫圈,很快的,我感到畫圈的地方有如被一把細針同時扎入,有刺刺的感覺,而且隨著他的手移動。隨後 in spirit 要我們放鬆,他會對我們進行「測試」。測試過程我沒有特殊感覺。但我很好奇這「測試」究竟是在做什麼?

正式體驗

        正式體驗每人約十到十五分鐘。我們輪流躺在一張床上,蓋一條毛巾被。我全程閉眼。剛開始,我覺得有羽毛輕搔右太陽穴。之後,這股能量進入頭部,逐漸深入右腦各處探鑽。好像一股雷射光束在右腦翻攪,經過處有痛感。因為腦部不像四肢,很少有機會跟外力接觸,這種腦深處有強烈能量流動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簡單的講,正式體驗就是 in spirit 用能量把我的右腦地毯式的燒過一遍。為什麼完全聚焦我的右腦?我帶著疑問回家睡覺。不過,受刺激的右腦讓我一夜醒來好幾次。

體驗完後的四天

        截至目前為止,跟能量接觸過以後的右腦如被火舌掠過的皮膚一樣,腫脹作痛但逐日遞減。 因為這個暫時腫痛的右腦,我一向依賴的理性規畫力好像也暫時罷工了。頭兩天,念頭大量減少。不是靠操練某種心法開悟、頓悟,但是跟人生中少數「準開悟」經驗很像。多年前在松樹下打太極拳,突然喪失時空感。現在,因這不知從何而來的能量,我又再次短暫的從生命的沉重與喧囂中抽身。過去,我可以觀察到自己在起心動念,很想止念但止不住。經過這能量的燒灼,我被迫停止很多想法,讓自己對很多事情說: 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