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鸚鵡

        一個商人出發去印度,他問每一個僕人,他們想要他帶回什麼樣的禮物。每個人都要有異國情調的東西:一塊絲綢、黃銅雕像、珍珠項鏈。接看,他問他籠中美麗的鸚鵡,她有著甜美的嗓音。她說:「當你見到印度的鸚鵡,向他們描述我的鳥籠。說我與他們分離,我在這裡需要指引。問她們,我被關在籠中,而他們在草原的晨霧中自由飛翔,我們的友誼如何才能延續。告訴他們,我還記得,在早晨,我們曾一起從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告訴他們,喝一杯狂喜之酒,向我致敬,而我在這裡,陷於生命的牢籠之中;告訴他們,他們在林中爭吵的聲音,要比聽到的任何音樂更加美妙。

        「這隻鸚鵡,是我們每個人心中的靈魂之鳥,是想要重返自由的那部分,是自由本身。她想從印度帶回來的,就是她自己!」因此,這隻鸚鵡把她的訊息捎給商人,當他到了印度,他看到一個地方到處都是鸚鵡。他停下來,說出她告訴他的話。其中有一隻離他最近的鳥兒渾身顫抖、僵硬,從樹上落地而死。

        商人說:「這一隻肯定是我鸚鵡的親戚,我不該說出這些話語。」他做完了買賣,回到家裡,帶回僕人們要他捎的禮物。當他來到鸚鵡面前,她要求她的禮物。「當你把我的故事告訴給印度鸚鵡時,發生了什麼?」

商人:「我不敢說出口。」

鸚鵡:「主人,你一定要說!」

        「當我向原野上的鸚鵡說出你的抱怨,其中一隻心碎而死。她一定是你的親密伴侶,或者親戚,因爲當她聽到那些話,她默不作聲,渾身顫抖,然後死去。」當籠中的鸚鵡聽到這里,她自己也顫抖著倒在籠中。商人是個善良的人,他為他的鸚鵡感到悲傷,他心煩意亂,嘟嚷著詞不達意的話。

一個快要淹死的人,會伸手想要抓住任何東西。
摯友喜歡這樣的揮舞,這要好過靜靜地躺看等死。
活在存在之中的人會不斷地行動,無論你在做什麼,
那個國王都在窗口觀看。

        當商人把死鸚鵡扔出籠子,它突然展開翅膀,飛向附近的樹林!商人突然明白其中的奧秘「甜蜜的歌手,是我的訊息教給你這一招!」「她告訴我,正是我聲音的魅力,讓我被囚於籠中。把它放下,就會自由!」鸚鵡又教給商人幾條靈性的真理,然後向他道別。「真主保佑你」商人說,「當你邁向你嶄新的道路。我願將你追隨。」

 — 魯米之魂 The Soul of Rumi


資料來源

  • Jalal Al-Din Rumi, Maulana/ Barks, Coleman (TRN)/ Moyne, John, 2002, The Soul of Rumi: A New Collection of Ecstatic Poems.

延伸閱讀

你的杯子有多大?你在哪個階段?

真理道路的七個階段,說起來容易,親身體驗卻很難。除了路上本來就有的障礙之外,也沒有人可以保證會一路暢行,沒有間斷。


        塔布里斯的夏慕士問我,關於先知穆罕默德與蘇菲大師比斯塔米的問題時,我覺得這個地表上彷彿只剩下我跟他兩個人;而在我們眼前開展的,則是真理道路的七個階段—也就是每一個自我必須要克服才能抵達「真一」的七個境界(Maqamat)。

        第一個階段是墮落的自我(Depraved Nafs),是人類最原始也最常見的階段,也就是靈魂受困在物慾追求的階段。大部分的人都困在這個階段,為了滿足他們自我的需求而掙扎受苦,但是又一直將自己長期的不快樂歸咎於他人。

義憤填膺:兩口氣

自從夏慕士走後,世界是一片荒蕪,沒有陽光;城市變成悲傷冷漠的地方,我的靈魂也空空蕩蕩。我在夜裡無法成眠,白天只能到處流浪,我的人在這裡,卻也不在這裡—只是人群中的一個遊魂。我忍不住對每一個人生氣;他們怎麼可以繼續過他們的日子,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呢?少了塔布里斯的夏慕士,生命怎麼還會一樣呢?每一天,從黎明到黃昏,我獨坐在自己的書房裡,除了夏慕士之外,什麼也不想。我想起他曾經以帶有一點嚴肅的聲音跟我說過:

「總有一天,你會成為愛的代言人。」

        這是不是真的,我並不知道,但是這幾天我發現寧靜讓我痛苦難耐,這一點倒是千真萬確。文字給了我一個出口,穿透心靈中的黑暗。這正是夏慕士一直希望我做的事情,不是嗎?他想要把我塑造成一個詩人!生命的一切都是關乎完美。生命中發生的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我們忍受的每一次困苦艱辛,都是臻至完美的神聖計畫中的一部分。生而為人,受苦折磨本來就是與生俱來的考驗。所以古蘭經裡才會說,我們當然會向那些在正道上掙扎受苦的人指出正道之所在。在真主的計畫中,沒有偶然意外這回事。所以在將近兩年前的十月那一天,塔布里斯的夏慕士會與我相遇,也不是偶然。

「我不是因為一口氣來找你的!」夏慕士曾經說過。

        然後他跟我說了一個故事:從前有位知識淵博的蘇菲大師,獲賜耶穌的氣息。他只有一個學生,卻對他所有的一切感到心滿意足。可是他的門徒卻不做如是想;他希望每一個人都看到老師的能力而感到驚異,所以就不斷地求老師多收一些學生。

「好吧」老師終於點頭答應。

「如果這樣會讓你高興的話,我就照你所說的去做。」

        那天,他們走到市場,看到其中一個攤位上有糖果做成了鳥的形狀,於是大師朝著糖果吹了一口氣,那隻鳥就活起來,乘風而去。城裡的人看得目瞪口呆,立刻圍攏在他身邊,對他崇拜有加。從那一天開始,城裡的每一個人都歌頌大師的功力,不久就招來了許多追隨的信徒和仰慕者,反倒是原本的學生沒有太多機會見到老師。

「哦,老師呀,我錯了。還是以前的日子比較好,」門徒可憐兮兮地哀嘆道。

「想想辦法吧。請他們走吧,拜託你。」。

「好吧,如果這樣會讓你高興的話,我就把他們趕走。」

        第二天,大師在講道時放了一個屁。他的信徒大驚失色,於是一個接著一個地轉身離開他。只有他原來的門徒還留下來。「你怎麼沒有跟其他人一起走呢?」大師問。那門徒答道:「我不是因為你的第一口氣來找你,也不會因為你剛剛放的那股氣而離開。」

        夏慕士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讓我更臻完美,這是城裡一般民眾所不能理解的。夏慕士故意煽風點火,引燃街頭的流言輩語,故意觸動人們敏感的神經,講一些在乎常人耳中聽起來像是瀆褻的話語,語不驚人死不休,還故意挑釁、激怒別人,就連那些愛他的人也難以承受。他把我的書丟進水中,強迫我忘記我所知道的一切。儘管每個人都聽過他批評教長與學者,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對古蘭經文的詮釋有多麼精闢;夏慕士在煉金術、占星術、天文學、神學、哲學和邏輯學等各方面,也都有深厚的造詣,但是他把知識掩藏在心裡,無知的人都看不到。雖然他是律法學者,卻表現得像是貧苦的托缽僧。

        他打開我家大門,迎進一名妓女,還讓我們跟她一起共食進餐。他叫我去酒館買酒,還鼓勵我跟酒鬼打交道。有一次,他要我到以前講道的清真寺門口乞討,體驗麻瘋病人淪為乞丐的滋味。他先讓我疏離了仰慕者,再阻絕了我跟統治菁英的往來,讓我更貼近一般平民百姓;多虧有他,我才能認識這些人,否則我永遠都沒有機會見到他們。他相信,個人與真主之間所有的偶像,包括名聲、財富、階級,甚至宗教,都應該要一一破除,因此夏慕士切斷了我跟我所知道的生活之間的所有連繫。他只要看到任何形式的心理界限,不論是偏見或是禁忌,都不畏艱險地正面對抗。

        為了他,我歷經了一次又一次的試煉與考驗,過了一關又一關,每經歷一個階段,就讓我在一般人的眼中即使那些最忠貞的門徒也不例外 — 看起來更瘋狂,更離經叛道。過去,我有數不清的仰慕者;現在我已經擺脫了對觀眾的需求。一次又一次,夏慕士鍥而不捨地破壞我的名聲;因為他,我終於學會了瘋狂的價值,也終於嚐到寂寞、無助、誹謗、排斥以及心碎的滋味。

看到有利可圖,就立刻逃離!
飲鴆求死,倒掉生命之水!
放棄安全,留在可怕之處!
拋開名聲,忍受羞恥與侮辱!

        歸根究柢,我們不都在經歷考驗嗎?每過一天,每過一分鐘,真主都在問我們:你還記得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我們訂下的盟約嗎?你能了解自己在揭示我的寶藏時所扮演的角色嗎?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還沒有準備好要回答這些問題,因為問題太駭人了。但是真主很有耐性,祂會一問再問。如果這樣的心痛也是考驗的一部分,我只希望在考驗結束之後,能夠找到夏慕士。我願意放棄一切 — 所有的書本、布道、家庭、財富或名聲— 只要讓我再一次看到他的容顏。

        那天,綺拉說我在不知不覺之間變成了詩人。雖然我對詩人的評價向來不高,但是聽到此話卻一點也不意外。如果在以前,我可能會反駁她說的話,但是現在卻再也不會了。我不斷地從嘴裡不由自主地吐出詩句,聽到那些文字,可能就有人會以為我真的是詩人。那是語言的惡魔哪!然而,就我所知,那些詩句都不是我的;我只是一個載具,傳達那些放進我嘴裡的文字。我就像是一枝筆,純粹接受命令寫下文字;或是一支長笛,演奏出吹進樂器裡的音符;我只不過是扮演傳遞者的這個角色罷了。塔布里斯了不起的太陽啊,你在何方?

魯米 一二四六年八月,孔亞
~ 愛的哲學課:雲遊僧與詩人魯米
Elif Shafak 著

封面圖面來源:連結

愛是各種事物的展現

“Both Light and Shadow are the dance of Love.
光明與黑暗皆是愛之舞
                                                                    ~ Rumi 魯米

“要見到「光明」,就要經歷「黑暗」,黑暗也是神的愛。”


Q:殺人放火、作奸犯科怎麼會是愛?

A:黑暗天使是什麼?

        不,它不是魔鬼。它帶著愛下來,將自己的光給隱藏,披著一層黑暗,緊實的光,來讓你體驗那個相反之物。跟意圖、出發點有關 —動機是靈性的。你來這個世界上達成什麼不重要,是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Q:可是「意圖」有的不是有雜質,「不是愛」嗎?

A:你如果「這樣想」就經歷了這樣的世界

        愛怎麼會有雜質呢?當你發出沒有雜質的愛時,就好像母愛當初的最初意圖只是要保護你,那就是「純然的愛」後來會干涉、操控、支配,是因為「幻相越來越濃厚」造就心靈的病毒。未來的世界,人們會明白什麼叫「真愛」。你們會對一切的那個愛,你們稱之為愛;你們根本在玩扮家家酒(不是好像);你們試著努力體驗、要達成什麼是愛;但是你們連體驗它,都很困難。

愛是各種事物的展現-黑暗也是神的愛

真愛是什麼?

ego偽裝英雄主義~愛打抱不平的修道者

        問:我要如何處理我對他人的批判?是不是寬恕就好?

        答: 不論你是如何將批判四處轉向,要知道每一次的批判他人就是批判自己。 寬恕的觀念存在於一之外,因為寬恕有做錯事情的含意。這個世界只是一面鏡子,在那裡有什麼過錯好寬恕的?

        「有時候一個迷失的靈魂會因為過度的憤怒或錯亂而不願臣服和順從宿主的生活。
這將成為問題的來源也可能顯現為:疾病、上癮、精神錯亂、或至少是長期的不滿、及方向的迷失。

       『最常見的負面原因是一些無意識的執著。」

        “ 當一個人遺忘了他天真的心,並將高等的智力轉移到頭腦的機制,問題就產生了。當人類離開他的本源,他就進入批判和困苦的世界。 頭腦只對控制有興趣,不會為了將「合宜與得體」帶到生活裡,而對正確與錯誤感到興趣。

        “我努力嘗試著想讓猶大了解這一點,但是,他那時是架構組織型的人,
他拒絕傾聽。” 
~ 耶穌

觀察者 超越對錯二元性 抽離

        在對錯的想法之外,有一個美好境地,我們在那裡相見。
        Out beyond ideas of wrong-doing and right-doingthere is a field. I’ll meet you there.

~ Rumi 魯米

        大多數有關「對錯」的爭論只會造成生命之流的分裂, 而且,這可能會嚴重的抑制靈魂航行於生命之流的能力。假裝是「公平正義」的批評,會造成無止境的「對錯」。宇宙永遠可回歸至一個平衡的狀態。 無論萬物的狀態可能擺盪至「左邊」多麼遠, 它總是會被平衡至「右邊」,而且最後會回到中心點。 平衡的法則對物質宇宙是如此的基本,以致於:

        “ 你所播種的,你也一定會收穫。你對別人所做的,將會回到你身上。
你所種植的,正好就是你將會收穫的。”

        這是公平正義的基本系統, 它要求每一件事物最終都達成平衡的狀態。

        如果,你以不預期因果法則會發生的方式過生活的話, 你將會對於你生活中的後果非常驚訝。 因為你的生活會變成交互作用的力量,以平衡任何你已經造成的不平衡。 所有的帳都會平衡,而且有生命力的人事物會勝過沒有生命力的人事物。 對於宇宙是如何運作的,你只須要謹記這些。

~ Love Without End
ego偽裝英雄主義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