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我們身處何處,我們的靈魂是這裡的異鄉人。如果我們未往內去尋找,便是在遠離生命。有些藝術家、詩人為我們描繪了流浪者的形象,他們會承受孤寂的靜寂之苦,但依然始終生命力煥發,因為他們的內在有一股回歸的渴求。存在包含於非在之中,是人的心靈的本質在彰顯為形式,形式是多樣化,是活的。


我父親的生活態度和很多人不一樣,我們從小伴著月光生營火長大,他會邊彈吉他邊做菜,做各種各樣,其他小孩從來不會做的事。他教我們要活得自由。真的很棒!他本身就是很自由的人。

— 艾莉夏馬曼(法蘭西斯馬曼的女兒)

        我以前常從學校搭便車回家,這個人會開著帥氣的車經過,所以我會等他。我會坐在後座。當時我八歲,他身邊總是有不同的女人。搭便車很多次後有一天,其中一個女人叫我一起回家喝茶。我走上露台看見兩個女人,在做裸體日光浴,她們說:「你來了!你想喝什麼?」她們毫無遮掩,她們是法國人,這所有的情景都讓我幻想著,某處有一個無拘無束的世界。我從小就嚮往自由,只相信自己的自由,不讓自己被任何人擺佈,我想做自己,我想隨心所欲。

        巴塔哥尼亞給我最根深蒂固的家的感覺。7歲時來到巴塔哥尼亞,就愛上這裡。這是一個讓人慢慢愛上的地方,慢慢認識這裡的風、暴風雨以及它的孤獨。一旦你理解了它的樣子你便會開始愛上它。我曾住在巴塔哥尼亞的偏遠房子裡,和兄弟家人一起住。當時火是房子的主要能源,這裡的熱水和暖氣都仰賴火,那有點像我們現在這個美麗的小島上的現況,彷彿重返童年時光。我是廚師,我用做菜來傳達這種生活方式。我常常在偏遠荒地生火做菜。我的寓意是離開椅子沙發和辦公室,享受大自然。


當你生火做菜,有點像在做愛。可能是炙熱濃烈,或是灰燼和小煤塊的細火慢熬,那是火最美麗的地方。

When you cook with fires ,  when you build a fire ,  it’s a bit like making love. It could be huge , strong. Or it could grow very slowly in ashes and little coals. And that’s the biggest beauty of fire. 


你可曾徘徊荒野?或是奔馳牧場?
你曾反覆漫步烈日旱地?
你可曾和台地為友?你知道它的喜怒無常嗎?
那麼聆聽荒野的聲音,它在呼喚著你

Have you wandered in the wilderness? Have you galloped over the ranges?
Have you roamed the arid sun-lands through and through?

Have you chummed up with the mesa? Do you know its moods and changes?
Then listen to the Wild, It’s calling you.


        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裡,過去30年來,平均每週要搭四到五次飛機。所以我搭機,可能每隔兩天換地方。這就像吸毒一樣。我需要不斷改變建築物、人、氣氛和語言,這些改變很激勵人心,也很浪漫。改變讓我喘息,讓我焦慮,讓我感受生命。

我時常夢見你不再真實
我還有時間觸及你呼吸的身體
親吻你的唇聆聽你美妙的聲音
我時常夢見你我那擁抱你身影的雙臂
已漸漸習慣交叉在胸前
也許他日相見雙臂已僵硬無法擁你入懷


        我很少邀請別人一起午餐或晚餐,但他們是挑選過的,因為我無法和不喜歡的人相處,我不能把美食搞得像劇場。我會做選擇,學習拒絕也是成長的美妙。你能婉轉的拒絕。我有一個朋友,三十年前我們剛起步時,他人也在島上。後來我們分道揚鑣,我們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有次他來看我,跟我說:

「法蘭西斯,你不再喜歡我了!」

我說:「不!不是我不喜歡你了,只是我們選擇了不同的生活方式,我還保留著那些我們一起做的這些美麗的紀念品,他們象徵著我們一起做過的事,我們以前感情有多好等等。但其實,不是你令我厭煩,而只是我不再喜歡和你聊天了!我不想跟你爭論,但是你知道現在我們倆的生活已經沒有任何交集可言(There’s nothing in common between your life and mine nowadays.)。」

        如果他沒有問我,我永遠不會跟他說這樣的話。所以我能說什麼呢只好說實話。但是你知道,這是成長的一部分。你學著去陳述事實,去表現你真實的一面,即便那樣會傷人。

主廚餐桌 Chief s Table —  阿根廷廚神法蘭西斯·馬曼( Francis Mallmann

我曾經是個尋求者,至今仍是。
但我不再從經文或星辰中尋找,
我開始傾聽我靈魂的教導。

I have been a seeker and I still am , 
but I stopped asking the books and   the stars.
I started listening to the 
teaching of my Soul..

—魯米Rumi


♦ 瑪斯納維(THE MATHNAWÍ):一個尋求者的寓意故事

        在巴格達,有一個人繼承了巨大的家產,但他不知珍惜,揮霍一空。在窮困潦倒之際,他向真主祈禱。之後他在夢中聽到一個聲音告訴他:「你的財富在開羅,你去那裡的某個地點挖掘,就會找到你想要的財富。」

        於是,他歷盡艱辛一路跋涉,終於來到開羅,但他已身無分文,只能靠乞討生存。夜晚巡邏的警察誤以為他是小偷而抓住他。「請等一等!」他向警察解釋説:「我並不是小偷,我住在巴格達,剛剛來到開羅。」

        接著,他説出了自己做的夢和埋在地下的寶藏。警察對他的話深信不疑,對他說:「雖說你是個好人,但你有點兒笨。我也做過這樣的夢。在夢中,有個聲音告訴我,在巴格達某某街的某個地方,埋藏著寶藏。」警察說的正是這個人住的地方!他甚至還提到了這個尋求人的名字!警察說:「但我並沒有依照夢中的指示去做。看看你,你這樣做了,在世上流浪,落得沿街乞討,窮困潦倒!」那個尋求者在心中暗想:「我所渴望的,原來就在巴格達我自己的家中!」

生命之泉就在這裡,我一直在其中暢飲,但走過漫漫長路,我才明白! — 魯米


把你的生命交給你內在的那一位

        法蘭西斯馬曼,在全世界受到如此廣泛的喜愛和推崇,最根本的一點是,他不僅是一個滿懷抱負的廚師,他更是一位生命的尋求者。在他浪漫自由的心靈世界,創造了回歸原始的藝術的高度和品質

        欣賞這部紀錄片,像是徜徉在法蘭西斯馬曼浪漫優美的心靈海洋中,他對生命的自由渴求像似一片心靈拼圖,要還原出靈魂所要回歸的心靈的家。心靈,是我們最根本的存在狀態,而尋求真愛,則是一條寂滅之路不管我們身處何處,我們的靈魂是這裡的異鄉人。如果我們未往內去尋找,便是在遠離生命。有些藝術家、詩人為我們描繪了流浪者的形象,他們會承受孤寂的靜寂之苦,但依然始終生命力煥發,因為他們的內在有一股回歸的渴求。存在包含於非在之中,是人的心靈的本質在彰顯為形式,形式是多樣化,是活的。


Come, come, whoever you are, wanderer, worshiper, lover of leaving.
This is not a caravan of despair.
It doesn’t matter that you’ve broken your vow a thousand times,
still come, and yet again, come.

來來,無論你是誰。流浪者、崇拜者、移情別戀者。
這不是絕望的商隊,你已千百次違背了你的誓言,
沒關係!還是來吧!再一次來到這裡。

— Rumi:the Soul of Rumi



資料來源

  • 主廚餐桌 Chief s Table —  阿根廷廚神法蘭西斯·馬曼( Francis Mallmann
  • The Soul of Rumi: A New Collection of Ecstatic Poems
  • 圖片來源: in spirit 個案引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