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放鬆也越多感受,偶爾覺得不習慣;但,是的,現在覺得不像以往需要那麼「努力」


        慕容(代稱),是一個悟性極高的、直覺能力清晰的個案,在尚未與 in spirit 接觸前,對於很多過往覺得是帶著「負能量」的人事物,會有不安與害怕。參加體驗後,就能在一小時簡短體會中,發現且明白很多一切無論「好」、「壞」,都在引導著自己回去原本的「愛的project」。高材生的她,很快發現「黑暗」的事物帶給她的教導更多,她的成長因此更快速,快很多很多。深刻感覺到真的很「療癒」,經過工作坊的點化提醒及自己的體悟,很快就破除了自己的懼怕,回歸生活去「真修實鍊」,學習「空性的智慧」融入「真愛的慈悲」,沐浴在真愛的光中,不會再被虛妄諸相給影響。在她學習療癒的方面,更能融會各種能量工具,去實踐「從祂的層次服務他人」的志業了。


我們先來看看當初填預約單上的意願與期望:

  • 身體狀況沒有失衡或異常。
  • 能量體驗有過顱薦椎手法的經驗幾次,還有一次頌缽經驗。都沒有太劇烈的感覺,主要是放鬆和休息,有時候會引發身體些微的不舒服。
  • 超自然體驗我幫一些人做過顱薦椎手法,會隱約感覺到自己與對方身體在溝通,手會有微微電流感,還有心臟有時會有反應(卡卡的感覺)。當有反應時我會順從直覺,在對方身體上停留久一些,聆聽它、問它是不是需要多一些能量。
  • 意願及期望我對於開啟自己的靈性很有興趣和意願,最近覺得自己彷彿受到某種感召,要走上身心靈療癒的路。目前我在嘗試不同的事情(顱薦椎手法、瑜珈、昆達里尼瑜珈、頌缽、in spirit體驗),主要是我還在探索,但想找出一個自己可以切入的角度去服務。我非常喜歡烹飪和烘培,有在思考或許可以從食物來做。
  • 歷程
    • 體驗日期:2016年12月19號
    • 報名工作坊:2016年12月19號
    • 工作坊日期:2016年12月30號
    • 先生於2017年2月21號也報名了工作坊(分享文整理後再與分享)


♦ 工作坊準備

第一次遠距連結 2016.12.21  

        昨天連結時已是半夢半醒的狀態(這四天在上顱薦椎研習課程,可能因為白天練習的關係,身體很放鬆)。連結後,覺得身體很輕地擺在床上(不是感覺它重重地在下沈),但是我的意識又好像有點飄在身體的上半部(上半是靠天花板的那半,相對於貼著床的下半)。腳一直都微微感受到電流(這件事已經開始變成平時很尋常發生的事)。到後來,我覺得自己變得沒有那麼認同身體,「我」變得比較像意識,可以區分身體和靈魂,而且「我」彷彿可以跑到身體的上方,來觀看這具身體。整個過程都是半夢半醒的狀態,但是在這兩者之間,感覺反而是比較敏銳的,沒有大腦的干預。

        在上週五12/19跟in spirit見面的前一天,就開始早晨做釋放的書寫。沒有特別主題,就是自由地把自己想法寫出來,寫三頁;是《創作,是心靈療癒的旅程》書裡頭的練習,每次書寫都釐清很多事。

        見面那天in spirit提到,止—觀—悟。隔天早上書寫時,想要弄懂這件事,就在in spirit網站上看到那篇相關的文章,裡頭寫「覺非平安的絕對平安」。仔細想清楚之後,想法上有很重要的突破。前陣子我在幫朋友做顱薦椎手法時,有點怕遇到負能量多的人。但因著這句話,我發現害怕才是不安全本身,那些負能量強的人其實毋需害怕,他們是無助沒有力量的。而且,接近他們、了解他們,總是會讓我明白更多事,他們是我的老師。

        釐清之後,我覺得自己變成一個更有能力的助人者,站在一個不一樣的地方。有趣的是,再過幾天,我遇到三個人,他們一跟我說話就很直接地拋出他們的疑惑,對家人的、對自己的。因為他們夠直接地發出疑問,我也能很直接地給予回饋。也可以說,他們都很明確地是「準備好了」的狀態,所以我也能很快地給意見。這跟以前不一樣。以前是,對方也不太能坦然說自己的狀況,或許會稍微透露,但因為他也沒有直接面對,我很難直接給予什麼想法。覺得自己助人的角色越來越明確了。同時也在想該怎麼給予意見,這並不容易。很多問題對當事人來說都不是簡單易解的,他們不可能很快拋下一些執念,但在這樣「困頓」的狀態裡,如何有效幫助他們呢?

        我發現,我需要找一個地方,是讓他們可以發揮創造力的地方。這樣才能empower到他們,不然「談話後只是延續他們的無助感。」比如,關於自己這輩子應該要做什麼,很多人會卡在天命跟其他兩者(天職天賦)離很遠的狀態,然後就會想,如果繼續工作,就無法有時間力氣創作,但是當創作變成工作,又無法兼顧生活。把此跟彼看成是完全衝突、互不相容的兩端。但如果我把問題拋回去,要他去找,天命,天職,天賦,三者的交集,我發現滿有效的。這樣就把問題轉換成挑戰,而且是有趣的、激起創造力的挑戰,一個準備好的人就能夠把這個挑戰提起,充滿力量地繼續往前探索。

第二次遠距連結 2016.12.22

        昨天洗完澡之後就開始連結。一躺好,腳踝到腳底馬上就開始有電流感。後來電流感和溫度滿滿往上延伸,到大腿,再到肚臍。整個下半身都是暖的。偶爾思緒會飄走,但是大腿的熱流感會把我拉回來。後來漸漸地電流感和溫度再延伸到兩隻手。一直到最後。

第三次遠距連結 2016.12.24

        昨天開始連結後,腦海裡《Snatam Kaur – Ra Ma Da Sa 太陽 月亮 地球》影片前段的畫面:在黑黑的宇宙裡,有一點一點的光。大概三分鐘後我好像就睡著了。但是二十五分鐘後我鬧鐘響時,我醒過來的過程,是很輕鬆的切換,好像也沒覺得自己在睡覺。然後我就又入睡了,直到早上五點多。這幾天連結,都會睡很好。沒有連結那晚反而沒有睡好。很喜歡那個影片和音樂,可以一直聽一直聽,那個畫面也會隱隱地打動我。四個整天的顱薦椎研習昨天下午結束了,回到原本生活。

第四次遠距連結 2016.12.25

        今天精神好,比之前幾天都好。一開始連結,兩條腿馬上有電流感,麻麻的。腦中一直是《Ra Ma Da Sa》音樂(今天白天不斷地聽)。腦海的畫面沒有昨天那麼暗,雖然還是在宇宙裡,但是亮很多,眼前有許多微微的光束,而且「母艦」在不遠的地方(左眼下方)。好像離母艦很靠近,想著:「快回到家了嗎?」一陣子之後,後背一波一波電流感緩緩地襲上,所以幾乎全身都麻麻的了。感受到這裡時,就突然失去知覺,但不像是睡著,因為25分鐘之後鬧鐘響時很清醒,精神很好。今天連結後覺得自己可以進入工作坊了,前幾天精神都很昏沉、不太確定、有點遲疑。但今天覺得可以了。

第五次連結「網站」 2016.12.26

        兩個晚上沒有遠距連結,但爬了一些in spirit網站上的文章,發現連結是一直都在的,只要我們想要。所以前幾天我們的遠距連結是一個練習。這兩天只要感覺需要,我也會在內心做連結,連結完感覺都滿好的。

        這兩天遇到的問題是(也是我一直以來遇到的問題),當現在我明白了自己為何來到這裡(是要教別人愛),我還是會遇到撞牆的情況。有些人是我真的在乎的,但發現對方沒有能力接受我想給的。另外有些人是我真的很不喜歡的(頻率不同,怎麼溝通都很困難),但我無法避免掉跟他們的關係。我的問題是:「我一定總是要無條件地去愛每一個人嗎?」當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去愛某些人,會讓我感到挫折。但同時這也在告訴我要放下期待,人類的世界常常在講關係與溝通(文字以及口語為主),但我發現當我一直談微積分,但對方還在學注音,當然會撞牆。我的挑戰是,要使用更高的智慧去解這個題,而非倚賴人類的語言或文字或行為。這個題目目前解到這裡,還沒解完,不過暫時已經覺得好多了。


♦ 工作坊落實

第六次工作坊後記錄 2017.1.3

        前幾天都有雙手相對練習能量的感覺,今天早上伸手對著先生練習能量。(開始前有先打電話)他坐著,我一手在他胸前,一手在他的上背處,很快我有感覺指尖的電流感,他說胸口好像悶悶的。我手持續,後來我心跳比較劇烈,他也是。漸漸兩人的心又比較緩和。我開始做一點深呼吸,他說胸有點悶悶的,我的手遠離他一點,我也請他深呼吸。然後結束。他覺得熱,我也有點快發汗。

        昨天我們跟朋友一起練顱薦椎手法,還有情緒釋放。夥伴們都有提到跟對方的意念融入,融入之後就會感受到對方的情緒。如果他悲傷,治療師也會感覺悲傷(但是治療師要維持中立,維持場域的能量)。早上的能量練習,我也在想,我和我先生的身體是不是一起共振了?兩個人的心很快開始發生類似的反應。同時也想到in spirit說的「同一體」。本來我以為同體是比較心理層面的,所以到最後我也可以跟別人的身體同體,感覺到他的感覺嗎?很有趣。(當傳送出想要改變的訊息,世界就會開始重組,很多改變的契機便出現了。 )

        這幾天很特別。有幾個過往覺得很困惑、甚至感到不知所措的關係重新又出現,藉由巧遇、剛好來台北、或節慶問候的形式,本來已經沒有聯繫了。以往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因為我總是感受不到他們真實的樣子,而且他們處處想要對我展現優越,談話中常常更正我,教導我,或是帶刺的回應。

        昨天一個高雄的朋友來。我們說好在我的烘培課前短暫碰面。我知道她最近過得不好,其實她長期以來都有重度憂鬱症狀,但這幾週臉書上感覺更危急,我常惦著她,沒有主動傳訊關心因為過往的經驗她都是拒絕關心的,我只在心裡給她支持。

        沒想到她週一正好來台北,找我見面。一坐下我開門見山地問她近況。她慢慢說著,到了我要去上課時情緒還沒平穩。我問她一個人真的可以嗎?她說她越是在慌亂的環境裡越是鎮定,但她還在掉淚,我又再問她,那我不要去上課、陪她好嗎?她同意了。後來,她說完了,換我分享我的生活。她羸弱悲傷的狀態消失了,變得很有活力地對我的生活提出建議:臉太乾要用對的方式保養、手工皂對皮膚很好應該要去學打皂、要小心能量工作坊…… 還有很多很多,她表現出想好好「教」我。

        昨天我多是聽,沒有給什麼建議。因為她很「會」了,奇蹟課程她已經讀透,關於人為什麼來這裡,為什麼受苦她都完全明白。只有當她說她睡得不好,最近開始試安眠藥,我問她要不要試試顱薦椎手法,或許可以放鬆,她馬上說她沒時間… 我便明白我的任務只是聆聽,和默默地給予支持。

        以前很不喜歡那種「優越」,因為不會處理,我常不懂他們為何在我面前要感到受威脅。昨天晚上卻是相對平靜的在想這幾段關係是什麼。隔天也明白了,其實「優越」只是表象,她是想要陪伴想要關心,但同時是抗拒的… 所以靠近我時又會忍不住推開。

        我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功課在哪裡,平常心面對,接受他們的抗拒,在心底祝福。

第七次記錄能量練習 2017.1.6 

        伸手幫朋友感覺能量。在公園的板凳上。我在她旁側,我面向她的旁側,一手擺在她胸前,另一手在背,沒有碰觸。她有感受到波動,後來覺得有股力量把她微微推離開我。後來我換到她另一側,她卻感受到吸力。身體有發熱感。

        後來感受先生的能量。他躺著。他感覺到熱,尤其肚子。我感覺到我懸浮在他心上方的那隻手,好像涼涼的,可以透一點風。跟他討論他的心,他說常常心的律動是不規律的,有時會緊緊的不舒服,尤其一下子跑太劇烈時。

        後來他趴著。我的手感覺到很具體的… 什麼,有點像在波動或海浪裡,可以順著波動,但它很紮實,往下摸會有股反作用力。

第八次記錄能量練習 2017.1.11 

        跟先生聊天到最後,聊到手感,突然興起再請他讓我試試能量。最近幾次練習漸漸發現,我的手有時會感受到對方身體傳遞出的冷風感,感覺像是,一個能量場的破洞,所以有風出來。昨天晚上我先生的胸口上方都涼涼的。(他則是覺得胸口有一陣一陣熱熱的)一陣子過後,持續涼涼的,但風比較小了。我用顱薦椎手法幫他檢測,把手輕放在他胸口,發現整片都在微微震動。我就輕放著(顱薦椎手法裡就是輕放和傾聽,光是這樣就能平撫震動),讓它釋放一下,後來緩和很多,他那時很放鬆,接著就睡了。

第九次記錄多方連結 2017.2.3 

        自從與你的工作坊之後,感覺多了很多連結,這一個多月來,很多人約我碰面。我觀察他們,每個人的生命故事都給我很多體悟。有次,有個老師請我去教她兩個女兒「美感」,我試著放鬆,沒有特別準備,讓臨場感覺來引導我教學。我沒有教什麼厲害的東西,我只是讓她們釋放她們本有的美感(我相信我和她們都有天賦的美感),過程中孩子們很愉快輕鬆,隔天早上媽媽說女兒起床後又在自己畫畫了。但其實當天課後我本來很挫折,我們事前沒有談價錢,我相信老師、想讓她決定。結果兩個半小時下來她給我1000元。我當時覺得自己在她心裡價值怎麼這麼低… 不過隔天起床後這事情我就沒那麼在意,尤其她跟我說孩子自發地在畫畫時,我很高興,錢的事情就忘了。我發現我最在意的是小孩的感受、希望她們開心。錢的多少並不重要,尤其我不靠這個生活。

        這件事讓我明白,我生氣反應了我對於被評價的恐懼。錢只是表面的東西,我只要放鬆讓直覺進來,美好的事情自然就會發生了。而那個價值比1000元多的多。很高興這樣的事發生,讓我生氣不舒服的事情,都會幫助我清理內心的恐懼。想起你寫過的「覺非平安絕對平安」,對我幫助很大。謝謝你。

第十次紀錄再次遠距 2017.2.20

        躺下來就覺得手腳掌心都有電流在身體裡跑來跑去,而且會搭配呼吸流動… 吸氣時電流進來,竄過身體一圈,再出去。後來覺得不只是電流感,還有氣在跑的感覺,四肢都很通暢,背部也有電流。我躺著,但是也覺得靈魂好像可以跑出來,向下俯視自己身體躺著的樣子。

        剛開始很清楚知道自己躺在床上,到後來覺得整個人都被好好支持著,沒有覺得自己在床上,好像飄在哪裡,雖然沒有感覺到風。有一刻,我覺得等到身體死了,大概就是這樣的狀態吧。那一刻,我好像跨過生死了。

        到最後,電流在身體內竄動的感覺比較平穩,不過腳跟手一直持續有電流感。我覺得時間好像差不多時,20分鐘的鬧鐘設定也剛好響了。(這陣子腳都一直有電流感,尤其想著接地和連結時,電流就會出現。然後我就知道自己在連結的狀態中。手的部分,是今天在朋友身上試能量時,有電流感,而且覺得那些電流是在傳遞某種訊息給我。朋友的腹部有明顯的電流,我直覺那是情緒,而且是憤怒。後來跟他討論了,他說的確從他很小的時候,只要有情緒、特別是憤怒時,都有個東西在裡頭震動的感覺。)

第十一次紀錄 轉化 2017.2.22

        一直想著要整理上次工作坊之後發生的一些事,但又覺得有些零碎、很難整理…因為很多事情、想法、轉化,很自然就啪啪啪地突然進來,在靈性上這段時間跑得很快,(已經忘記順序了)能夠領會同體性,不起分別,去愛。過年時,回去婆家,跟婆婆和哥哥(先生的哥哥)聊天,聊那陣子的靈性想法、聊愛,婆婆很開心,也跟哥哥建立了滿好的關係。雖然只待兩天,家裡氣氛柔和很多,沒有過去三十多年來的嚴肅緊張。好像是奇蹟一般地發生。年後這幾週,我開始幫朋友們做顱薦椎手法。關於這個,啊… 我沒有認真練習能量,有一點不好跟人開口。不過我最近做顱薦椎,過程中有越來越多的直覺進來。常常摸著朋友的身體,感覺到某個地方有情緒,而且可以大概知道是什麼情緒。

        形式上我用手去「聆聽」,但很多時候是用心連結,還有越來越多的直覺。甚至有的人對我(遠距)投來的情緒,有時候,我突然就感受到了,明白那個人心裡的狀態。日子過得滿輕鬆愉快,越放鬆也越多感受。偶爾我會覺得不習慣,「啊,真的可以這麼平安愉快嗎?」哈哈哈,小我常常希望活著是很多沈重、悲慘、辛苦的劇本在發生。但,是的,現在覺得不像以往需要那麼「努力」


♦ 資料來源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