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來了段話,別急!慢慢的新工作會像新住所那樣來到你面前,你要做的就是認出它。止觀悟,藉由先分解別人的反應來調整融合成更適合自己的,看到自己在平衡點的兩側擺盪回到平衡擺盪平衡點……隨著不同層次而深入、擴展,原來是個持續性的作業。


Healing Stories:從痛苦中呼吸的「靈魂的靈魂的靈魂」

  • 報名日期:2016/12/20
  • 體驗日期:2017/3/14
  • 工作坊日:2017/4/15
  • 身體狀態:無。
  • 能量體驗:有,空能量。感覺身體會熱熱的
  • 超自然體驗:無。
  • 意願及期望:想知道真正的我是誰,一直覺得自已像以缺了一大部分的自已勉力的生存著。持續有個感受建議我到這裏;體驗過後,更甚。我猜感受會「很自然」的存在,直到我真來了。期望習得或經驗最適合我的教導、體驗。

工作坊前的遠距連結(2017.4.7 )

        連結前34小時間,持續感到眉心間癢癢的。連結中,感到連結開始了,身體自發性的抖動,發熱,雙耳聽到節奏性的單音,右耳則另聽到某種旋律。一段時間後,灑來一整個金色的光?這個光感覺不只是光,有喜悅、有愛、溫柔的感覺及超舒服的觸感接著這個光在我頭部擴張及收縮著、像呼吸、像心跳感覺連結要結束時,冷不防的看到一個人形探頭看我,接著我好像被他邀請到一個充滿光的奇妙城參觀,飛來飛去,開心、驚喜連連的感覺,一段時間後就心滿意足的笑醒…。隔天,覺得呆呆的,也沒辦法規劃事情左腦疼痛有些深深的哀傷像是意識到自已讓自己活在非真實的、謊言般的角色、日子裡……(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工作坊後的引導記錄(2017.4.17 )

        觀念梳理,發現自己部分是知曉,而有些也漸漸成為我的一部分了。感謝 in spirit 再引導,鞭辟入裡!我感受到的是:我方向是對的,並持續一步一步走著。能量連結,其中一次我聞到了某種香味,第二次的感覺則是非常奇幻。

        感覺光之手,手的能量變得很有感呀!綿密不沈重、隨意擺動都無妨、具有磁性!今天還試了我施法,祈請後(打電話)無遲疑的開始了。手自行移動,像有意識般與能量的引導配合著。感覺到前段像洋流般厚實寬廣,中段分門別類的為不同部位採不同的能量、手法後段則輕鬆、優雅、愉悅的像交響樂曲演奏出靈魂的喜悅、無盡的愛。我也受益了,感謝有此機會!

        回程 ,站在捷運站裡,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的像在海浪裡,我成了一葉輕舟,真有趣,回到 in spirit 的網站充電。嗯,內文圖更多了看 in spirit 的圖,對我來說是一種享受。也發現文章末段開始標註出處呢!每每在要公開我的想法、寫作時,總看到自己像怕做錯事等著挨罵的孩子,總先不安、害怕又引來什麼非議、流言蜚語,不敢再也不要的,不能就接受這樣的我嗎?想把自己藏起來……。星期一,上班途中又開始縈繞著和自已的老話題,如何服務於光於愛中,我渴望的又是什麼。13:40,直覺來了段話:別急!慢慢的新工作會像新住所那樣來到你面前,你要做的就是認出它。

        止觀悟,藉由先分解別人的反應來調整融合成更適合自己的,看到自己在平衡點的兩側擺盪回到平衡擺盪平衡點……隨著不同層次而深入、擴展,原來是個持續性的作業。最近在海邊明顯感覺到水元素與我全身進行著能量替換,隨後手掌感覺被一團熱氣包圍,掌心感到像是有個點,某聚集點?嗯,有趣吶!開心!喚醒內在前的遠距連結,昨晚能量頗有感的,頭部感覺到壓迫…,眼前似乎有光影,感覺看到一團粉紅色,它似乎也在等待我的看到,問了句這是愛嗎?團粉紅即散開來到我,感覺自上手臂、心、下手臂、手掌依序熱了起來…,感覺在我的右邊有誰跟誰的兩股能量螺旋融合著,好像將創造著什麼……睡眠雖斷斷續續,精神倒是挺好的。

♦ 喚醒內在之直覺性的知曉

[問]:為何調檔案會看不清楚?在你還未問完,我的答案就跑出來了!會不會太快了?甚至你還沒有問,好像「那個feeling」自己就跑出來了?

[ in spirit ]:快才是正確的(真相),因為「想像」需要花時間,想像無法快,因為頭腦需要編撰。對於「非視覺型」之初探者,看不清楚是很正常的,因為關係到:

  1. 深度不同:進入「出神狀態」透過靈魂出體,(如到台視公司現場看節目)則視覺清晰度高,看得清楚。但要進入5、6級深度,且要把身體空掉,脫離肉體,一般人未受訓練很難辦到。且在此狀態下,已經無法流暢回答問題了。不進入「出神」狀態,保持覺知,有意識地進入潛意識,透過「頻道轉換」(如在家裡看到台視節目)則視覺清晰度不如前者,較看不清楚,但只進入2、3、4級深度,一般人容易達到,且可自在回答問題,故才能解決問題。
  2. 第三眼之電路板有沒有通暢第三眼開啟者,松果體發達者,電路板越暢者,視覺敏銳者,則看得清晰,反之則否。其實看得清不清楚,不是很重要,能夠解決問題,效果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閃息,不一定要看得清楚,一樣可以處理問題,一樣有好的效果,不見得要看得清楚才算數。只要有「訊息」,便可運作能量,達到真正效果。


但我們治療的正是靈魂的疾病 But this is the soul sickness we cure)

平常的醫生檢查脈搏,以診斷心臟。而我們只是聆聽,無須任何中介。
我們用千里眼在觀景台上查看醫生們照看動物能量的健康,
而神聖的威嚴之光經由我們以正確的言行運作。
我們知道,是什麼讓你走在路上,是什麼讓你分心。
醫生查看尿液。我們則等待靈感,感覺到神聖就已足夠。
所以,把你的不適、你的遲鈍、你無情的忘恩負義都帶來。

當我們和你相遇,這樣的相聚本身
就是一服良藥。我們
就是療癒,是打開你視野的目光。
As we meet you, the coming together itself

will be medicine. We
are the cure, the look that opens your looking)

—The Soul of Rumi 


資料來源

  • Healing Stories:Nat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