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後山

光讓平衡恢復,疾病自然解決—蔡沛圻 博士

        認識佟位已經有二十年,本身對佟位的療癒能力,早已是認為司空見慣,因為學生時代以來的運動傷害,都是交給他來處理,而這些毛病也都順利根治,可能是因為運動傷害也不是什麼大毛病,所以對佟位的療癒能力,也不覺得特別神奇,一直到我父親第三度中風…
現代神燈

靈魂對靈魂的喚醒—退休教師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失調的狀況又來了,讓我失去修煉的信心,而賴在家裡,度過黑暗的日子。年底有位朋友帶我去內灣第一次和佟位連結,躺下閉眼在那兒我很好奇等待會有奇蹟發生,但是並沒有,直到佟位叫我可以起來了。之後與別人連結,感覺是手心像漣蓬頭向下送出或大或小的能量(光)。

情緒得憂鬱我並沒有得憂鬱

「情緒」得憂鬱,「我」並沒有得憂鬱

        一路上所見的人事物都好平和,我的心境也好平和。我默默的把藥袋丟到垃圾桶,因為我記不起來我為何需要它。從「外在」追尋開始直到發現所謂外在,其實是自己內在的顯化,所有所謂我經歷的神奇事件其實都是在引導我發現這個事實,我的世界就此不同。